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 lies.

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46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ear You/親愛的你(神鬼奇航同人,Sparbossa,傑克x巴博薩)

 

 

 

 

  今天是出航的日子。

  再三確認一切準備就緒後,Barbossa便回到自己的艙房,他再次打開海圖,但不是為了研究路線,就只是單純發呆。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有人來敲了門,向他報告船長已經上船的事情。

  Barbossa不疾不徐地捲起海圖,但就在他的手要握向門把的剎那,門卻搶先被人打開了。

  「Hector!看我帶來了什麼!」看著難得笑得一副賊樣的船長,Barbossa突然感到一陣疲憊,希望不要是什麼可怕的……

  喔。

  「Jackie,打聲招呼。」

  「日安,Mr. Barbossa。」外加一抹大大的笑容。不過缺了牙的空洞還比較能吸引對方的注意,畢竟這讓稚嫩的臉龐看起來更為逗趣。

  但年紀輕輕就能成為遠近馳名的航海士,Captain Teague的大副,Hector Barbossa絕不是省油的燈。他一臉鎮靜地來回看著船長,和被船長抓起來的小生物……正確來說是船長的兒子,然後很努力地克制住想翻白眼的衝動。

  「Captain,您不會是想……」

  「喔,當然不,親愛的Hector,我只是帶他上來看看,他的姑媽還在港口等著呢。」

  「我不能一起出海嗎?」船長手中的小生物抬起頭,用著奶聲奶氣的音調問向抱著他的男人。

  「Jackie,我們討論過這問題了。」Teague堅定、不容他人質疑的語氣,連身為他兒子的Jack也知道不該再去挑戰父親的權威。

  「對,我們討論過了。」Jack撇了撇嘴,他的失望表露無遺。但他隨後又將注意力轉回到Barbossa身上。

  「小……Master Jack,你還有其他事嗎?」畢竟船長還在,Barbossa只好拿出他應有的禮貌和尊重,雖然聽到這稱呼就連Teague都不禁想要偷笑。

  「DadBarbossa……」身後的Teague咳了兩聲。「Mr. Barbossa的眼睛是藍色的呢!」

  「的確。」聽聞Jack的話,Teague將他舉的更高了,現在都能和Barbossa平視互看。不過在Teague將自己兒子抱高的剎那,Barbossa倒是不禁想後退回到艙房,接著將門甩在這對父子臉上。

  「好漂亮!像大海一樣!」

  聽到兒子天真的言論,Teague放聲大笑了起來,抓著小Jack一起逼近了Barbossa,這使得對方再也克制不住出手的衝動。他一把抓過Jack將他放到地上(縱使很想直接用丟的),大聲說道:「好了!你!想去哪晃就哪晃去!」

  「Jackie,你可以去找uncle Jack,他會帶你去掌舵的。」

  「真的嗎?」

  「當然。去吧,把握時間。」

  一聽到可以掌舵,Jack馬上蹦蹦跳跳的離開了,但當uncle Jack將他扛在肩頭上坐著時,他回頭看向Barbossa的艙房方向,他很確定Teague吻了自己的大副,而對方沒有一絲一毫的抗拒。

 

 

 

  等Jack正式展開海上生活後,他再也沒見過Barbossa

  很奇妙,就像是命運刻意將兩人錯開。

  在登上父親的海盜船的前不久,Barbossa就離開了。等再聽到對方消息時,Barbossa已有了響噹噹的名號──裏海之王。

  接著十幾年過去了。當然,這中間發生了不少事,因此造就了現在的,九大海盜王之一的Jack Sparrow,喔,Captain Jack Sparrow,他總是很堅持這一點。雖然常有人會(故意)忘記這個稱謂,例如在命運捉弄下選擇登上Black pearl,答應成為這艘船的大副的Hector Barbossa

