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情煞(六)(土銀/高桂)














情煞(六)

 

 

 

 

 

 

  「唔……小銀……」

  奇怪了,我怎麼會在小銀的房間呢?剛剛是要去……

  「桂先生!啊!痛、痛死了啦!」

  我立即踢開被子,看向發出劇痛的雙腳,只見小腿上頭有著兩條略呈暗紅的傷痕,雖然不大,但在摩擦到被子的剎那真的是痛到讓人飆淚!

  「小銀……痛死了啦!」

  「吵死了,一點小傷口嚷嚷什麼,大夫已經幫妳上過藥了,還有,別把假髮給吵醒了。」

  順著小銀的視線,我也將目光移往裡頭的主臥室,雖然紙門半掩,可仍然感覺得到人的氣息。

  「桂先生……還好嗎?」

  小銀並沒有回答,只是突然的起身便朝臥房走去,他倚著另扇退至最底的紙門,雙手環抱於胸,雙眼直勾勾的望著躺在床上的桂先生。

  我忍著腳痛走了過去,才瞧見擺在床旁的薰香,縱使我不懂那到底是什麼樣的花草,但這味道的確是能使人倍感舒適。

  「吶,小銀,桂先生到底怎樣了?休息就好了嗎?」

  回憶逐漸恢復,我想起桂先生的嘶吼,高杉的施虐,和我捂著耳朵,混著眼淚,拼命跑回小銀身邊的景象。

  對了,就在跑下長廊時,我跌倒了,腳踩了個空,從樓梯上滾下來,那麼雙腳的傷就是這麼來的吧,之後……回到這裡,看到小銀的當下,我只是緊緊抓住他的手臂,嘴裡糊糟糟的說著,小銀不停拍著我的背,一邊安撫,一邊說道:「神樂!別急,妳說清楚點!桂怎麼了?啊?別光哭啊妳。」

  最後,也不知怎麼了,話語就陡然從口中迸裂而出。

  「桂先生要死了啊!小銀去救他去救他!要不然高杉會殺了桂先生啊!」
   
  「小銀去救他啊────────────」


  

※     ※     ※

 

  「小銀,我是昏過去了嗎?」

  「嗯,大夫說是被嚇到了。」

  我們來到了桂先生身邊,小銀坐在床頭,輕撫著桂先生的臉龐,雖然他什麼話也沒說,可是暗紅的眸子卻透露出一絲絲殺意。

  「假髮……有那麼瘦嗎?」

  我也仔細看向桂先生,其實我不覺得他瘦了,因為原本就知道桂先生不重,而這時我只覺得他的氣色差到不能再差的地步。

  「該死的東西……」

  「小銀……」

  「該死的東西……」

  「小銀!」

  我伸出手,抓住小銀的手腕,卻被他狠狠的撥開。

  「那個該死的東西!」

  「小銀!」

  彷彿是憶起了什麼,小銀的眼神變了,變得兇狠,變得暴戾,瞬間,我好像在他身上看見高杉的影子。

  野獸的影子。

  「小銀你要去哪?!」

  他頭也不回的踏出臥房,我則緊追了出去,就在他拿起擺放在櫃子上多年的木刀時,我才確定了他這些舉動的目的。

  「小銀……」

  褐色的木刀刀柄上刻有「洞爺湖」三字,白色的和服,藍色似海的邊,其實這才是真正的小銀。

  是前不久的事吧,桂先生曾略提過他與小銀和高杉的事情,他說,他們三人都是用劍的好手,在兒時,有個老師,不過在他們十五歲那年死了。

  之後,高杉變了,小銀變了,連桂先生自己也變了。

  我問,你們到底怎麼了?

  而桂先生只是笑而不答,那淡淡的笑,就連夜空的明月都做了陪襯,我在心中畫下了桂先生當時的笑容,不過如今再度想起,才發現那卻是無盡的悲苦。

  喀啦一聲,門被拉上了,白色的身影從我的眼中消失,腳步聲也逐漸的拉遠,而我不過是靜靜的佇立在廂房的中央,陪伴我的,就剩那醉人的薰香。

  

※     ※     ※

 

  或許沒有很久,反正時光的流逝只有正式接客起才會在意吧,我輕笑了聲,嘲諷著自己,神樂啊,妳這沒志氣的傢伙,難道就甘心在這度過一生嗎?

  什麼妓女或流鶯,都是開不過一夜的花。

  不是已經答應過小銀,要成為枝頭的鳳凰嗎?

  管他是多漂亮的花,才不屑呢!本姑娘可是女王!

  當時的自己,對於未來一直抱持著樂觀的態度,卻從未想過,有些事情便是鐵則,若要改變就得付出代價,如果那時候知道了代價,還會想改變嗎?

  啊……誰曉得呢,總之,只記得當時我聳了聳肩,走回臥房,一心只想陪在桂先生身邊,就在剛坐下的同時,桂先生醒了。

  「啊!桂先生!」

  那些微張開的雙眼透露出疲倦,但就在瞧見我的剎那仍努力的綻放溫柔的笑容。

  「神樂……」他吃力的抬起手,冰冷的手背撫上我的臉龐,然後用那帶著歉意的聲音說道:「嚇到了吧,對不起啊……」

  「沒事的!桂先生要好好休息,別多說了。」

  就在他放下手的同時,他問了我:「銀時呢?」

  我沒有回答,其實只要隨便掰個理由就可以蒙混過去,但在當下我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銀時呢……」

  「去找高杉了對不對?」

  「沒有啦!是去廁所了啦!桂先生你先休息。」

  「他是不是去找高杉了?!」

  之後縱使事隔多年,偶而我仍會想起當時的情景,桂先生蒼白的雙手抓住了我的肩膀,乾裂的唇不停問著我小銀的去向,他死命的撐起虛弱的身子想親自去一探究竟,可就在他推開我的當下,我才發現──桂先生站不起來了。

  是永遠站不起來了。

  「去救他……」

  他一手摀著臉,一手抓住了我和服的袖子,持續的,重複著這些斷斷續續的話語。

  去救他。

  求求妳,去救他,不要讓他殺了高杉。

  去救他,救高杉。

  是因為看到桂先生的眼淚還是心中害怕小銀受傷呢?我自己並不清楚,即使在很久以後我仍然不明白,反正在當下,我應了桂先生,「沒事的,桂先生。」

  沒事的。

  就連我,也在騙自己。

  沒事的。

 

 

 

 

 

 


作者:小酷

2009/06/30

下午09:33


後記:小神樂跌倒的那段是我上個月的親身經驗(炸)
   現在還會痛啊,好像是內部有受傷的樣子,至於外表……不會留疤吧(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