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Avengers同人】Past times


 

 

  Steve是個習慣先做好計畫的人,但有時候他也會選擇聽從自己心底的聲音,所以今天的他,決定去拜訪一下老朋友。

  

  他從口袋中掏出手機,確認了時間,嗯……時間還早,搭地鐵再轉公車……來回絕對來得及陪Tony吃晚餐(如果他沒按時出現的話,Tony或許會直接出動直升機接他──說不定是穿上鋼鐵裝──衝著不想擾民這點,他就算用跑的也得趕上),說不定他還能提早一站下車,去買Tony喜歡吃的甜甜圈。

  

  在走進地鐵的當下,Steve不禁回想起一年前的自己,別說搭地鐵了,連只是在復仇者大廈附近買個東西都能迷路,然而現在……這都給歸功於Tony,雖然還伴隨著冷嘲熱諷,但Steve知道,每次他們倆一起出門時,Tony永遠是比自己更興奮的那一個。

  

  很幸運地,今天的紐約交通不算太差,而且車也不難等,所以才出了地鐵站不一會兒的時間,Steve已經順利地上了公車,他甚至還能在公車到站之前去站牌附近的花店買下一束花。

  

  隨著目的地的接近,車上的乘客越來越少了,因為他的好友住的有點遠,因此Steve第一次來探望他這位好友時,是乘Tony開的車,一路上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從無聊的天氣聊到那天的早餐(是的,早餐,你永遠不會知道那天Steve費了多少力氣才讓Tony爬起來然後吃下早餐),再從早餐聊到花店賣的花,最後一直進展到他這位老友的身上……他有說過這位老友的名字是Howard Stark嗎?是的,他今天來探望的老有正是HowardTony的父親。

  

  公車不知甚麼時候到站了,接著只要走上20分鐘就能抵達Stark家的墓園。所以現在的Steve正捧著花,走在要通往墓園的林蔭大道上。他放眼望去,盡收眼底的風景全是Stark家的,但這墓園中埋葬的人卻寥寥無幾,也許Stark家是很有名望的家族,但無法代表歷史淵遠。

 

  Steve一一經過Stark家的成員,最後來到其中兩個墓碑的前方,接著他將手中的花放在Maria墳前──也就是Tony的母親,Howard的妻子。Steve只見過Maria一次,但那次就夠印象深刻了,那時的Howard還在努力地追求她,所以在某一天,他邀史蒂夫去一家餐館,沒錯,Maria她並不是什麼大家閨秀,她不過是個餐館的女侍,一開始史蒂夫有點驚訝,但就在看到MariaHoward送她的一大捧玫瑰給砸在他臉上,然後說了句:「我很喜歡玫瑰花沒錯,但這不代表我會喜歡上一個花花公子,Mr. Stark。」

 

  哇喔,Steve瞬間想要是這女人也能上戰場的話,那麼美國應該能不費吹灰之力地贏得勝利。

 

  總之,他只見過Maria這麼一次,以至於當他知道Tony的母親竟然是Maria時,他不禁傻住了,可也隨即地笑了出來,然後告訴Tony這段關於他父親的趣事。

 

  「希望妳會喜歡這些玫瑰,Ms. Stark。」

 

  然後他就這樣坐在墓園內的石板路上,坐在Howard的前方。史蒂夫曲著腿,看著前方那冰冷的墓碑,他的手指撫上上頭的刻字,從Howard的出生一路到他死去的那天,在這之間,有著Steve的存在,雖然在Howard的生命中不過是個短暫的時間,但當他聽到Tony對他說:「我父親,從我懂事開始我就知道,他一直在找你。」這句話,每每回想起來,都讓Steve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顫抖,他無法想像,那段歲月,是多麼漫長多麼痛苦又多麼絕望。

 

  「我真的無法想像,原來我在你的心中,能得到這麼大的位子。」真的,Steve無法想像,在Howard的心中,自己竟也有著一席之地。他知道,Howard會對他的離去感到難過,但他真的沒有料到,竟是這種結果。

 

  Steve覺得自己變成了罪人,一個佔據別人太多生命的罪人。他曾經這麼對Tony說過,然而Tony只是丟開手中的扳手,跨過一堆機械零件,帶著濃濃的機油味和咖啡味來到自己面前,然後抱住了他。

 

  「你是我的英雄,也是我爸的英雄,就這樣。」

  之後,他和好友的兒子接吻了,這挺糟糕的,但又讓人上癮。

 

