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翻譯同人】兄弟(Wlson中心)(House/Wilson)


以下正文


「Jimmy!Jimmy!醒醒!」
如此稚嫩的聲音,感覺來自遙遠的地方,來自他的過去。這聲音幾乎被人遺忘了。
「Jimmy,Jimmy,快起來!」
有人在微微地搖著他。
Wilson睜開眼睛,接著他坐了起來。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他試圖讓眼睛習慣周圍的黑暗。
一瞬間,他以為回到了以前的老房子,然後身處在以前的房間中。
「你做惡夢了。」在他身旁的女人低聲說著。
「啊!抱歉…」他反射性的道歉。但是是誰如此靠近他?他騷了搔頭,想試圖理解一些,但現今的一切依舊混亂。
「妳知道的,這有點荒唐……」稍微的停頓後,他繼續說道,「剛剛,我以為回到了高中,我兄弟來叫醒我。」
他從沒提到過他的兄弟…
「你從沒向我提過你有個兄弟。」女人說。
「的確,我沒有。」他禮貌地回答。
緊接著的是一陣令人尷尬的沉默。
「聽著…」
「對不起,我不……」Wilson幾乎是同時說出來的。他並不想沉浸在這尷尬之中,也不想逼迫她聽這些她不想聽的,然而,無法解釋地,他卻開始敘述起來。
「他比我小……」Wilson停頓了一下為了整理他的思緒。「在家中是大家的寵兒,他是我爸爸再婚後的第一個孩子,我爸當時已經有點年紀了了…也許才會溺愛…。」他的一隻手撫過前額,「妳知道的,我不應該對自己的家人這麼說,但他,Steve,是如此……是如此的固執。」
「他讓我想起一個人。」女人靜靜地點起了香菸。
「他開始有問題,當他還是個青少年時。」Wilson不再關心他的言論。「起初他們只覺得這是青春期的一點問題,通常只是些稍微的叛逆,稍微的內向……我……我們,如果我們馬上理解的話……」他咬著唇,回想起那些日子。



吵雜的腳步聲踏上了樓梯。
「我不會忘記你是怎麼讓這件事漸漸地傷害我,在我離開這裡之前!」青年尖厲的聲音反彈在牆壁和房間每個擺飾物上。
Wilson,十五年前,他正專心地收拾行李,摺疊他的衣服。
門突然被打開,接著…
「拜託你去和他談談…」他的繼母極近悲痛地懇求著,像是要掩蓋住這不是他們第一次爭吵的事實。然而Wilson帶著一抹微笑,同意了。他總是沒有休息。他們的父親經常出差,而就輪到他去維繫著家庭的安寧及和詳(e toccava a lui tenere le redini di quello che andava diventando un bellissimo puzzle in frantumi.)。(這句我覺得要是直接翻很怪,我覺得這是作者的譬喻,所以我就直接翻他的涵意了。如果有大大覺得不對的話請不吝指教!)
「Jimmy,我沒辦法做到更多了。」她不停地說,關於他父親晚年選擇她做為他後半人生的伴侶。她的淚水凝聚著。
Wilson等她平靜下來,「那麼等一下吧。」
而她,拿出手帕,點點頭,同意他的意見。
通常都是如此。
Wilson聽見咖啡壺在爐子上煮沸後的笛聲,接著他輕輕地敲門
叩、叩,一聲、兩聲,慢慢地,像是在處理一個爆炸裝置。-
門終於打開了,從裡頭探出一個頭。「還有其他事情?」
Wilson點點頭。-
「你要進來?」.
Wilson再次點頭。.
他趁機進去他那個已經14歲,成為青少年的弟弟的房間,然後坐在他的床上。
「聽著,Steve」Wilson說。事實上,他厭惡這個得和弟弟溝通的任務。
做為回應,青少年坐在床上,打開報紙。
「Steve…」
「那你只是離開嗎?」-
Wilson點頭。「但並不只是離開…」
「不要走!」他一口氣爆發出來。
Wilson措手不及,像往常一樣。為什麼事情能變得這麼遭?-
「好,我說了件蠢事!」
他的兄弟總是那麼奇怪,他總先朝Wilson扔出一塊石頭,然後極熟練地抽回自己的手。
「你很清楚,我先去實習一個月。」Wilson開始冷靜下來。他們已經說了很多,而且他說的很詳細,甚至細微的小事他都說了好幾個月,現在他不知道是否還有人待在這個家中。
「我什麼也不會做!」Steve喊道。然後如同以往,他把這些視為小事。
「但你剛才…」
「如果你想走就走!有誰會攔著你?」
Wilson雙手交叉在胸─而這件事該怎麼解決?
「巨人隊贏得了冠軍!」Steve拿出雜誌隨便翻閱著。
「我們可不是在討論巨人隊!」他要他的弟弟保持冷靜。「你必須多一點耐心,你不久也會像我一樣升上大學的,然後…」他突然結束。他到底在說什麼?他間接承認了他們,他們原本完美的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其實這句不太確定OTZ)
「繼續啊,Jimmy,你不是總會做出正確的事嗎?上大學,然後學醫…」
「你到底會怎樣…」他並沒有結束這句話。
「我永遠不會理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永遠不會!絕不!」
「好了,順利的話…」Wilson試圖讓他平靜下來,他聽到樓下在擺放盤子和杯子的聲音。
「Jimmy你不要離開我!」他下意識抓住了手臂。「你不是我的父親,你會選擇遺忘。我們的父親,老愛飲酒然後和別人亂搞…」
他無預警地搧了他一巴掌,而他們對此都感到震驚。
「抱歉,我並不想…」Wilson喃喃地說。
Steve揉了揉正發疼的臉頰,「我恨你!我恨你。你走!我不需要你!我不需要你!」
門碰地一聲關上了,也阻斷了這一次的衝突。