  當初跟著Teague是自己心甘情願的,畢竟Captain Teague是個名氣大又有實力的海盜王,跟著他,對年輕的Barbossa來說是百利無一害。但如今跟著Jack Sparrow……純粹是自己時運不濟,至少Barbossa心中是這麼認為的。

  「我可以幫忙找出毀了你的船的幕後黑手。」

  「不是免費的吧。」

  「當然,Hector,我可是海盜。」

  「說吧,你想要什麼,但你現在是沒辦法從我身上挖出任何東西,我一毛不剩了。」

  「這你不用擔心,因為我現在缺的是一個大副。」

  「……告訴我你在開玩笑。」

  「我今天還沒開始喝朗姆呢,我親愛的Hector。」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正在Black pearl上看著海圖,然後時不時瞥向正一邊灌酒一邊掌舵的Jack的原因。

  其實他對Jack沒有什麼成見……不,更正,他有很多成見和不滿!Jack根本就是瘋子、白痴……等等,這些根本不足以形容Jack。他……

  他太自由了。

  Barbossa為突然冒出的這個想法感到吃驚。

  「嘿Hector!」半趴在船舵上的Jack朝他招了招手,Barbossa便收了海圖,默默將剛剛的想法拋諸腦後。

  「怎麼?」才剛靠近,他就聞到一股強烈的酒臭味,這傢伙是把整船的朗姆都給灌了嗎?那他必須承認這傢伙的酒量不錯。

  「不一起喝嗎?親愛的Hector。」Jack將瓶子遞了過來,雖然裡面根本所剩不多。

  「不了,你自己……唔!」冷不防的,Jack就這樣吻了上去。

  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接吻。

  在上船的第一天,Jack就吻了他,那是個漆黑到連一顆星星都沒有的夜晚,Barbossa甚至無法清楚看見對方的臉。但他們其實也不需要。

  在這足以釋放人心最深層恐懼的黑暗中,Barbossa更能明確感受到Jack的吻既強烈又充滿佔有慾,和他父親一個樣子。

  像是有讀心術似的,Jack將他的唇移往Barbossa的頸子,狠狠的咬了下去,惹得Barbossa爆了粗口,一心想掙脫Jack的桎梏。

  「Hector,現在想到我爸,不是太掃興了嗎。」

  「那你該檢討自己的技術了,Jackie boy。」

  語畢,Jack又深深吻了他,雙手也不按分地開始游移、侵略。到最後,Jack甚至沒甚麼潤滑就進入他的體內,疼得Barbossa不禁流下了淚。若不是怕招來船員,一同目睹大副正被才成年沒多久的船長壓在甲板上操得說不出話的景象,他絕對會大聲尖叫還有咒罵Sparrow一家,對,包括Teague,就怪他生了個孽種!

  但現下,Barbossa停止回憶起那該死的第一次,深深覺得該咒罵的也許是自己,這個無法拒絕Jack的自己。

  「Hector……Hector……」繼啃咬般的親吻後Jack的唇開始探索著Barbossa的身軀。

  正值壯年,又精通劍術,也喜歡打扮(本人並不承認這點)的Barbossa有著一副好身材。縱使Jack常說他這長相到老了一定很醜,不過其實在Jack心中,他覺得Barbossa可愛極了。

  喜歡帶著大帽子、然後穿著漂亮華麗剪裁得宜的衣服、然後又愛吃蘋果、跟小動物玩……當然,還有那雙漂亮的,宛如大海般的藍眼睛。該死,這一切的一切都讓Jack想完全佔有他。

  「要進去囉,我親愛的Hector。」

  「要就快點!你是不行了嗎!啊!」Jack一個挺進,讓Barbossa無法再逞口舌之快。

  「HectorHector……我親愛的Hector……」Barbossa很想開槍直接爆了Jack的頭,他恨透了Jack這樣叫他,尤其在做愛的時候。

  因為這讓他感到Jack的溫柔,以及Jack的脆弱。

  他不需要知道這些。

  「你真該死的緊啊,Hector。」Jack雙手牢牢扣住Barbossa的腰,開始大力的抽插,這惹得Barbossa抬起雙手捂上自己的臉,試圖阻止那差點迸裂而出的尖叫和快掉落的生理淚水。

