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 lies.

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41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授翻同人】【The Hobbit】The Edge of the World (Fili/Kili)

 The Edge of the World/世界之邊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0421

原作者:Vera(Vera_DragonMuse)
 

作者給朋友Bettiebloodshed的一篇文。五軍之戰相關,但不是基於電影版的,因為這篇文首PO2013年的4月。

努力翻了,但當然比不上原文文筆,建議可以的話請直接原文,一定會有比看我翻譯更大的感動QQ
然後翻譯功力還在磨練中,還請各位大大不吝賜教。

十分喜歡原作者Vera的文,她的文筆就是一種淡淡唯美的憂傷,然後她有一篇Those Who Wander我特別推,由爪控一只花二爷翻譯了,在隨緣居的標題是彷徨离客,沒看過的大大們可以去看,整個淚推QQ

 世界之邊









狂風從唯一的窗口呼嘯而過,它拍打著窗格的同時也帶來雨水,讓水滴順著玻璃緩緩流下。室內的火光在潮濕木柴上劈啪作響,旁邊則有兩個男孩將自己深深蜷縮在一堆毛毯底下。他們的武器倚於門旁,有一把劍,和一把為了年幼孩子而做的弓。這棟小木屋僅是給獵人暫時歇息、過夜的地方,但它夠乾燥,而且更讓他們感激的是這裡可以生火取暖。

「講故事給我聽。」奇力要求道,但他早已半進入夢鄉了,頭正緩緩靠向他兄弟的肩膀。

「你早聽過我所有的故事了。」菲力將奇力拉近了點,因為他的內衣仍舊是濕的,這讓他瑟瑟發抖。

「是所有的冒險故事,你一定有其他的。」

「太晚了,你該睡了。」

「一個故事更能幫我入睡。」

「你這行為會讓大家覺得你長不大的。」

「我才不想長大,所以這說法對我沒用。快啦,菲。就一個故事。」

「好吧,有一個我從沒告訴過你的。」他伸出手貼上奇力的心窩,感受著微微的跳動透過手掌傳遞過來。「但它可不愉快。」

「天空已經在哭了,正適合來個悲傷的故事。」

「有個男人,他住在世界之邊,」故事開始了,菲力跟著想像起他們從未見過的無盡大海,「他想知道在世界的另一頭有什麼。所以他開始收集木材,一天接著一天的伐木,直到他有了甲板、桅杆,然後將它們全拼湊在一起。這全是他獨力完成的,花了兩年多的歲月,可最後他終於打造了一艘漂亮的船。而且在造船時,他彷彿能感到這艘船擁有自己的生命。它告訴男人,這塊木板該放在哪,船頭的曲線又該如何,以及他們的首航該朝哪前進。」

「原來是艘愛發號施令的船。」奇力笑著說道。

「它比他的主人更知道得做些什麼。」菲力在奇力的頭上落下一個吻。「首航的日子到了,男人知道盡管在這之前他未曾航行過,但他的船會領導他,帶他去他想去的地方。之後,他們經歷了無數冒險,有時會幫忙乘載一些旅人,可大多時候就只有他們倆。男人夜晚會睡在光滑的甲板上,吃飯則在船艙中。而當他覺得傷心的時候,他的淚水會滴落於扶手,但他若感到開心,笑聲會迴盪在船頭。」

「偶爾,在他的夢裡,船會化身為一名男人走向他。高挑、優雅、纖瘦的男人。他們談論有關海洋的事物,波浪的擺動、海豚間的交流。在船離開前,他會在男人的額上落下一個吻,至於男人,當他從夢中甦醒,他也會親吻船頭,宛如他們之間存有忠誠。」

「我喜歡這故事。」奇力向後靠了過去,菲力欣然地親上他的唇。「繼續吧。」

「暴風來了。」菲力移動了下,將奇力抱在自己身上。「男人和船已經離他們所知的海岸太遠了。黑暗壟罩,狂風像要撕裂他們。男人緊抓著船舵,緊到他的手開始滲血,但這都是徒勞。他們被一個從未見過的巨浪給擊倒了,被捲走好幾哩,許多地方都遭到重創與破壞。最後,他們撞上岩石,男人從船上被拋了出去,墜入黑暗之中。當他再次清醒時,風暴早已離去,可損壞卻十分嚴重。」

「他隻身一人呆站在小島上,這裡沒有任何建築,唯有一點清泉。而那艘船,曾是如此美麗與輝煌,但它已被岩石撞裂成碎片,無法復原。男人一邊哭泣,一邊撿拾起船隻的殘餘,他也許能用這些在岩石上做個簡單的遮蔽處。當下,天氣很冷,可幸好他的口袋有著打火石。縱使他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如果有任何生存的希望的話,可仍讓他花了三晚才重拾勇氣。」

