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情煞(十二‧完)(土銀/沖神/高桂)













情煞(十二)

 

 

 

 

 

 

 


  庭院的紫嬌花在盛開與凋零的過程中已有了十次的輪迴。

  我偶而會捻起那一朵小小的紫花在手中把玩著,看著花瓣一片片的落下嘴角便會勾起淺淺的微笑。

  藉由這些日常的舉動在努力的計算所剩不多的人生。

  今天天氣很冷了,再過不久就會下雪了吧,到時候再叫那個誰……什麼將軍的……送我一件新大衣吧阿魯。

  「神樂,該起來囉。」

  「唔……說多少次了要叫本小姐神樂大人你這個廢材眼鏡。」

  「是是,神樂大人,請您快起來吧。」

  我不情願的睜開雙眼看向在床邊等候已久的人,志村新八,前三年被聘來的新會計,結果笨手笨腳的就被踢到我這邊來了。

  呵呵,風水輪流轉啊。

  那些人根本沒想到我會爬到他們頭上吧?尤其是高杉啊。

  說會成為歌舞伎町的女王的,我說到做到。

  「新八,衣服那些都準備好了吧阿魯?」

  「都準備好了,所以現在請開始換裝吧。」

  「今天有幾個會來?」

  「親王、將軍全部加起來就有五位了,至於阪本先生他說另外和妳約了。」

  「辰馬無所謂啦,反正收到禮物就好了,還有嗎?」

  「接著是松平總長和新任的警察局局長。」

  「啊啊……新任的局長就來喝花酒啦,不怎麼樣嘛,我猜一定是中年超猥瑣大叔。」

  「不,我看過報紙了,比神樂妳大三歲而已。」

  「神樂大人!神樂大人!新八!從今天開始本小姐我就要過著呼風喚雨的日子了!」

  「是是是,神樂大人。」

  「啊你說了這麼多,那個什麼鳥局長的到底叫什麼名字?」

  「我記得叫沖田總悟!聽說前兩任的局長和副長是他的義兄,縱使如此,但他在警察學笑的表現就十分亮眼了。」

  「喔,無所謂啦,新八,去準備一下,今天可是桃源鄉改朝換代的日子,不容許有任何差錯阿魯。」

  對,今天,將是我成為花魁的日子,亦是我冠上歌舞伎町女王封號的日子。

  高杉晉助,我早跟桂先生說好了,等到了地獄再好好的向他道歉,所以別怪我趕盡殺絕。

 

※      ※      ※

 


  「嗚嘔────────────────」

  「那、那個死S變、變態嘔────────────────」

  「神樂沒事吧!」

  「新八……原來喝醉那麼難受嘔────────────────」

  「弄好點,別吐在阪本先生的車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千杯不醉的小神樂遇到強敵了啊!」

  「吵、吵死了,你這個嘔───────」

  「妳還是先不要講話好了。」

  大概吐了快兩袋的樣子,體力不支的我終於攤死在高級轎車的柔軟座椅上,但此刻我只想回到鋪著普通墊被的榻榻米的廂房中。

  「小神樂,看外面。」

  「幹嘛啦阿魯……」

  雖然滿載著抱怨,我還是努力的撐起眼皮看向外面的世界。

  對,外面的世界。

  當初對這世界的渴望早已不復存在,就在小銀離開的那天。

  「快到了。」

  平常帶著誇張笑聲的辰馬也變得嚴肅許多。

  有一種,想打退堂鼓的懦弱感席捲而來。

  小銀啊,因為你這十年從未踏入我的夢中,如今得勞駕我去看你了呢。

 

※     ※      ※

 

  當初拒絕了高杉純粹是因為賭氣,而且我不想看到不會呼吸不會微笑的小銀。

  然而就在前幾天,辰馬的一句去向金時炫耀吧。

  我終於點頭答應前去那從未看過的墳塚。

  「說也奇怪呢,每次我到那邊的時候金時的墓都很乾淨,草啊什麼的都除好了,還有花呢。」

  「阪本先生沒查出是誰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不是壞人!所以我就隨他去啦!」

  是誰呢……反正都托不了關係吧。

  「啊,已經到了。」

 

※     ※      ※

 

  總覺得今天一直在做錯誤的決定,和那個該死的超S變態拼酒是第一錯誤,至於如今穿著三吋高跟鞋走路就是第二個錯誤!

  「為什麼這山路那麼難走啦!!!!!!!!!!嘔────────────」

  我開始埋怨把小銀埋在這地方的混蛋,這路真的是他媽的難走阿魯!

