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8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情煞(八)(土銀/高桂)








情煞(八)

 

 

 

 

 

 

  回到小銀的廂房時,已經接近桃源鄉開業時間了,可我不認為今天小銀會好好的上班,果然,一切就在我拉開紙門後得到了證實。

  房內一片漆黑,但能清楚聽到小銀打呼的聲音,我打開牆旁的小夜燈,室內終於有了昏暗的橙光。小銀安穩的躺在桂先生身旁,與平常比起,今天的睡相的確收斂許多,聽小銀說當初高杉是要給他弄個西式的臥房,但因為桂先生的一句話所以作罷,「他會在半夜摔下來的。」

  真是一語中的呢阿魯。

  「嗯……」

  桂先生醒了,我頓時才發現,他始終沒睡好過,總是淺眠,不知是身體的痛導致的,或是心理層面的?

  我輕聲走到桂先生身邊,問他需要什麼,不過他只是握住我的手,然後一語不發的看著我,像是在尋找什麼。

  「神樂……」他的聲音仍舊虛弱,我得十分靠近才能聽得清桂先生所說的一字一句。

  我索性躺了下來,這畫面讓我想到某天講鬼故事的夜晚,小銀怕的睡不著,於是把我和桂先生留了下來,硬擠在我倆中間,甚至還不停說著:「哈、哈哈,阿、阿銀我、我可是看、看你們那、那麼害、害怕才、才勉、勉強陪你、你們的喔!」

  但如今中間的人換了,促成我們三人躺在一起的原因也不同了。

  「桂先生睡不著嗎阿魯?」

  「對啊……吶,神樂,想聽故事嗎?」

  「等桂先生身體好了再說吧阿魯。」

  「沒關係的,反正睡不著。」

  接著,他告訴我的故事,是他對高杉的一句承諾。

  

※     ※     ※

 

  桂先生和小銀以及高杉,他們三人都是在歌舞伎町認識的,但不同的是,桂先生和小銀是被人口販子賣來的,至於高杉,則是桃源鄉老闆的養子。

  那時候的老闆叫松楊,而桃源鄉也不過是個單純的酒館,頂多是幾個藝妓跳個舞,唱個歌,不像現在,是真正的青樓,真正的風化場所,可也因為如此,桃源鄉並沒有如今的壯麗、繁華。

  「妳以為發現我和銀時的是松楊老師吧?不對喔,是高杉,因為銀時那個時候打了他。」

  「為什麼?」

  「高杉在路上撞到了我,但看我們是準備被賣出去的,像狗一樣的被綁著,他啊,什麼話也沒說便走了,可是銀時氣不過,你猜他當時叫高杉什麼?」

  「叫什麼?」

  「死矮子。」

  我們兩人噗叱一聲,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但礙於小銀還處於睡夢中,我只能將臉埋進墊被中,按耐住想放聲大笑的衝動,桂先生雖然受了傷,可也面帶滿滿的笑意。

  「小銀真的這麼說?」

  「真的,之後他們就打了起來,結果就這樣把松楊老師引來了。」

  「接著他把你們兩個都買下了?」

  「嗯,只是他們兩個從那天開始三不五時就打在一起,不過沒什麼不好的,畢竟從沒有人和高杉這樣玩過。」

  「那……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之後,桂先生便不說話了,可他仍握著我的手,越握越緊,像溺水的人在握住浮木似的。

