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House同人】Because of you (H/W ABO梗肉有)

 




 
 
  Wilson是個Omega
 
  第一次發現的時候是在他16歲時,在那年的暑假,他發情了。那時候他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他的父親是Alpha然而母親是名Beta,所以他一直認為他不是名Alpha也會是名Beta
 
  他就是沒料到他會是個該死的Omega
 
  Wilson已經有點淡忘(或者是不願意想起)是怎麼熬過初次發情期了。依稀記得他母親要父親把兩個弟弟都帶離開家裡,然後就剩母親來照料他。
 
  發情期結束的第二天,他母親拿著一盒藥進來,輕撫著他的頭,語帶不捨地對他說:「Jimmy,以後你……得按時服用這個。」
 
  從那天開始, Wilson開始服用抑制發情的藥物。
 
  許多年過去了,因為一直定期服用(某幾次有感覺特別強烈的徵兆他會使用注射的方式)的關係,沒有人知道他是名Omega,而且因為時代的進步,Omega抑制劑根本就是隨手可得,但Wilson仍知道這無法像買個零食一樣在超商購得這麼簡單,畢竟人類的思想是無法和時代進步速度成正比的。
 
  他曾經,就在念大學的時候,他的同學被發現陳屍在一棟廢棄的工廠中,也是在當天才知道原來那個人是名Omega,而且Wilson看到就在那名同學死亡的前一天,那個人才在隔壁鎮的超商買了盒Omega抑制劑(當時他並沒有多想什麼)。但Wilson什麼也不敢說,他甚至不願意去想,縱使大家都知道那名同學在死前遭受了嚴重的性暴力對待。
 
  Wilson知道他是名幸運的人,在醫學院中名列前茅,師長和同學都喜歡他,雖然婚姻路(感謝藥物的發明讓Omega也能正常結婚)上不太順利(不過至少那三名Beta女性是真的愛他),總的來說其實是不錯的,最重要的是,他再也沒發情了。
 
  不過除了發情外,Wilson人生中另一件可怕的事情就是──認識了House
 
  老實說,House並不是真的這麼邪惡至極到罪無可赦,要不然Wilson也不可能一直和他膩在一起(雖然有時候Wilson自己都覺得他好像得到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反正,經過整體評估,他和House的相處可以用……算了,反正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而且他可是普林斯頓全體人員私下票選最能夠制住House的人(簡單來說就是最能承受House式攻擊的勇者)
 
  但在相處過程中,Wilson有時候還是會想保持這麼一點距離,因為十分該死的,House是一名不折不扣的Alpha(Wilson也無法想像會有這麼可怕的Omega出現在這世上)
  
  不過拜藥物之賜,一切都風平浪靜(撇開House無聊的時候),直到今天為止。
 
  就在和第三名妻子鬧離婚的這段時間,Wilson依循慣例,搬到了House位在Baker Street 221B的家,第一次WilsonHouse家時內心十分害怕,畢竟他從沒去過Alpha的住所,但從認識至今……Wilson有時覺得他都已經成為一名比某些Alpha還要AlphaOmega(拜和House相處之賜)。所以,現在他提著行李,摸出早上House丟給他的鑰匙(條件是帶上Pizza和啤酒),十分自然地打開了221B的門。
 
  客廳一如他上禮拜來的那樣……亂(Wilson的標準來說),不過不髒,Wilson思索,要是他上次沒有將他們用完餐的垃圾給清出去的話,現在打開門來不知會迎接怎樣的景像(House並不髒,但他懶,而且從認識Wilson後變本加厲)。總之,Wilson將行李先擺在角落,然後就直接走去廚房,將他們今晚要喝的啤酒全冰了進去,而且為了感謝House的收留,他還特地買了墨西哥牛肉捲餅(當然他不會告訴House他是特地買的)。但就在此時,他雙腳一軟,跌坐在廚房中,起初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下一刻,當他感到燥熱時,他馬上就明白──他發情了。
 
  這不該發生的,不可能!他準時服藥,甚至做足能抑制Omega激素的一切事情,但他不懂這到底是為什麼?!
 
  百密必有一疏,也許是身體對藥物產生了免疫力或是其他的原因,但不管為何,Wilson知道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聯絡House,叫他不要回來!
 
  他左手顫抖地拿出放在外套口袋中的手機,就在要按下快速撥號鍵(他死也不會讓House知道他手機中的快速撥號第一位就是對方!)的當下,他突然想到,他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叫House不要回來,這可是House的家!如果沒頭沒腦地叫對方不要回來,那麼以那個人的個性就絕對會跑回來的!
 