  「對不起,Howard。」

  結果,最後,他只能在Howard的墳前這麼說,其實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想跟他說好多好多事情,不過每次到了這裡,他卻什麼也說不出口。七十年,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叛徒。

 

  就在Steve起身準備離去時,天空開始下起了雨,原本是綿綿細雨,但卻突然轉大,而且這時間點根本沒有公車,所以Steve只能往墓園更裡面走去。

 

  Tony說,那算是棟別墅。其實是第一位來到美國的史塔克所買下的房子。雖然不大(Tony所擁有的房子比起來的話),而且挺老舊的了,但還是能看出是棟巴洛克式建築,而且房子外邊的雕刻真的是美不勝收。

 

  原本只是想站在門外避雨就好,但當他走到大門時,卻發現原本栓住大門的鎖竟然掉了下來,史蒂夫猜想,是不是上次東尼帶他進來參觀,離去時沒有把鎖給鎖好,還是因為年久了所以無法負荷,或是……有小偷?!

 

  這不是不可能的,史塔克家的墓園很大,但看守人可不多,如果說有甚麼盜墓者還是小偷這類的非法之徒跑進來是有可能的,更何況這房子雖然年久,內部其實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但衝著史塔克家的名氣……史蒂夫決定推開門進去看看。

 

  大門在被推開時發出難聽又巨大的聲響,史蒂夫擔心會不會驚擾到藏身其中的罪犯……好吧,從客廳和樓梯這些積了灰的地方看來是沒有外人入侵的跡象。但他可是美國隊長,Steve Rogers,所以他決定至少要每個房間都巡視過一遍才能安心。

 

  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是上鎖的,這讓Steve安心不少,就連廚房也跟上次他進來時一模一樣。那麼,就剩下三樓最裡面的房間──Tony說,那曾是Howard的書房。

 

  原以為會是上鎖的,但沒想到,當Steve轉動門把時……竟然打開了。他不記得上次Tony有帶他進來過,那時候Tony只是隨手指了一下,所以……好吧,房內就是滿櫃的書籍、一張看起來就很貴的辦公木桌、一張過時的沙發,還有……一個靠在窗邊對著自己微笑的人。

 

  史蒂夫是個勇敢的人,但他這次真的是完完全全地傻了,他張大著嘴巴,喉頭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哽住,發不出一點聲響。

 

  然而對方則是朝他展開雙手,帶著開心的神情對他說道:「歡迎你來,Steve。」

 

  好不容易,他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咽了口口水,才終於能夠發聲。

 

  「HoHoward。」

 

  瞬間,他突然覺得想哭。

 

  但Steve必經是身經百戰的美國隊長,他立馬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不!你到底是誰?!這玩笑也開地太惡劣了!」

  

  而Howard仍然保持著完美的笑容,「合理的懷疑,Steve。」

 

  「不過……有些時候就是發生了,看看,我站在這裡,不是什麼外星人還是神祕的生物。」Howard張開雙手,原地轉了一圈,像是個調皮的小孩。

 

  他是Howard

 

  Steve心中這麼想著,毫無根據,不過就是有種感覺告訴他,眼前的人是Howard Stark,但這一切太瘋狂了,Howard早死了,所以怎麼可能是他?

 

  「天,我在做夢嗎?」Steve不禁露出了苦笑,Howard則是打開了窗戶,然後坐上窗檯看著他。

 

  「這很重要嗎?Captain。反正能肯定的是,你很想見到我,不是嗎?」

 

  「你想見我,Steve,為什麼想見我?」

 

  對著那樣的黑眸,Steve早忘記了懷疑,他動了動唇,說不出隻字片語。Howard說對了,Steve想見他,但,為什麼?