  可Jack卻殘忍地拉開他的雙手。這次在月光的照映下,他終於能清楚看到Barbossa藍的不可思議的眼睛,尤其現在還混著淚,更顯得勾人。

  所以他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一抹壞笑浮現在這年輕英俊的臉上。

  Jack低下了身子,在死命抑制自己呻吟的Barbossa耳畔低聲說道:「我要幹你一整晚,幹到你哭不出來、叫不出來、射不出來為止,我親愛的Hector。」

 

 

 

  結果,在Black pearl上的時光一晃眼就是兩年。

  他們掠奪、打劫、冒險、逃跑、戰鬥(Jack逃跑),喔對,還有做愛。

  可在這段時間,Barbossa屢次感到Jack的……太自由。

  他自由到不像是個海盜,如果硬要說,Jack更像是個冒險家,縱使他有時的狡詐和詭計的確有那麼點像,可大部分的時候……Barbossa絕不會將他視為一名海盜,這太汙辱海盜了。

  所以他決定叛變。

  他知道船員們已經受不了得不到寶藏,還有無法吃香喝辣的日子了。時機已至,現在就等他拿到Jack手中Cortes金幣的寶圖。

  在即將鄰近寶藏的前一晚,他們選擇在船長室發洩彼此的情慾。

  當Jack終於射進對方體內,而Barbossa也同時攀上了高峰。但Jack並沒有像以往親暱地繼續去愛撫或逗弄對方,他反倒狠狠地抓住Barbossa的手腕,如同釘死一隻即將成為標本的蝴蝶一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Jack張開嘴,像是想說點什麼,但他隻字片語卻未曾吐露出口。最後,就只是吻了上去,讓瀰漫開來的血味做結。

  不過Barbossa知道,雖不願承認,可他們總能猜到對方的想法,有著該死的默契。

  Jack想說的是:「不要背叛我,我親愛的Hector。」

  看,他就是這樣,該死的自由,該死的善良,該死的倔強。

  然而,Jack若是真說了出來,Barbossa就會回心轉意嗎?

  喔,他當然不會,因為他是個海盜,真正的海盜。

 

  第二天Jack被下了藥,然後Barbossa連同兩名船員一起划著小船,將他丟在小島的沙灘上。

  「你們去等著。」Barbossa一聲令下趕走了他們。

  他蹲了下來,看向Jack眼皮半張的雙眼,接著從懷中掏出一把槍,放在Jack觸手可及的地方。

  「裡面有一顆子彈,算是我賞你的。」

  Jack的嘴角抽動了下,他想笑,但現在反倒顯得滑稽。

  「永別了,Jack Sparrow。」就在他要起身時,他聽到Jack好像在呢喃些什麼,好奇心驅使下,他靠了過去。

  I'm……Captain…Jack…Sparrow……my dear…Hector…”

  「……你這個白痴,Jack。」Barbossa直起身,最後頭也不回的走了。但這途中他一直帶著笑,登上船後,他握住了船舵,不禁仰天放聲大笑。

  船員們都認為Barbossa終於甩開Jack那傢伙當上船長,開心到要瘋了。  

  可只有Barbossa自己心中知道,他是在笑自己,以為這樣就能擺脫Jack、就能和他從此分道揚鑣。

  不,不會的。當他決定留Jack一條活路的時候,就知道這輩子他們兩人會一直糾纏下去,一直到有人葬身大海為止。

  是吧?My dear Jack Sparrow

  

 

 

 

 

 

作者:阿酷

 

2017/06/09

最喜歡相愛相殺的兩人了,求老巴第六集回歸,我想繼續看他們相愛相殺啊(哭倒)

 

Sparbossa
Barbossa
JackSparrow
神鬼奇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