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葉問同人】逝水流年(三蒲X葉問)

 

 

 

 

 


  再度相見,那人早已卸下軍職。

  但銳利眼神依舊,只是當年的肅殺之氣到是削減不少。

  「三蒲……」

  這名字,葉問很驚訝還有再道出口的一天。
 
  可如今,他不只道出了口,甚至得到了回應。

  「啊,是葉問。」

  瞬間,他發覺心底深處好像在悄悄崩毀,從那灌進的是一道冷風,蕭蕭作響。

  低頭,葉問才發現是海港的風吹過他倆的大衣衣擺。

  不過他明白,心頭的一震,騙不了人。

  「為什麼會來香港?」

  「找個人。」

  「你……會說中文?」葉問想起當年在牢中的情形,他們兩人持著不同的語言,看似沒有交集,但在眼神中卻能明白對方所秉持的信念。

  是……信念嗎?葉問疑惑了,可他選擇埋葬疑惑。

  「李釗是個不錯的老師,但教學並沒有持續太久。」

  「是嗎?那麼,李釗過得還好吧?」

  然而葉問卻沒等到三蒲的回答,一陣寂靜過後,他會意過來了。

  啊……

  「他……走了嗎?」

  「嗯,在戰爭中。」

  葉問捏緊了抱在懷裡,原要帶回去給永成製衣的料子,那力道從他蒼白的手背上所浮現的細微青紫色便能得知。

  「會傷到布的。」

  「啊、啊……是呢。」葉問伸出手,輕撫了那塊繡有白杜鵑的織錦緞。

  之後,他看向三蒲,「你剛才說……來找人是嗎?找誰?或許我可以幫你指個路。」

  語畢附上的是溫雅一笑,則讓三蒲想到淡紫色的鳶尾花。

  「如今對我是親切起來了。」
  
  三蒲這話說的叫葉問直發窘,使得葉問在心中暗暗祈禱,希望自己的表情不要太彆扭才好。

  「或許你是日本人,我是中國人,從民族上來說我是該恨你的,但是……」

  「但是什麼?」

  「我不認為你曾真想置我於死地。」

  話一出,就像了卻多年夙願,原來,自己是還想與眼前人講上這麼幾句。

  葉問這才明白,心底崩毀的那一塊,稱為遺憾。

  「並非沒有想過,不過是做不到。」

  三蒲向前走近一步,葉問注意到對方身上的細微變化。

  「你的肩……受傷了……」

  「不,是紀念。」

  葉問手一鬆,懷中的緞子便直墜在剛鋪好不久的石版路上。

  「唉呀,可惜了這塊布。」

  三蒲彎腰,拾起一角,迎著彷彿從未間斷的海風,唰的一聲!以藍天為底,白色的杜鵑在剎那便綻放於葉問眼前。

  錦緞足三碼,做件旗袍綽綽有餘,而現今卻飄揚在空際,紛亂了葉問的視線。

  三蒲又走近一步,現在他距葉問不到三步之差。

  「收好它吧。」

  三蒲伸出另一隻手,抓住不停飛舞的錦緞,將它遞向葉問。

  應該道聲謝,可葉問現下卻感到口乾舌燥,隻字片語到了喉邊又硬吞回肚裡,結果,他只能笨拙地接過,有著白杜鵑的織錦緞。

  指間和指間碰觸之際,葉問心頭自是一震,可三蒲卻順勢抓住葉問的手。

  右手稍顯無力,是因為那受傷的肩頭。

  被自己傷到的。

  「是來找你的。」

  意料之外的回答,葉問一聽聞,立即抬起了頭,在視線交會當下,他看見三蒲再度走近,然後微頃了身。

  此刻,葉問只感到那塊白杜鵑正夾在他倆中間,宛如他此刻的思緒般,正逐漸的被揉成一團。

  這是要給永成的……

  給……永成的……

  

 

 

 

 

 

 


作者:小酷

2010/02/18

19:34


後記:我打了葉問同人=口=
   好可怕啊!!!!!!!!!!!!!!!!!!(抱頭吶喊)
   喔喔,我覺得我的文筆生疏了,太久沒寫文了,腦袋和手無法配合啊Q口Q
   我覺得END我把他毀了(掩面)
   
   總之,我盡力了OTZ

   話說,想當初第一次看葉問我還感動到哭咧,結果過年在電視上又看了一次,我竟然被三蒲的一句「把葉問帶到我面前來!(之類的)」給腐了(再度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