 

  像是看透Steve心思般,Howard聳了聳肩,也不再逼問。

 

  「最近還好嗎?」

 

  突然間普通的問候讓Steve覺得有點突兀,不過這好回答得多了。

 

  「其實……還不錯,雖然剛甦醒時有點……不習慣,可是現在大多都差不多了,多虧Tony。」

 

  就在Tony這名字一說出口,Howard的臉色馬上變了,原本感覺是很輕鬆的神情瞬間變得帶了點驚愕以及……Steve猜想,或許是懊悔。

 

  「他……還好嗎?」史蒂夫第一次聽到,Howard如此苦澀的聲音。

 

  「如果你是問最近的話,還不錯,但我認為……他……經歷的有點多。」

 

  「誰經歷不多,Captain,他可沒經歷過戰爭、飢餓、貧窮。」

 

  「也許吧,但他也沒經歷過一般小孩該有的童年。」

 

  「你這是在指責我嗎?Captain。」Steve這才驚覺到,他剛剛得嗓音感覺上變得嚴厲許多。

 

  「不、我……只是……」

 

  Howard從窗檯上滑了下來,然後直接坐在積了點灰塵的絨毛地毯上,他拍了拍身旁的位子。

 

  Steve起先有點愣住,但就像是一種莫名的吸引力,當他意識過來時,他已經坐在Howard的旁邊了,他們兩人彼此間距頂多只有兩個拳頭。這並不是他最靠近Howard的一次,有一次他和HowardPeggyBucky,他們四人在一家小酒館喝酒,起先Howard還有點瞧不起那家小酒館,甚至還被Bucky笑說他是千小姐,可到之後,四人都喝開了,不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Howard先醉倒了,就在苦惱要怎麼辦時,一個穿著筆挺的紳士駕著高級轎車來到店門口,Steve認出那是Stark家的管家,所以他扶起Howard走向店門,只是對方卻不肯配合,一手拿著酒瓶,一手則是不停推開Steve,無計可施下,他只能直接抱起對方。

 

  那是,他們最靠近彼此的一次。

 

  「天,那次真的是好丟臉,你知道嗎?之後再遇到Bucky時,他竟然叫我公主!」

 

  Steve笑了出來,Howard也是,詭異的是,他一點也沒懷疑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剛剛在想甚麼。

 

  笑聲後又是一片沉默,他們兩人就只是靜靜地坐著,然後聽著外面的雨聲,喔,對了,現在還下著雨,雨勢挺大的,忘記把放在瑪利亞墳前的花拿進來了,玫瑰花應該被打爛了吧。

 

  「如果說你是我生命中的痛的話,那麼Tony就是我生命中的遺憾。」

 

  Steve看向Howard,他腦中還無法消化這句話的意思,就在還呆愣著的時候,Howard又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那是個有點長的故事,但其實更像是Howard的懺悔。

 

  「沒有一個父母會因為孩子的誕生而不開心的,也許有,但在我心中是不存在的。我想過要給他最好的一切,所以從他小的時候我就積極地培育他,而他,也不負我的期望,過人的智慧以及討人喜愛的外表,我知道對於他,我沒什麼好擔心的……是的,這一切,都是我心底這麼想的,所以我實際呈現出來的……Steve,你知道嗎?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如此優秀的,我被慣壞了,浪費了美好的青春,甚至成年了,我也是個一無可取的人,幸好,最後我覺醒了,遠離毒品,遠離酒精,跨過那些絆腳石,因此當Tony在他4歲完成一個電路板時……喔天,我當然記得!他的一言一行我都記得!我也記得他第一次叫我爸爸的時候我甚至哭了而且我那天晚上興奮地睡不著,總之……最後我決定,我不行,也不可以,將他慣壞了,所以我……

 

  Howard深吸了一口氣,那是,史蒂夫無法想像的Howard,他現在,單純的,只是個父親,一個無比後悔的父親。

 

  「天,結果失控了,一切都失控了,尤其是,之後Maria她……在Tony四歲同年,他們……被綁架了,最後我們找到他們時,來不及了。

 

  Steve握住Howard開始顫抖的手,他自己也開始感到恐懼,他從未想過在他離去後還活著的人會經歷這麼多,而且如此殘酷的事。

 

  「……Maria她……反正,最後全部都變了,Maria的情況時好時壞,Tony也是,而我,只查覺到Maria的異常,完全沒有注意到Tony,當他們回來時,我認為他還小,會忘記的,不管他看到甚麼,經歷過甚麼,記憶會逐漸淡掉的,而且一開始他只是受到些驚嚇,然後,他開始變得安靜、沉默,可是在鎂光燈下他卻又能綻放出光采,就在有一天,當我接受採訪時,我看到他就在不遠處,直直地盯著我,握緊著拳頭,那神情是……也許是失望吧。他,對我,感到失望。那一天我才發現,全部都毀了,來不及了,我在自己兒子心中,是如此的惡劣和無藥可救。」

 