「最後,他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死於寒冷,他便用船的木頭升起了火。幾乎沒有任何光輝,因為暴風雨讓它變得潮濕不已。但不是全部,有些木板依舊記得男人的碰觸,於是接受火光在它們身上燃燒。男人變瘦了,而且飢渴,他邊等待著救援,邊將剩餘的木板拋入火中,他的心,他的希望,正一點一滴隨之死去。」

「接下來呢?」當菲力沉默不語時,奇力戳了戳他。

「沒了。木材燒光了。船與人一同走向滅亡。」菲力用毯子把他們兩人圍好。

「誰告訴你這故事的?」奇力問。

「忘了,可能在哪裡讀到的。」菲力的手輕輕摩娑著奇力的手臂,希望能為他帶來一點溫暖。「我跟你說過,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我知道,但還是應該還有些什麼。這故事的重點是什麼?」

「我們活過、愛過,接著走向死亡。」

「但在死後的世界一定會有些什麼。」菲力沒有回答,奇力從他臂彎中轉過身來。此時,菲力的臉上有著肅穆的神情,那是他不喜歡看見的。「你也相信我們死後會到達某個地方吧,不是嗎?你相信馬哈爾和偉大的創造(*1)吧。」

「我不知道我相信什麼。」菲力聳聳肩。「或許僅有死亡,而我們無法得知更多。」

「那你知道我怎麼想的嗎?」奇力溫暖的氣息灑落過菲力的唇邊。「我認為這故事還沒就此結束。」

「喔?那你會如何完結它?」

「當微弱的火焰吞噬了僅剩的船板,男人呼出最後一口氣,接著他閉上雙眼。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他並非躺在岩石上,而是一望無際的白沙灘上。」奇力淡淡一笑。「有名又高又瘦的男人在他身旁蹲下。跟我來,他說,接著男人緊握住對方伸出的手。他們一起走下沙灘,進入了蓊鬱的森林,太陽也在他們上頭緩緩升起。」

「這結局好多了。」菲力的唇輕觸在奇力的笑容旁。「你還覺得冷嗎?」

「有點。」

屋外的雨仍持續下著,他們得想個辦法來禦寒。




當他們在某個晴朗的一天踏上前往哈比屯的路途時,其實並沒有過去太多年。他們依舊年輕,對彼此懷著滿溢的愛情。路途上的艱辛難免消磨了他們的精神,可通常在夜晚,他們會吟唱古老的歌曲,或是告訴對方早已聽過的故事,不停地重複及補充。但他們卻從不談起關於那艘船和那位男人,那是個未被提及的故事。而隨他們越接近伊魯伯,他們亦越為成長。

「你害怕嗎?」奇力在大戰即將來臨的黎明問到。

「怕。」菲力執起了奇力的手。「你呢?」

「不怕。」他們此刻十指交扣。「因為我們會贏,接著我會用銀冠為你加冕。我在寶庫中發現了一個,給身為王儲的你再合適不過。
明天我會為你戴上,然後我們將在金子堆中做愛。」

戰場上烏雲密布,同時遠處傳來一聲巨響,也許是雷鳴,或是半獸人的戰鼓。他們身旁圍繞著穿戴著鎧甲,手持利劍的同胞,他們分別佇立於其中,好似兩座孤島。平靜的氛圍沒有持續太久,他們馬上被領去穿戴上鎖子甲以及鋼盔。當奇力在確認自己的箭矢時,菲力將他的劍改配上另個新的劍鞘。

他們不是戰場上的新手,但他們也並非經驗老到。成千上萬的敵軍排山倒海而來,憤怒的、駭人的。剛開戰不久,菲力便無法再判斷任何事了,可他仍不停揮劍,不停攻擊。劍身因為染血而變得光滑,而他只能不顧一切地緊握著。太陽已經升至空中,不過敵人卻感覺沒有絲毫減少,他每次呼吸都能感到每塊肌肉的疼痛,尤其是剛剛才有根長矛刺傷了他。

「索林!」一聲大吼劃過空氣傳來,毫無疑問的,是奇力。菲力不假思索地發出一記哨聲,接著他聽到回應從左方傳來。這是他們在打獵時的慣用手法,完美模仿出麻雀細小的鳴叫。

他花上太多時間才在戰鬥中抵達他兄弟身旁,奇力站在已經倒下的索林的前方,他的箭筒沒剩下多少箭了,然而有隻手持險惡彎刀,陌生卻清晰可見的半獸人正位於奇力的右手邊。

「有一刀擊中他的腹部,穿過了盔甲,那東西感覺根本沒用。」奇力不禁打了個寒顫。「如果我們能讓他們退後,或許可以把他帶回去,讓他遠離前線。」

「對。」菲力舉起雙刀。他站在比較不這麼激烈的地方,身體自動準備好戰鬥姿勢,這是索林曾教過他的。「我們可以做到。」

沒有時間講話了,沒有時間去擦拭汗水以及奇力額頭上的髒汙了,現在只能任其滴落進眼中,或是用手腕直接抹去。一隻食人妖在他們前方站了起來,身旁還有六隻半獸人發出鳴叫與嘶吼。菲力使出僅剩的力量,將食人妖砍裂成塊,他切斷腸子,穿過肋骨處刺穿心臟。同時,他感到一股尖銳的氣息劃過臉龐,一支弓箭刺進了正要攻擊他的半獸人體內。