一點都沒有改變─Wilson經過短暫的休息後,他繼續說道,「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說,對啊…我不需要任何人,他們只有尖酸的回應我,一切都過去了…」他的聲音開始顫抖,開始逐漸減弱,「我不需要任何人不停地重複,就在當我們去找他的時候…」
「Wilson,這樣你無法前進,如果你不…」女人低聲地說,將她手放上了他的胳膊。但一切都被觸發了,就像現在,他花了多少年嘗試將這些全部趕走。「接著我們將他帶去診斷,讓他住院,然後他們…喔…」女人的手撫過他的頭髮,試圖平復他緊張的情緒。「他們…他們…妳知道嗎,我已經將近十年沒見過他了。就在那一天,他突然離開了,然後……他們無可挽回。對,無可挽回了。」Wilson閉上眼。叫喊、指責、淚水,那天響起的電話,也是他弟弟的最後一通。現在一切都結束了,至少他們已經發生了,遲早都會發生的。
「你知道這一部份,就像玻璃…paff-e用手做了很有意義的手勢。」 (我真的不知道這句是什麼了…我懷疑是不是義大利的一些隱喻之類的(抹臉))「那你呢?」經過那麼長的時間,他相信她已經快睡著了。
「我什麼?」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去補救了。」
「不。」Wilson低語。這裡必須有人給予幫助,一次重大的改變,否則…
晨光已緩緩地包圍住這個房間。「難道就為了這個…」他停頓了一下,「難道就為了這份工作:James Wilson,腫瘤科主任!聽起來很可靠吧?好像可以控制住一切…」他苦笑著。
「Wilson…」
「什麼都不用說了,好嗎?」他有點感嘆。「什麼都不要說。這樣就好。」他拉過毯子蓋上她有點發冷的肩膀。
「說真的,其實我仍在等待那通電話。」他喃喃地說。他有個重要的約會,但卻記不起是和誰。
他必須起床、穿衣,然後準備了,但有件事仍阻擋著他。
「所以House也是這樣嗎?」
「什麼?」Wilson突然從床上起身。他幾乎忘了他和她現在在哪。「像這樣?」他不明白。
「對,他也不會接受一次真誠的幫助?」女人問到。
Wilson露出了苦笑,然後搖了搖頭,「我最後一次見到Steve是在一個療養中心…我甚至沒有向他打招呼…沒有給他一個擁抱…這…這真的很愚蠢,但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做出正確的事呢?!」他閉上了眼,「他不會接受我的幫助。」最後他說。
「誰?」女人撐起一肘,問他。
而他只是不停地重複著,「…他不會理解,他不會理解,他不會接受…」
「Wilson…」
突然間他想起:今天是聽證會。
他跳下床,曙光灑在他身上。
當他把手放在門把上,走出房間時,他聽到身後有人問他,「你現在去哪?」
Wilson轉過身,帶著有點難過的笑容,但卻是他的特徵,「我要去看我最好的朋友,去監獄裡。」



譯者後記:當初看原文就是被最後一句感動到的,結果快翻到最後時我整個人超激動的啦Q口Q
     Wilson的弟弟在他心中永遠是個瘡疤,然而和HOUS的友情真的是...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永遠只能是朋友吧(我已經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抹臉
         雖然翻的沒有很好,但我盡力了Qw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