  第一次,Steve發現Howard是個愚昧無知的人,在成為父親這方面他是不及格的,但他無法否認Howard絕對愛著自己兒子的那份心情。

 

  「Tony知道你愛他的,他……知道的,也是因為你,他才得以活下來,他是這麼說的,他曾看著他的反應堆,告訴我,這是我父親送的最後一個禮物,也是他教導的最後一堂課。」

 

  聽到這段,Howard露出了點笑容,原本緊繃的情緒放鬆了不少,但這永遠不可能去減輕他的懊悔。

 

  「我從沒對他說過我愛他。」

 

  「或許你可以對他說?你能夠出現在我面前,那你也可以出現在Tony面前。」

 

  「沒辦法,那是因為你想見我,Tony他並不想,就算有,也沒有你如此強烈的念頭。」

 

  Howard扶著牆站起身,他看向窗外對Steve說道:「你該走了,有人來接你了。」

 

  Steve也跟著站了起來,馬上看見不遠處有輛高級轎車正駛向這棟房子,是Tony

  

  「Steve,七十年後的甦醒,感覺如何?」

 

  「起初覺得是種背叛,我甚至後悔過,不騙你,我真的後悔過,但現在……我認為……這會是我這生中最值得向上帝感激的事,讓我在這世界,在這時間,繼續活著。」

 

  「……Steve,答應我一件事情。」

 

  車子已經抵達,然後他看到Tony從駕駛座走了出來,他朝上方看去,剛好與Steve四目交接,他們對彼此微笑,緊接著Tony立即關上車門便走向這棟房子。

 

  「Steve,答應我,不管未來遇到甚麼事情,你會永遠相信他愛你。」

 

   

 

 

  「Steve!」

 

  嗯,我答應你,更何況,這一點就算不答應,我也會永遠相信著。

 

  「Steve!」

 

  不管遇到甚麼事情,我永遠愛他。

 

  「Steveeeeeeeeeeeee────」

 

  不過現在……感覺……好重……「嗯……Tony……」

 

  「終於起來了!要是你在不起來的話我只好動手捏你乳頭了。」

 

  Steve立馬把開始在他胸前不安份的爪子拍掉,然後將整個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微微推開,進而坐起身來。

 

  「我睡著了嗎?」

 

  「Jarvis,我親愛的甜心隊長躺在這沙發上睡了多久?」

 

  「從下午兩點三十六分一直到現在,sir,所以總共是一小時又二十七分鐘。」

 

  「聽到了吧,嘿!讓我看看你睡前畫了些甚麼!」

 

  Tony伸長了手去拿Steve放在沙發旁的小桌子上的素描本,而這舉動才讓孩不太清醒的史蒂夫整個記起,他現在並不是在復仇者大廈,他在Tony位於Malibu海岸邊的家。

 

  「色色的Cap~整本都是我呢。」

 

  Tony一邊笑著,一邊揶揄著Steve,然後也很自然地再度窩進對方的懷中。但就在翻到最後一張時,他整個人安靜了下來,Steve則開口說道:「那是我在那箱Howard的遺物中找到的,就是你說Howard留了錄影帶給你的那箱,在裡面有個筆記本,在最後有個夾頁就夾了這張照片,我……想畫下來。」

 

  Tony拿起已經泛黃的黑白照片,照片裡的Howard笑地十分開心,在Tony的記憶中,他的父親不曾這樣笑過,他甚至懷疑這根本不是Howard

 

  一個抱著還是小嬰兒的Tony,然後笑地燦爛的Howard

 

 

  他翻過照片,背面有著Howard的筆跡──真的是不怎麼好看的筆跡──寫著,Tony一歲三個月,叫我爸爸了!

 

  「他很愛你的。」Steve的手握上Tony拿著照片的手,然後另一手則抱著他。

 

  最後,Tony將照片與素描本一起放回桌上,接著轉了個身,將頭埋進Steve的胸口,享受著對方輕撫著他的背,以及感受著那平穩的心跳。

 

  Steve知道,Tony見不到Howard的,不管是在夢中還是因為奇怪的魔法,因為Tony永遠的活在當下,但只要他能明白,Howard是真的愛著自己的兒子這點,其實一切都無所謂了。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現在,以及未來,他們彼此相愛也就夠了。

 

  Steve知道,無論如何他都會永遠愛著Toby,不管發生甚麼事。

 

  對,無論如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