  「真不該叫辰馬和新八在下面等我的……」

  我拍了拍因為彎腰所以沾上紅色旗袍的塵土,最後乾脆脫去高跟鞋,一邊甩著鑲有小鑽的鞋帶,一邊踩著蹣跚的腳步往高處走去。

  天空開始露出魚肚白,我才意識到自己離山腳下已有了一段相當遠的距離。

  我繼續向前走著,終於穿過了樹林,映入眼簾的的確是我想像中的冷冰冰的四角墓碑,可是,又帶了點不同。

  那裡站著一個男人,褐色的頭髮,暗紅的眼眸,以及一身剪裁得宜的黑色西裝。

  「喲,這不是醉得一蹋糊塗的中國姑娘嗎?」

  還有那個令人火冒三丈的笑容。

 

※      ※      ※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死S變態!何況我明明看到了!你在最後不是也吐了嗎?!」

  「哼,看起來妳果真醉的很嚴重呢,醉到連視力都老花了嗎?而且我才想問妳這個中國姑娘一大早的來這裡幹什麼呢,是想採毒藥去害人嗎?不過妳的確和童話故事裡的巫婆有得拼啦。」

  「看起來現任的警察局局長還是個沉溺在童話故事中的小鬼呢,啊啊──我對於江戶的未來感到嚴重的不安啊阿魯。」

  「難道妳不知道童話故事才能真正體會出人生的奧義嗎?就像白雪公主為了勾引父親所以主動爬上國王的床啊,或是灰姑娘把燒燙的鐵鞋給兩個姊姊穿啊,對了對了,或是穿著紅舞鞋跳舞結果把主人公的腳給剁掉啊之類的。」

  「你到底是看怎樣的童話故事長大的啊混帳!!!!!!!!!」

  「嘖,這才是真正的童話故事,像我就從紅舞鞋這故事得到了一個啟示,那個啟示就是說只要看到有人穿比你還好看的鞋子就該把對方的腳給剁掉。」

  「你這個無藥可救的S阿魯!」

  「比妳這開口閉口一直阿魯阿魯的阿魯巴女好!」

  「你有種再說一次啊變態!」

  「說幾次都嘔────────────────」

  瞬間,我的嘴角勾起了難得一見的大弧度微笑。

  「多參加一些應酬吧,你還有很多該學的呢,變態S局嘔─────────────」

  「妳也差不嘔────────────────」

  「才怪!比、比起你嘔────────────────」

  「不、不要逞強了中、中國嘔────────────────」

  『嘔────────────────────────────────』

 

※     ※     ※

 

  絕望啊!不幸啊!難道剛成為桃源鄉花魁的我!即將君臨歌舞伎町的我!現在就要被這個超S變態給作掉了嗎?!

  小銀啊!在天上的你快顯靈幫幫我啊!

  「喂……中國女孩,現在可別想對我幹什麼喔……」

  「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吧……」

  如果桃源鄉花魁和警察局局長雙雙醉倒於荒郊野外,這樣的新聞一定會是頭條吧……

  啊……嘴裡都是嘔吐物的臭味啦……

  「喂……妳是來祭拜那個人的嗎?」

  順著他的視線,我看向立在不遠處的墳塚,上頭的字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坂田銀時那四個字刻的到漂亮。

  「嗯,那你呢阿魯?」

  「把狗食拿來給這傢伙而已。」

  看到擺在另一個墳塚前的美乃滋我不禁笑了出來,狗食?真虧這傢伙想得出來。

  「吶,小銀的墓都是你整理的嗎?」

  「我和近藤老大一起弄的。」

  「近藤?喔……因為武州緝毒事件的失敗所以自動請辭的局長吧。」

  「妳到是挺清楚的。」

  「清楚?別說笑了,我連那個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

  其實,我早能去猜想到,只是不敢去面對而已。

  「要我說給妳聽嗎?」

  「你知道?」

  「嗯,因為笨蛋土方公祭的那天我也去了,當天啊……下著雨。」

  當天啊……下著雨,蓋棺時明明是傾盆大雨,但就在那個男人踏進靈堂的瞬間,我突然驚覺,雨勢竟已逐漸轉小了。

  他啊,一頭的銀色捲髮都被雨水打直了,腥紅的血及黑褐的泥佈滿了白色和服,還有,他哭了。

  「……說不定只是雨水。」

  「也許吧,可在他叫那個笨蛋土方的名字的時候,那哽咽的鼻音可騙不了人。」

  也不知是怎麼了,沒有人上前去盤問他,沒有人上前去攔阻他,大家不過是一味的猜測。

  他開始試圖移開棺蓋,卻礙於不停顫抖的雙手所以遲遲無法如願,最後近藤老大走了過去,問他:「你是坂田銀時嗎?」

  「我想看十四。」

  這便是那男人唯一的回答。

  在近藤老大的幫助下棺蓋才順利的開啟,結果不像我預期中的,沒有哭鬧沒有嘶吼,他自始至終都好安靜,彷彿一開始的哽咽是場虛幻。

  他的目光不曾從笨蛋土方的身上移開,原本安排好的程序全被打亂,可也沒有人發出一絲的抱怨。

  是悲傷吧,是因為看到滴落在屍體上的淚水吧。

  「……他真的哭了?」

  「嗯,哭了。」

  「然後呢?」

  其實太過戲劇了,當那男人終於伸出手,嗯……是想去碰觸笨蛋土方的臉還是想再一次握住土方的手我是不知道啦,啊,說不定是想給他一巴掌。

  「正經點啦,超S。」

  「吵死了,偽中國女,講故事本來就該帶上一些笑點啊,否則會很乏味欸。」

  「隨便啦,我已經不想管了。」

  應該說我已經累到不想管了才對,可是打死我也不要在這超S變態前面表現出來啊!

