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雪中綻放的一抹微笑(銀桂)










雪中綻放的一抹微笑

 

 

 

 

 

 

 

  從有記憶以來便是獨自一人。

  不知道父母的長相,不知道故鄉的風貌,有的就只是一個村莊一個村莊的短暫駐足。

  真的很短暫,最長的也不會超過一禮拜,因為自己異樣的髮色和眼眸。

  「那小孩是天人嗎?」

  「白色的頭髮和紅色的眼睛,怪噁心的。」

  所到之處總能聽見這樣的對話,有時一些小屁孩還會故意來騷擾自己,原因不過是想要試膽罷了。

  「幹什麼啊?!」起初被拉扯頭髮或是被用石子砸傷時,大多還是有反應的,總會怒氣沖沖的轉身去追打鬧事的頑童。

  但換來的永遠是大人的一陣毒打和一句殘酷的話語,「滾出去!」

  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學會了忍耐。

  只為了能在下著大雷雨的夜晚躲在馬棚一角而已。

  結果,就在一個晴朗無雲的午後,烏鴉漫天飛舞的墳場上,與一名長髮男子相遇了。

  他摸著自己蓬鬆的白髮,臉上並無絲毫不悅,反到像在稱許這顏色似的。

  那男人開口,用著溫柔的聲音對自己說道:「我聽說這附近出現了吞食屍體的惡鬼所以前來一看,你就是嗎?那隻惡鬼。」

  他始終帶著笑容,可當時自己想不出有什麼事物能拿來比喻這個笑容。

  「如果真的是你的話……那還真是個非常可愛的惡鬼呢。」

  原本,是想握住他伸出的手,但卻反射式的撥開了他。

  「刀,是從屍體上拔下來的嗎?」

  那男人指著自己手上拿著的一把長刀,刀鋒上沾滿鮮血,映照不出他們兩人的神情。

  「僅因為懼怕他人而揮舞的劍扔了吧。」

  「來吧,我可以教你真正用劍的方法。」

  瞬間,腦海想起第一次殺人的畫面。

  是前幾天發生的事,不過是為了搶食一塊即將發霉的麵包,他失手殺死了對方。

  一個落魄的武士,還記得鮮血噴洩而出的景像,還記得皮膚感受到那血的溫度。

  「對了,叫什麼名字呢?」

  「我沒有名字。」

  「嗯……姓坂田好嗎?我有個好友就姓坂田,名字的話……」

  「銀時,好嗎?。」

  坂田銀時,自己終於有了名字,而且是伴隨著如此溫柔的聲音降臨在這個世上。

 

※     ※     ※

 

  那男人叫松楊,一個鄉下地方的私塾老師。

  因為他的關係,所以銀時也開始在這地方安頓下來。

  恍若隔世。

  當松楊在課堂上講解到這詞彙時,銀時突然有著這不就是自己的寫照嗎的想法。

  以前那從屍體身上偷東西的日子好像是場夢,與現在的日子相比……恍若隔世。

  「吶,銀時,下雪了欸!」

  和銀時講話的是一個留著長髮的孩子,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銀時將好久以前,在一個精品店櫥窗外看到的瓷娃娃的樣子和眼前的對方重疊。

  都是漂亮的讓人不敢觸碰。

  「假髮,你是第一次看到雪嗎……」

  「不是假髮,是桂!」

  但卻沒想到,他在第一天便向自己伸出了手,帶著燦爛的笑容問著:「吶,叫什麼名字呢?」

  而自己在當下好像帶了一點驕傲,充滿自信的答道:「坂田銀時。」

  「銀時!出去玩吧!」

  「不要。」

  「咦?為什麼?」

  「外面冷死了。」

  銀時很討厭下雪天,這總會讓他想起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寂靜的,孤獨的。

  像在宣告,自己是獨自一人。

  「不會冷啦!有我陪著啊!」

  抓住自己的,是一隻小小的手,既白皙又溫暖的手,彷彿在帶他離開那個讓人不安的世界,轉而邁向有著第二對腳印陪伴的下雪天。

  「銀時!堆雪人好不好?」

  「嗯,好啊。」

  對了,就在那天,銀時突然想到一個很類似松楊老師的東西,那便是灑落在自己身上的溫暖冬陽。

 

※     ※     ※

 

  將要成年時,銀時和桂與另一個同伴──高杉,紛紛參加了攘夷戰爭。

  他們褪去日常穿著的輕便和服,改而換上戰時穿戴的繁複裝備,就在銀時要披上一件黑色外褂時,身後突然冒出了熟悉的聲音,「吶,銀時,換成這件吧。」

  銀時微微偏了頭,瞥了下桂手中的另件外褂,他抑制住差點脫口而出的話語──白色的沾到血會很明顯。

  「不用吧……穿這件就好了。」

  「但我覺得白色的比較適合你。」

  又不是參加選美──當然這句話也只能是在心中迴盪。

  「你就那麼喜歡白色?」銀時不自覺的皺了眉,畢竟自己就是因為一頭白髮才吃了那麼多苦,所以對白色自然沒什麼好感可言。

  「白色很漂亮啊。」

  正要套上黑色外褂的銀時停止了動作,他不明白為什麼對方可以泰然自若的道出一句讚美,更何況是和自己相關的。

  「白色哪理漂亮了?」

  「嗯……像雪吧,而且代表了希望與光明呢。」

  銀時嘆了口氣,他從沒想到希望與光明這兩個詞也會有扯上自己的一天。

  說實話,自己因為異於常人的髮色和眼眸所以飽受苦難,但卻又因為這兩者而獲得了救贖。

  「喂,拿來吧。」

  向桂伸出了手,等著接收那件白色外褂,就在收下外褂的同時,銀時心想──若你真的喜歡,那即使白色代表一切災禍,我也會義無反顧的背負吧。

  「假髮,我以前一直以為精品店中的瓷娃娃是世上最美的東西了,結果我現在開始不這麼想了。」

  「不是假髮是桂,嗯……那麼是什麼?」

  「你啊。」

  之後,那是個讓桂難以忘懷的笑容,縱使輕淺,可卻使人深深迷戀。

  
  

 

 

 

 


作者:小酷

2009/7/7

上午1:40

 


後記:銀桂好棒ˇ
   還有,我今天又失眠了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