這使人振奮了起來,他衝進下一波攻擊中,帶著怒吼與奔騰在血液中的戰意。憑藉著凶狠殘暴,他在同個時間砍殺了一些敵人。他的劍刺入敵方脊椎,這讓他費了一番功夫才將之拔出。他步伐踉蹌,稍微一時閃神。沒什麼,就只是一次心跳,一次呼吸。

瞬間,這裡開始變得清晰可見。陽光從雲層中灑落,木精靈發出猛烈的叫喊,他聞到了刺鼻的銅味。就在他因為疼痛而倒下前,他看到的最後一個景象便是奇力,有一道血痕落於頰上,但他仍射出另支箭矢去對抗敵人。

「謝謝。」他並非對任何一個人說的。可能是對馬哈爾,也可能是帶著強大力量前來的甘道夫。終於,他不支倒地,閉上了雙眼。什麼都無所謂了。在他死前,能將奇力的身影深深烙進眼中,這就足夠了。

一隻手伸進他的髮絲中,將他的頭給拉了過來。他等著最後一擊,但卻遲遲沒有落下。

「等我。」是奇力,聲音高亢,卻帶著痛苦。菲力想伸出手,但他的手,他的身體,已經無法控制自如。「當你抵達白色的沙灘,我們會一起並肩行走穿越那座森林。」

豆大溫熱的水珠滴落在菲力臉龐。

「不要哭。」他嘶啞說道。「拜託,不要哭。」

「我沒有哭。」奇力哽咽著。「你聽得到嗎?你等著,我會一直在你身後。」

「不,待著。」他無法呼吸,已經沒有空氣存留。無光亦無聲。唯有一股短暫,卻沉重的力量使他的胸口下沉。

接著,什麼都沒有了。









除了。

這裡不是完全的黑暗。還有一點細微的銀光存於其中。映照著。

銀色的玻璃如波浪般擺動,然後分裂,反射出一種不易察覺的光,這使他目眩神迷。他的視線逐漸清晰,白色開始顯現。他的雙腳在砂礫上赤裸著。有一隻手撫上他的前額,他閉上了雙眼。

海浪在他前方延展著,無法估量的浩瀚。這是他前所未見的。他曾說過有關大海的事,他當時認為,就是個更寬更廣的湖泊,但事實並不盡然。海浪拍打上岸,捲走他腳下的沙子。他伏下身來,讓海水流過他的掌心,當他伸出舌頭輕舔手指,嘗到了濃郁的鹹味。

「早跟你說過了。」奇力在他身旁蹲下。他此時正穿著一件夏季的狩獵服裝,頭髮紮起了辮子,互相纏繞成格狀的,這是婚禮上會看見的辮子。

「不。」菲力抬起手,輕碰了奇力的下顎。

「我們失敗了,親愛的。擱淺了。」奇力緩緩站起身來,朝菲力伸出手,「這裡有座森林供我們探險。」

「你怎麼知道的?」菲力握住他的手,讓奇力把他拉了起來。「故事可沒提到這個。」

「不是你知道的那個。」他們邊走,森林邊在他們前方展現。

「你為何沒跟我說過?」

「你當時還沒準備好聽這個故事。」

「那現在呢?」

「有個男人,住在世界之邊,」奇力伸出手攬住菲力的腰,然後在他的太陽穴上落下一吻。「他想知道在世界的另一頭有什麼,所以他造了船,一塊接著一塊的木頭,它們被拼湊在一起,之後他墜入愛河。」

「我知道這故事。」菲力輕聲抗議道。

「是嗎?」奇力繼續走著,走在曾佈滿沙子,但如今已讓位給翠綠青草的地上。「那你知道結局嗎?」

「我我不知道。」他止步於金色陽光下,享受著微風吹拂。天空此刻如水晶般清澈。不過,他能發誓,他感受到第一滴雨水落於他的臉頰。「奇力。」

「嗯?」

「給我講講這個故事吧。」









FIN



*1:原文是the Great Rebuilding,作者回覆是她自編的歷史事件,所以這邊我選擇直譯


譯者:阿酷
2015/1/17
下午01: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