Everybody lies.

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41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人創作】【The Hobbit】A Conversation with Tauriel (Fili/Kili)

五軍之戰後大家都活著,沒有人死掉。短文一發完,Fili/Kili/Fili攻受無差。








伊魯伯慶典已經持續了三天三夜,不只河谷鎮的人民,這次甚至邀請了幽暗密林的精靈們,當然矮人之王──索林橡木盾,以及精靈之王──瑟蘭督伊,彼此的恩怨與嫌隙自然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消除的,但幾輪紅酒、啤酒下肚後,他們開始像三歲小孩一樣打了起來,接著卻又似發瘋的神經病般開懷大笑,這些絕對會讓他們後悔不已的行徑,便是另個故事了。

總之,為慶祝山下之王回歸,振興伊魯伯,這次的慶典看來至少得進行一個禮拜,正坐在位於城堡高處的瞭望台的菲力,低頭看著下方歡樂的民眾不禁這麼想著。

「伊魯伯的王子竟然一個人躲在這裡喝悶酒,好像不太對吧?」從黑暗中突然傳出的女聲著實把菲力嚇了一跳,可他沒有明顯表現出來,回頭看向來者時,臉上依然帶著他慣有的笑容。

「精靈走路跟哈比人一樣,無聲無息呢,陶烈兒小姐。」

「打擾到你的話我很抱歉。」陶烈兒也報以優雅的微笑。

「不會,請坐。」菲力朝旁邊挪了過去,讓陶烈兒能坐上長凳的另一端。

「那麼陶烈兒小姐…」

「陶烈兒。」

菲力微微一笑,輕點了頭。

「陶烈兒。那麼,妳又為什麼不去加入大家呢?妳的族人也很享受這次的慶典呢。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某位精靈王子才剛阻止他父親對我國國王潑上一桶葡萄酒。」

「我想那是因為,某位矮人國王試圖拔掉某位精靈王的頭髮的緣故?」接著,兩人看向彼此,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甚至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一陣歡笑後,陶烈兒努力讓自己恢復到平常的狀態,但從她的語氣中還是能聽出更甚以往的愉悅。

「說老實話,這種狂歡的慶典,我一直以來都無法融入。不是說跟大家在一起玩樂不好,但我更喜歡靜靜地,獨自一人漫步在月光下。」

菲力也停下了大笑,他朝陶烈兒開心地回道:「真像個精靈。雖然我沒妳這麼孤僻,不過實在受不了再被灌下任何一杯啤酒,或是被其他人簇擁稱為王子殿下。」

「我想最後一點你會慢慢適應的。」

「也許,但至少不是現在。」

下一刻,不知道是誰施放了煙火,漆黑的夜晚瞬間佈滿五彩絢爛的光芒,每一個人都開始驚呼,音樂也配合著煙火演奏地更加激昂。

煙火持續了好一陣子,而菲力與陶烈兒只是單純地坐在一起,默默無語地看著煙火的施放,不過兩人的氣氛既不尷尬,亦不沉悶,他們倒像是萍水相逢的旅人,單純的一點寒暄,一點問候,不久後便會各自離去。

接下來的煙火突然有了變化,先是蝴蝶樣式的,相繼還有花鳥形狀的,菲力想,這一定是甘道夫的傑作,而且他不自覺地說了出來。

「看來是甘道夫。」

「甘道夫?喔,睿智的灰袍甘道夫,他先前才在為孩子們講故事呢,很精采。」

「這是比爾博告訴我的,他說甘道夫曾經去到他的家鄉施放煙火,在他加入遠征隊以前,他一直以為甘道夫是個煙火商呢。」

陶烈兒再度笑了起來,菲力悄悄往她那邊看去,發現陶烈兒的確是個挺美的精靈,而且不是那種蒼白,太過柔性的美,她的美是帶了點剛強以及堅韌,一種吸引人的美,菲力不禁這麼想到。

「我想你們經歷了很多足以流傳的冒險事蹟,希望你們有人把他記錄下來,要不然我可能得去找甘道夫了。」

「有的,歐力,我們最好的書記員。」

「太好了,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跟他借來看看。」

「我想……妳可以直接問奇力,他應該很樂意告訴妳所有細節,喔,不過妳得小心他的加油添醋和誇大其辭。」縱使語帶輕鬆,但菲力卻感到略為苦澀。

別像個妒婦一樣丟臉。菲力在心中暗暗責備自己。

「奇力他……」

「對,奇力,我想我還沒有機會正式跟妳道謝。謝謝妳,陶烈兒,三番兩次地救了他。」

陶烈兒低頭看著正一臉真摯對她道謝的金髮矮人,這才真正感到他與其他矮人有著極大不同,藍色的眼珠、金色的頭髮,好像永遠不會消失的笑容和應對得宜的姿態,真難以相信他和奇力是兄弟,一想到這點,陶烈兒不由自主露出了帶點不可思議的微笑。

「怎麼了?」

「喔,恕我失禮,我只是想到,你和你弟弟差別挺大的,至於你的道謝……我會開心、真誠地收下。」

菲力禮貌地點頭示意,接著又回歸起初的寧靜,但不到一會兒,陶烈兒便開口說道:「你跟奇力的感情真好,是對讓人羨慕的兄弟。」

「哈,那是妳沒看過他折騰我的樣子,也沒看過我教訓他的時候。」

「但至少我看過你為他擔心受怕的眼神。」

菲力抬頭看向她,湛藍的眼眸在月光照耀下變得更為清澈,這讓陶烈兒想起雨天過後的廣大湖泊,藍色的湖水在陽光下閃耀著,就像菲力的眼睛。

「他畢竟是我的弟弟。」

「我想,不只如此吧。」

瞬間,陶烈兒看見那對深藍的眸子閃過一絲不安,好似受到威脅的野獸。

「…甚麼意思?」

「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嗎?」語畢,陶烈兒便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朝門口走去。