  「槍擊。」

  「什麼?」

  「有人開槍,直直的……」

  他伸出左手,比出了一個七字,修長的食指輕抵著我的太陽穴,然後發出小小的一聲「碰」

  「那男人,就像是脆弱的娃娃一樣倒下了,血啊腦漿啊灑滿了整個棺木,灑在土方十四郎的屍體上。」

  

※      ※      ※

 

  「神樂,神樂。」

  唔……再睡一下就好……

  「拜託啦媽咪……再五分鐘,真的再五分鐘……」

  「誰是妳媽咪啊!快醒來啦!歌舞伎町快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別擔心啦新八!等下我幫你把她抱進去就是了!」

  「這可不行!怎麼能如此麻煩阪本先生!喂!神樂!」

  太陽穴隱隱發疼,果然不該喝太多酒的。

  「咦?新八?這裡是哪裡啊?」

  「車上啊,幸好有沖田局長把妳抱下山,否則我們還不知道妳發生什麼事呢,但怎麼好端端的暈倒了?妳不至於醉成這樣吧?」

  我暈倒了?然後那個超S變態把我抱下山的?

  「你說是那個超S變態把我抱下山的阿魯?!!!!!!!!!!!」

  「對啊,不過沖田局長怎麼會在那裡呢?難道離開桃源鄉後他並沒有回去嗎?」

  今天真的是糟糕透頂了。

 

※      ※       ※
   


  雪下的比預期的還要早,看著白色的雪從天空緩緩落下,我完全感受不到些許的興奮。

  沒打過雪仗,沒堆過雪人,因為約好要一起玩雪的人不在了。

  「神樂,剛剛沖田局長來了,我正好遇到他,他要我轉交一個東西給妳。」

  「給我?」

  我放下正要送入口中煙管,接過新八手上的百貨公司紙袋。

  裡頭是一個方型盒子,沒有任何包裝,自然也不會有小卡之類的東西了。

  怪了,我是在期待什麼啊。

  我拿出盒子,打開白色的盒蓋,結果……

  「咦?這不是神樂妳的鞋子嗎?」

  對,是我當時因為山路難走所以脫下來的高跟鞋。

  可吸引我目光的是那裡頭的一張紙條,真的是紙條,辦公用的便利貼……去你的阿魯。

  我撕下便利貼,心底暗自讚賞那端莊秀雅的字跡,不是說字如其人嗎?怎麼會差那麼多啊?

  「神樂,上頭寫什麼?」

  「我看看……偽中國女孩,原來妳的腳也挺大的嘛……」

  「什麼啊!!!!!!!!!!!!!!!新八!那個該死的S現在在哪啊?!」

  「他已經出去了。」

  「混帳東西!新八!今天晚上的客人全部推掉!」

  「啊?!這樣不行啦!」

  「煩死了!推掉就對了啦!」

  「喂!喂!神樂!」

  我套上在盒中擺放整齊的高跟鞋,踩著身為花魁不該有的偌大步伐追了出去。

  那個變態到無可救藥的S!

  幹嘛要在上面多寫這一句啦!




 

  給偽中國女孩

  原來妳的腳也挺大的嘛。

 

  PS:但看在妳的睡臉很好捏的份上我就不計較妳那臃腫的身軀了,可是在把妳抱下山的時候我扭到腳了,還沒有領薪水欸現在拿不出錢付醫藥費該怎麼辦呢?




 


  「去死吧你這個超S───────────────────────────────」
  

 

 

 

 

 

 

 

 


情煞‧完

 

 

 

 

作者:小酷

2009/07/27

22:15

 

後記:至於高桂兩人怎樣就請大家自行想像了(炸)
   還有殺死小銀的兇手也是見仁見智的部分(夠了)
   最後一集終於打了沖神,好吧,雖然很詭異而且很髒(充滿嘔吐物的沖神(汗
   總之終於完結了,下次的文請期待我大考完後吧XD(不,根本沒有人在期待
   如果到時候還萌銀魂的話,那我一定會好好打個足以擺攤的完整長篇的XD(請別當真
   感謝各位的觀賞,銀魂情煞,十二集正式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