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情煞(七)(土銀/高桂)











情煞(七)

 

 

 

 

 

 


  去救他!求求妳救他!

  小銀!快去救桂先生啊!

  結果……小銀,誰來救你呢?

  庭院的櫻花過了春便會凋零,如今盛開的紫嬌花不久後也會隨風逝去吧。

  這條長廊,這廂房外的景色,階梯旁數來第三根梁柱上還刻有我身高的標記,從春至秋,我來到桃源鄉快滿一年了,但不知為什麼,有一股即將崩毀的感覺。

  眼前的一切將要崩毀,而我只能袖手旁觀。

  我耐著腳痛,在剛剛才由新來的侍童擦拭好的長廊上跑了起來,地還有點滑,害我差點在轉彎處摔上一跤,幸好反應機靈的我,穩住了腳步,不過腦海卻浮現出那男人擋下我的攻擊的畫面。

  他媽的不甘心。

  可卻什麼也做不到。

  遠處傳來了一聲巨響,我聽到高杉的聲音,他大吼著,那嗓音帶著憤怒和絕望,以及懊悔。

  「你懂什麼啊!!!!!!!!!!」

  我緩下腳步,就在不遠的廊上看著,看著兩頭野獸的鬥爭。

  紙門被撞倒在地,剛才的巨響來源應該就是這個,而高杉的手向前舉的筆直,與掌中的刀形成了一條完美的線,刀身透著銀亮的色彩,保養用的油在上頭泛起美麗的浮光,若不是那鋒利的刀尖正抵在小銀的喉頭上,我一定會認為這定是世上最邪惡,最蠱惑人心的藝術品。

  即使氣憤,高杉卻沒出現些許慌亂,那才是真正的殺意。至於小銀只是緊抓手中的木刀,我不認為小銀的劍術會輸,但我猜不透他不願反擊的原因。

  「你瘋了。」小銀開口的同時導致了聲帶的震動,感覺上那刀尖好像隨時就會刺穿他薄薄的皮膚,讓紅色的血猛烈的噴灑而出。

  高杉笑了,他收回手中的刀,不過小銀的頸子早已流下絲絲血痕。

  「不,我沒瘋,這是約定,不對,是承諾,假髮對我的承諾。」

  「他向我承諾,永遠不離開我,即便死亡。」

  「那你們就去死一死吧。」

  「會的,銀時,我和他總有一天會死的,但在那天來臨前啊……」

  高杉好似想到了什麼,他停頓下來,深邃的眸子宛如看透不可告人的秘密,閃著讓人戰慄的光。

  「你和你那個心愛的警察先生是不是該先去死呢?」

  這瞬間,小銀握著木刀的手在顫抖著,雖然十分輕微,可一定逃不出高杉的視線。

  「吶,銀時,無法保護的東西,把他弄壞就好了,因為這樣就不會被別人搶走了,也不需要再怕那東西會離開自己了。」

  「銀時,你也要離開了對不對?走吧,銀時,快點離開這裡吧,因為不管是在歌舞伎町或外面的世界,你和你的警察情人總是得死的。」

  「銀時,希望冬天去祭拜松楊老師的時候啊,還能跟你一起去呢。」

  語畢,高杉撿起掉落在榻榻米上的刀鞘,卻未將手中的刀收入,他緩步行走,就像一具遊盪在廊中的鬼魂,使人深感淒涼與滄桑。

  我不知他是故意忽視或真的沒發現我,他靜靜走過我身旁,沒有任何舉動或話語,不過在當下,沒來由的,我心中的氣憤油然而生。

  但我依舊無法吐出一句怒罵,只能用哽咽的聲音說道:「桂先生醒了,然後哭了。」

  高杉仍沒有停下腳步,可是我十分確定,他聽見了,因為他手中的刀,落下了。

 

※     ※     ※

 


  「小銀,我們回去吧,桂先生一個人在房間呢阿魯。」

  「嗯,走吧。」

  他輕拍了我的頭,縱使目光並沒有轉向我,一直滯留在開始轉橘的天空。

  我握著他的手,感覺有些冷,但我還是很喜歡,因為很大,很有安全感。

  「小銀,你真的要離開了嗎阿魯?」

  這樣,是不是以後就見不到你了呢?

  「沒有啊。」

  為什麼,不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呢?

 

※     ※     ※

 

  當我們回到小銀的廂房時,看見昏倒在門口的桂先生,小銀一語不發的抱起他,然後我們一同進去臥房,我幫忙小銀將桂先生安置好,重新點燃薰香,頓時房內再度瀰漫著讓我感到舒適的香味,同時也瀰漫著沉默。

  打破沉默的出乎意料的竟是桂先生,或許是感覺到小銀就在身旁吧,總之桂先生的雙眼微微張開,而第一個喊的便是小銀。

  「銀時……」

  「神樂,去幫我買巧克力聖代回來好嗎?啊,順便去問大夫看假髮現在能吃什麼,之後吩咐廚房去做,喏,錢給你。」

  他從和服內袋中拿出了幾張鈔票,沒有像平常一樣清點過,這次是一股腦兒的便放到我的手中,還有一項最重要的東西,那是代表頭牌身分的一條手鍊。

  「快去吧。」

  我什麼也沒說,反正小銀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

  他不希望我在這裡。

  就在拉上門的剎那,我唯一聽見的就只有桂先聲虛弱的聲音,雖然模糊,可我確定他是這麼說的:「銀時,對不起,對不起……」

 

※     ※     ※

 

  我拿著小銀的手鍊步出桃源鄉,在這裡,這鍊子好比令牌,可以抵達任何地方,進去任何商店,甚至簽下任何金錢契約,不過,僅限於歌舞伎町。

  到了外面的世界,就只是一條美麗的金色鍊子。

  在夕陽的照耀下,它散發著閃閃動人的光輝,鍊子中間掛上了小塊的吊牌,是純金刻的,刻上了一個「魁」字。

  像狗一樣。

  我將金鍊小心翼翼的收進和服內袋中,便開始朝甜品店走去。

  甜品店位在歌舞伎町的靠外圍處,應該說小銀愛吃的那家,反正走到那家甜品店也代表離黑色的圍牆不遠了。

  高聳的,黑色的圍牆,一面緊連著歌舞伎町,一面觸碰著外頭的世界。

  進來的人只有兩種情況才能讓看守員打開紅色大門,而且絕不再回來。

  第一種是被贖出去,第二種是成了屍體被抬出去。

  我從未想過要離開歌舞伎町,因為在這邊吃的好睡的好,而且有著小銀的保護,所以我不用像其他侍童一樣做任何的苦力,頂多是整理小銀的廂房,服侍著小銀而已。

  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我,心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

  想出去。

  即使外面什麼也沒有,即使抬頭仰望的月亮都是一樣的,但今天,真的想出去,想越過那黑色的圍牆逃出去。

  就算只有一下子也好,我要求的不多,一下子,一下子,都想離開這裡。

  我已經不想,回到小銀的身邊了。

 

 

 

 

 


作者:小酷

2009/07/02

下五09:09

 

後記:現在要盡可能的用最快的速度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