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House同人】We are one







  House睜開眼睛的第一個想法就是──Wilson離開了。

  當這想法一進入他的腦子時,他立馬從那一點也不舒服的床上坐起身,雖然迎接他的是腿上永不消去的疼痛,但House依然抓起靠在牆上的拐杖迫使自己離開床鋪,接著往房外走去。
  
  House知道為什麼Wilson會想離開。Wilson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最近因為這個關係,House也覺得自己的精神力和體力也快瀕臨崩潰邊緣,昨晚Wilson的情況終於有點好轉,大概在凌晨四點多House也倒在同一個床鋪睡死過去,可是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就面臨了現在的情況。

  他走過昏暗,還飄散著一些霉味的走廊來到旅館前廳,旅館主人一大早就起來準備一些客人預定的早餐,雖然不報希望,但House還是拐進廚房詢問有沒有看到跟他同行的朋友,可想而知的回答是No。

  真該去找條手銬把Wilson銬住。這是House來到旅館後面的停車場時所冒出的一個想法,之後像是要發洩自己的怒氣似的,House大力地關上Volvo的車門(你以為已Wilson的狀況能讓他們騎多久的摩托?),插上鑰匙,發動引擎,但就在他駛出旅店大門後,才驚覺他根本不知道該去哪裡找Wilson,往左?往右?算了,這是個小地方,而且沒有交通工具的Wilson也走不遠。

  他一邊開著車一邊留意四周,其實當House意識到Wilson離開的同時,他也回憶起剛做完血栓手術後不久的自己。Stacy一離開,照顧House的不外乎是Wilson和Cuddy,但基於同性的方便性,大多數還是Wilson。那時候的House脾氣壞到根本是非人的地步,而且一開始的生活幾乎無法自理。就在某一天,當House跌倒在浴室時,對前來攙扶他的Wilson咆哮著,甚至抓起因為剛剛不小心碰倒在地上的牙杯往Wilson身上丟去,牙杯不偏不移地砸在Wilson的左眼皮上,原本House以為Wilson也會離他而去了,但沒有,對方只是輕碰了一下被砸到的地方,確定沒有流血,又伸出手去攙扶House,「我不想花一整天待在這,現在給我回到房間,然後吃掉你的晚飯。」那是,當他將House的手臂攬上肩膀時說的第一句話。

  翌日,House趁著回醫院檢查時,Wilson幫他去買飲料的空檔,偷偷離開了。其實也不算離開,他還會回來的,雖然他當下是真的想離開,可充其量只是順走一個病人偷偷帶進來的菸,然後來到醫院的地下停車場,坐在Wilson的車中吞雲吐霧罷了。

  當他抽到第二支菸時,車門被打開了,不用想也知道是Wilson,只是他沒想到,當他一回頭看到的卻是用手遮著臉然後哭出來的Wilson。House傻了,原本夾在指間的菸也掉了下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甚至不知道Wilson為什麼會哭,在之前一些感覺更難過的時期也沒掉過一滴眼淚,而現在,卻坐在車內的副駕駛座上,捂著臉,哭的像個被欺負的孩子。

  他艱難地開口:「你……哭什麼啊?」

  從根本聽不出所以然的鼻音中,House努力分辨出Wilson說的話,然而得到的理由,第一次,讓House的大腦有種超載的感覺。

  「我以為你離開了,永遠的。」

  

  不知不覺來到了這城鎮的河堤旁,幾乎就在回憶結束的瞬間,House目光瞥到在河堤旁的草地上躺著一個人,就算只有背影House也認得出是Wilson,而且與其說是躺著,感覺跟本就是昏了過去!他緊急剎車,打開車門拿了拐杖想要馬上趕去Wilson身邊,但聽到剎車聲音的人也迅速坐了起來,轉身就對House大喊:「我沒事!」看到對方沒事,House才放慢了腳步走去,就在踏出第一步的當下,他才想起他今天還沒吃下一顆Vicodin。

  Wilson縮了縮肩膀,他知道House生氣了,但他還是有信心可以讓對方消氣,只是不知道這次得花多久時間就是了。House終於來到Wilson身旁,在屈膝坐下的時候,雖然輕微,但Wilson還是感覺得到House加重的呼吸聲。

  「沒吃藥嗎?」話剛一問出口就收到一記狠瞪,Wilson一臉不好意思地看著House,然後繼續說道:「我原本就打算一下子要回去的。」

  「你這個白癡!你以為緩解的定義就是康復嗎?!如果你倒在路上沒被人發現,之後不就是麻煩我去收屍!我還得解釋為什麼你死在路上!」

  雖然字字句句都很狠毒,但Wilson很明白這就是House式的關心。所以他靠上House的肩膀,小聲說了句:「對不起。」

  果不其然,Wilson感覺到House原本緊繃的肌肉逐漸放鬆,他往上看了下,馬上就知道House氣已經消一半了。Wilson在自己心中默默地比了個Yeah。「去昨天那家餐廳吃早餐?這家旅館的早餐好難吃。」

  House微微地點了頭,抓著拐杖起身,也順道扶了Wilson一把。

  在他們剛要邁步回到車上的時候,Wilson抓住House的手,對他說:「我不會離開的。」

  House什麼也沒回應,只是轉頭看了眼Wilson然後就繼續往前走去,但從House沒有鬆開手,反而回握的這點來看,這就是最好的答覆了。




END






後記:
HL抽菸的照片真的是帥到不行,但還是希望他可以少抽XD
然後兩人已經走形了,但生出這短篇的我真是感動的痛哭流涕,天啊我愛死這兩隻了,那麼多年現在才動筆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