「……我可能會失去他。」

聽聞這句話的陶烈兒止住了腳步,轉身看向菲力,開口道:「為什麼這麼認為?」

「因為我很清楚,我在他心中永遠是名兄長,僅此而已。」

「一名如果弟弟死去也無法獨活的兄長?」

「……對。」

悲傷開始凝聚在陶烈兒的眼中,她走上前,再次坐回方才的位子,執起菲力的手,纖細的手指和菲力有著厚繭的手指形成了另項對比。

「其實,我剛剛去找過奇力了。」

菲力吃驚地看向她。

「我們好好地談過了,是的,我們彼此相愛,無法否認,但那樣的愛……撇開一切阻礙的因素,種族、壽命…」

「或是身高。」

陶烈兒笑出了聲,「太過分了,菲力,好吧,加上身高?總之,無論如何相愛,我們不會是彼此的唯一。」

菲力正要說些甚麼,陶烈兒豎起手指,制止了他。

「經歷了戰爭,以及差一點的生離死別,我不認為我還有勇氣再經歷一次。精靈的壽命與其說是恩賜,但更像個詛咒,對,我願意為了他放棄我身為精靈的身分,但是……他不會為了我放棄他的族人,他的國王,可是,若能與他一同共度餘生的話,我更希望我們倆是自由的活著,沒有任何包袱,唯有彼此。」

菲力露出苦笑,「這妳不用擔心,雖然他也是都靈的子孫,可是他……」

「不,我指的不是索林,是你。」

突然間,菲力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甚至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只能看見陶烈兒那雙有點黯淡,卻又溫柔的淺棕色眼睛正直勾勾地望著自己。

「不……那只是小時候的…玩笑。」

「我可不這麼認為,而你,也很清楚那不是玩笑。」

「菲力,那是誓言。」

「他親口這麼對我說的,他說,菲力身後一定要有我,我會為他擋下所有敵人,永遠守護著他。我承諾過的,而且,他也會永遠在我身旁,因為他屬於我。」

菲力低下頭,金色的髮絲宛如黃金瀑布般傾瀉而下,之後他才驚覺,他握著陶烈兒的手的手背上,不知何時竟然多了幾顆水滴,原來他正流著淚。

「我曾經聽說,人類的靈魂只有一半,但他們總是找不到真正的另一半,因為太容易被其他事物所蒙蔽;矮人的靈魂也只有一半,不過填滿另一半的,總是金銀財寶;至於精靈,則沒有靈魂。不過,凡事總有個例外,不是嗎?」

陶烈兒緩緩抽出自己的手,朝菲力的手背輕拍上幾下,便無聲無息地離開了,徒留菲力一人在清冷的守衛室呆坐著,就像個被遺棄的孩子。

過不久,有陣慌亂的腳步聲快速接近,他不用看,不用問,也知道是誰,因為這聲音,他聽了足有七十餘年,幾乎就是他的整段人生。

「菲力!終於找到你了!你知道我繞了──菲力!你怎麼了?!」

雖然已經抹去淚水,但有點濕潤的眼眶還是逃不過奇力銳利的目光。

「嘿,怎麼哭了?」他立即飛奔到菲力前頭,毫不遲疑地跪了下來,伸出雙手輕捧著菲力的臉細細端詳著。

「受傷了嗎?」

「沒事,我只是很高興罷了。」

「真的?」

「真的。」

「嚇死我了。」安心下來的奇力鬆開了手,卻改環住菲力的腰,將頭枕在對方的大腿上,就像他小時候跟菲力玩耍的時候。

「那麼大了還撒嬌。」雖然這麼說,可菲力沒有推開奇力,反而用手輕梳著那頭比平常還要雜亂的暗褐色髮絲。

良久,誰也沒有作聲,就只是享受著彼此的體溫,傾聽著彼此的呼吸聲。

「奇力。」

「唔?」

「能聽我說件事嗎?」

「好啊。」

他抬起頭,對上了菲力的雙眸,讓那抹藍色映照在自己棕色眼睛中,就像藍天與大地一樣地互櫬著。

「我……」

又有人再次施放了煙火,但菲力很確定奇力聽到了他說的每一句話,字字句句聽得清清楚楚,沒有缺漏,也沒有疑惑,因為接下來迎接他的是奇力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還有他等待好久、好久的,深深一吻。







FIN

作者:阿酷
2015/1/11
下午10:36

後記:
重看哈比2,又一次被菲力那句I belong with my brother給狠狠打到,所以奇力接下來對陶烈兒的行為讓我超想大喊「給我醒醒你這小混蛋QQ!!!!」
其實也不是討厭陶烈兒,但不管是怎樣的角色,跟菲力相比之下,我只能判對方出局了,畢竟誰不喜歡菲力!根本愛死卻又心疼死這樣愛著奇力的菲力了好嗎QQ!!!!!!(倒地痛哭

話說,其實這篇文單純只是個情敵→閨蜜的演變過程而已(無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