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情煞(十)(土銀/高桂)











情煞(十)

 

 

 

 

 

 


  從美乃滋星人離開的時後算起,今日已是第五天了,明天就會看到他和小銀出現在後門的景象了吧。

  至於我,小銀說,有一個叫阪本的人會帶我出去,起初還不能置信,因為我將與小銀一起離開了。

  「但是啊……你得先在他那邊待一陣子,至少要一個月,放心,辰馬會照顧妳的。」

  「那個叫辰馬的人是小銀的朋友嗎阿魯?」

  「嗯,是哪,現在是朋友了。」

  「以前不是嗎?」

  「以前啊……算客人吧。」

  「是我第一個客人呢。」

  當時,我和小銀一同坐在長廊上看著天空,雲層很灰很厚,我輕問他,不知明天會不會下雨?小銀則是淡淡的笑了。

  即使下雨,也無所謂。

  我好像,聽見了他心中的聲音。


※     ※     ※

 

  第六天,我一早起來便去了趟廚房幫桂先生將早飯端來,縱使看似一如往常,但只要想到小銀好幾夜沒睡的坐在長廊上,我就會泛起一絲不安。

  「別擔心,那個人晚上就會出現了吧。」

  桂先生放下食用完畢的碗筷,帶著溫柔的神情對我這麼說道。

  其實我覺得,他的眼中有著落寞。

  「桂先生最近食慾變好了呢阿魯。」

  「嗯,好多了。」

  「幫我把銀時叫來吧,我想去外面坐著。」

  之後小銀來到桂先生面前,二話不說的便抱起了他,但在看到桂先生受傷的腳的剎那,他別開了視線。

  「幸好右腳沒事,不過日後的生活會麻煩點罷了。」

  小銀看向桂先生輕微搖晃著的右腳,低聲的說了句:「笨蛋。」

  至於桂先生只是靜靜的靠在小銀的胸前,什麼話也沒說。

  來到長廊時,吹起了一陣寒風,桂先生拉緊披在身上的外褂,抬頭看著小銀,對著他說:「銀時,我啊……已經想不起他最後一次抱我是什麼時候了。」

  大家都心知肚明,桂先生不會再是桃源鄉的頭牌,因為他已成了娃娃,一生信守承諾的娃娃。

 

※     ※      ※

 

  午後的天空完全被烏雲籠罩,等會兒勢必將下場傾盆大雨。

  我拿著撥,彈著桂先生才剛教我的一首新曲,很不習慣的,今日少了小銀的嘲笑。

  「不對,這邊要這樣。」

  桂先生調整了我的指法,示意我在彈過一遍,果然,音色好了許多。

  「不管是三味線還是其他的,都必須常練,要不然會生疏的。」

  難得的,今日這個庭院迴盪著三味線的旋律,有點惆常,有點悲傷。

  徒增寂靜。

  

※     ※     ※

 

  再過不久桃源鄉便要開業,但這早已不是我們該關心的範圍了。

  天色越來越暗,怪的是遲遲未落下一點雨滴,我幻想著,說不定在第一滴雨點落下的剎那,那個人就會出現,小銀便會綻放笑容。

  就在桂先生和小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我聽見不遠處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

  幾乎是同時的,小銀和桂先生也查覺到了,小銀立即站起身,看向漆黑的彼端,等待著夢境成真。

  小銀的雙唇顫抖著,我看出其中的涵意。

  不是他。

  「小銀……」

  「為什麼……」

  「小銀……」

  「為什麼!」

  就在那瞬間,響起了十分耳熟的聲音,那聲音永遠夾雜著嘲諷與輕浮。

  「喲,銀時啊。」

  來的人是高杉晉助。

 

※     ※      ※

 

  「假髮,好點了嗎?來吧,跟我回去。」

  高杉筆直的走向我們,目光牢牢的放在桂先生身上。

  「高杉!」

  「啊,銀時啊,最近忙了點,但現在事情都辦好了,所以我得把假髮帶回我那邊靜養了,對了,算是答謝吧,看想要什麼就跟我說聲,或是要放幾天假也行。」

  「你來這幹什麼?!」

  「幹什麼?沒看到我的人在你這邊嗎?總得帶回去吧。」

  「反到是你,銀時,你在幹什麼?……等人嗎?」

  和當初一樣,宛如野獸般的笑容。

  那是抓住獵物時的得意笑容。

  「銀時,你知道嗎?我啊,可是叫萬齋開了快車,好幾天不眠不休的,去外地辦完了事呢。」
  
  「你……去了哪?」

  「武州。」

  當我回過神時,第一個接觸到的,便是那震耳欲聾的雨聲。

 

※     ※     ※

 

  「因為最近貨總是出了些問題。」

  「所以我決定去解決解決。」

  「好險,放了假的消息,不過那些警察真的很沒用呢,傻傻的去了武州。」

  「對了,銀時,你那位警察客人……

  「不知有沒有在裡面呢?」

  

※     ※     ※

 

  「高杉!!!!!!!!!!!!!!!!」

  「銀時!不要這樣!」

  當拳頭落下時,空氣中飄散著血的氣味。

  「我是欠了你什麼啊!我到底是欠了你什麼!」

  那嘴角滲出的血,沾上了白色的和服。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高杉!」

  彷彿是,凋謝的紅花。

  「我們!我們三個!到底為什麼會走到這地步啊!」

  雨水彈進了長廊,打上了我們的身軀。

  「吶……銀時……為什麼……桂總是看著你呢……」

  緊握到指關節都泛白的地步,睜大的雙眼寫滿恨意。

  「我明明……從以前,從松楊老師還沒死去的時候,就一直保護著他啊……但是……為什麼啊……」

  我看著小銀,猜想他臉龐上的,到底是雨還是淚。

  「哈、哈哈!高杉啊,高杉晉助,你到底……你到底……哈……哈哈!桂!你看到了沒?你啊!我們!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

  一切都失了序,小心翼翼維持的平衡被無情的打碎。

  「難道就只有你可以像發了瘋似的愛著桂!我就不行去跟著那個叫土方十四郎的男人嗎!!!!!!」

 

 


  我聽見,捧在手心的寶物掉落時,那種讓人心痛的聲音。

 

  

 

 

 

 

 

 

 

 

 

作者:小酷

2009/07/15

下午10: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