  「我們十五歲時,松楊老師死了。」

  「死在高杉面前。」

  接著的是一陣沉默,桂先生原本慢慢鬆開的手又突然再度緊握,我覺得有點疼,但什麼也沒說,只是陪著他跌入過去的漩渦,陪著他去尋找從前的那段往事。

  「被人殺的,高杉什麼都沒說,可大家心知肚明,在這種地方有一天橫屍街頭也不奇怪,是黑道尋仇罷了。」

  「神樂,被人打了就要雙倍的打回去,銀時不是那麼說過嗎?」

  「對啊阿魯。」

  「所以呢,我們三個決定將來要雙倍的報復,不過年僅十五的我們能在這地方幹嘛呢?沒權沒勢,對了,就像狗一樣呢。」

  「是那種髒兮兮沒人要的落水狗呢。」

  桂先生的力道逐漸加重,但不知是被故事吸引,還是其他的原因,總之我到最後都沒有抽出自己的手,一直默默的忍受疼痛。

  「最後,高杉去求了幕府大臣,銀時去找了一個商業鉅子,那個人啊年紀輕輕就列入十大首富的排名,很了不起呢,銀時第一個客人就是他。」

  「……他叫什麼名字?」

  「忘了,沒什麼在意呢。」

  即使夜燈只能發出微弱的光,我還是清楚看見桂先生的神情,有點像是說著囈語,像是個發夢的人,沉在惡夢裡頭,等待別人來叫醒他。

  而我絕不是叫醒他的那個人。

  「為什麼要去找他們呢?」

  「因為要錢啊,神樂,松楊老師被殺害的那天我哭了,你或許認為我哭的理由是松楊老師的死,我起初也是這麼覺得,不過在高杉從幕府回來的那天,我才知道,我哭了是為了他。」

  「我是因為看到全身濺滿鮮血的高杉才哭的。」

  桂先生的手在發冷,指甲在我的手上刺下了深深的痕跡,緊握到關節處都泛白了,內部的骨頭形狀已在眼前浮現。

  「為什麼要哭?」

  我嘗試在腦中想像著他們三人的過去,縱使桂先生說的簡單,可能是因為死亡與血腥的因素吧,我彷彿正在碰觸什麼嚴重的傷口,一輩子無法復原的傷口。

  「為什麼?因為……不見了呢。」

  桂先生的手鬆開了,毫無預警的,他撥開我那隻發痛的手。

  「被拿走了,因為幕府的大臣說想看看高杉的忠心。」

  「所以就拿走了,而且很漂亮。」

  「……被拿走了什麼?」

  方才的手,化為夜間的鬼魅,蒼白的、病態的,輕輕撫上我的左眼。

  「這個,被拿走了。」

  「所以,我許下了承諾。」

  

※     ※     ※

 

  晚上十點多,桃源鄉仍是狂歡的高朝時刻,我並沒有前去幫忙,反而獨自一人蜷縮在井邊,將手泡進冰冷到足以刺痛皮膚的水盆中。

  快滿十一歲的我,天真的以為,這冷到不行的水可以讓我忘掉剛才目睹的一切。

  桂先生用手遮住雙眼,俺蓋淚水,口中喃喃闡述著承諾的瞬間。

  「丫頭在這幹嘛呢?今天一堆大官來了,前面快忙不來了。」

  我回頭一看,有點訝異自己如此粗心,竟然連這大叔的腳步都沒有察覺。

  「吵死了,墨鏡MADAO。」

  「嘴真壞啊,和銀時那傢伙一樣,女孩子這樣的話可是會嫁不出去喔。」

  「就算這樣也比你好,敗者MADAO。」

  「喂喂!太傷人了吧!雖然大叔我的確只是打雜地但這也太傷了吧!還有妳現在這鄙視的眼神是怎樣啊?!妳是瞧不起我的墨鏡嗎?!」

  「……沒有啊,我不過是想直接打飛它而已。」

  「絕對不行!!!!!!!!!!!!!!!」

  就在這廢材大叔鬼吼鬼叫之際,我聽見紙門拉開的聲音。

  「啊啊,MADAO大叔真的很吵欸,阿銀我的房間可有個病患呢。」

  「怎麼連你也叫我MADAO啊,而且我才不想被將要邁入大叔航道的你稱做大叔呢。」

  「吵死了墨鏡。」

  「夠了!我是有本體的啊混帳!唉,算了,差點就忘記正事了。」

  「嗯?幹嘛?」

  「那男人來了,在後門等你。」

  沒有一絲的猶豫,小銀立即步向長廊,往漆黑一片的後門走去,但好像想起什麼似的,他說:「小神樂,天涼了別在外面玩水。」

  「不用你管阿魯。」

  他沒有轉過身看我,甚至沒有停下腳步,只是一步一步的往那男人的所在地走去。

  雲散開了,些許的微弱月光灑在小銀的身上,頓時我學起桂先生,舉起手遮住了雙眼,一心想要逃避,另外一雙滿載期盼的暗紅雙眼。

 

 

 

 

 

 

 

 


作者:小酷

2009/7/6

下午11:22

 

後記:感覺會打到第15集(掩面)
   啊啊,現在沒那麼多時間坐在電腦桌前面啊混帳
   總之這集自己覺得打的很爛(摳鼻)
   嘛,算是鋪陳吧,反正下一集會是土銀,再來就是沖神,接著就準備END吧(拇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