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翻譯】Teddy House1-1(House/Wilson)


House用他的拳頭夾住了鉛筆,而且使用尾端的橡皮擦去按壓電話鍵。幸運的是它有快速撥號──否則光按這七個數字就足以他花上一整天。
四次聲響後,接著轉接到服務台。「先生,您想聯絡的客人沒有回覆。您是否需要留言?」
「不了,」他咆哮著。「他在這,就讓電話繼續響。」
「先生,我們不能讓我們客人被打擾。」
「我會再打回來,如果你不做的話,」他指出。「而且這是一個緊急事件。我與Dr.Wilson一同工作。在醫院裡。」
她同意了。
大概響了十幾聲,Wilson終於接起電話。「Wilson…怎樣?」他回答地有點模糊。
「過來。」
「Hoose?為什麼?這…好吧,很好,現在差不多七點,但是──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需要你過來。」House回答。
「為了什麼?」
「我有個…問題。」
「什麼?」他質疑地說。「聽著,我沒有在工作將近有一小時半。讓我睡完,然後我會早點過去而且順便帶早餐給你。」
顯然地,他欺騙Wilson就為了食物與娛樂太多次了。House回想起那一則有關男孩哭喊著叫「狼來了」的悲傷故事。「不,你必須過來。因為這個問題。」
「到底是多神秘的”問題”?」Wilson想要知道。House可以聽見他在他旅館的房間走動著──正在穿衣服,House如此希望。
「這是,呃….我在晚上有個約會。和那個素食的植物學家?」(With the vegan herbalist照字面好像是我翻的那樣,但看到Wilson的回答後,我在想會不會有別的涵意)「對。」Wilson說的十分謹慎。
「這…糟糕了。」
「你再次被銬在床頭了嗎?」
「差不多了。」
Wilson嘆息。House知道這嘆息所隱藏的訊息──這訊息就像他母親第六到第二十七次的嘆息,當他被學校送回,音為打架、作弊或是製造些麻煩,但她已不再感到震驚,甚至沒有生氣。「我想我應該直接叫警察過去。」Wilson威脅道。
「相信我,你不會希望警查看到現在的…我。」
另一個嘆息。「好吧,我會過去。但你要為我買早餐。」
House現在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當然,,有何不可,我會做任何你想要的。魚子醬、蛋餅、禿鷹燜肉、天空的極限。」他有信心,Wilson會忘記這些輕率的承諾,一但他看到House現在的狀態,就算沒有,他總有辦法讓Wilson不去追究。
「十點我會到那。」

─tbc
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翻出這麼一點,我的英文真的必須加強(掩面泣)
我直接跟下學期的英文檢定說掰掰比較快啦OTZ|||
然後請各位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