  但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他現在就算要回到自己原本的地方也已經來不及了,他無法想像,現在這種情況走到外面的話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Wilson感到身體越來越燥熱,甚至下體已經開始分泌出液體,他極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將手伸進去,然後在好友家中的廚房地板開始幹起自己!
 
  可也許是因為平常抑制的關係,這次發情比起第一次(他依稀記得)更加快速和猛烈,Wilson甚至拿不穩手機,任憑它掉落到地上,「該死該死該死!」他不停咒罵著,彷彿這樣就能熬過發情,但事實證明是徒勞無功。
 
  不過僅存的理智(不到1%Wilson事後說)告訴他,這裡是House家!他不該!也不能!在這裡發情!尤其是等下一名Alpha就會回來的時候!
 
  所以他再一次拾起手機,不管如何,就算是坦白也無所謂,他不能讓House進來這裡。
 
  因為他不想失去House
 
    就在,解開螢幕鎖(Wilson決定之後要取消這該死的設定!)的剎那,他聽到外面傳來了門把轉動的聲音。
 
  一切都來不及了。
 
 
 
 
  比預期中的還要快處理好病人(應該說恐嚇完病人),所以House自然提早回來迎接他的Pizza和啤酒,而且他有預感Wilson一定會買個小點心來感謝他好心收留此種善行。
 
  不過就在他來到自家門前, House感到有那麼一絲不對勁,說不上來是什麼,所以他皺著眉頭開了門……剎那間他感受到一股濃郁的氣味充斥在自家中,身為Alpha的本能,他知道有名Omega發情了。
 
  House快速關起門,鎖上,接著他瞥見放在角落的行李。天啊,不會吧……這是House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以及震驚,可是,他無法否認,在他的心底卻有那麼一點竊喜。
 
  「Wilson!」他看到廚房中,Wilson縮在角落,一手拿著手機,一手卻伸進褲中。他的襯衫被拉出,一臉潮紅而且雙眼濕潤地看著House
 
  就算House不是身為Alpha他都知道現在,必須、立刻、馬上,上了對方!
 
  但就在他踏入廚房的時候,Wilson竟然將原本握在手中的手機朝他丟了過來,不過並非刻意瞄準House,所以手機撞上了House後方的牆壁,宣告陣亡。只是這舉動的確讓House愣了下,就在此時,Wilson朝他大喊:「出去!House!出去!」
 
   House之所以成為House,其中一點就是因為他從不聽從他人的指令。
 
  「你發情了。」這句聽起來像是他剛剛只是陳述了「你今天中午吃了煎培根」一樣簡單的事實。
 
  「對!所以!拜託!出去!」
 
  可是House沒有,他當然沒有,撇開這有違Alpha的本能,也有違……
 
  是,他應該出去,他知道現在要是自己繼續待在這裡會發生什麼後果,他會上了Wilson,之後有很高的機率,Wilson會受孕(好吧,他可以在第一輪結束後馬上殺出去買避孕藥)。但簡單來說,他們彼此的友情會灰飛煙滅,僅存的就是Alpha對於Omega的控制,或是未來的孩子(有可能)來控制他們,他們原有的一切將不復存在。
 
  「House!我求你!出去!出去!」語畢,Wilson緊咬住下唇,House知道他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發出呻吟,而且原本早先探入褲中的手也因為自己的出現所以抽了出來,雖然感覺得出來Wilson十分想將手指塞入應該已經濕到不行的穴口中,縱使這麼做根本無法得到滿足。
 
  「出去!」
 
  又是一次驅逐令,這使得House做了決定。
 
    他拋開拐杖,緩步走到Wilson面前,在這過程中,他很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腳竟然不怎麼痛,沒想到Alpha激素可以有這麼大的用處,那麼他真該早一點發現Wilson是個Omega
 
  是的,Omega必須、一定,得是Wilson
 
  「House……House……求你了……出去啊……House聽聞這哀求反到跪了下來(要知道這動作平常對他是很吃力的)他伸出手抓住Wilson的雙臂然後吻了上去。
 
  一開始就是深沉的吻,他們彼此輕咬著對方,舌間彼此碰觸,而且Wilson從原本的反抗(十分微弱的)到最後完全服從。
 
  「嗯……House……House……」Wilson感受到House下方的挺立,而且對方的雙手已經探進衣服中,輕撫著那發熱的身軀。
 
  一個施力,House輕而易舉地將Wilson壓在地上,由上而下地看著他,藍色的雙眸映照在褐色的瞳孔之中,Wilson第一次發現,原來House也能流露出如此真誠的神情。
 
  「如果你確定不要的話,那我現在就離開,然後我會去買Alpha抑制劑,之後回來,你不要肖想我會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裡來對我的廚房發情!還有,如果你接受的話,那我想先讓你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不是因為你是個Omega,而是因為你是James Wilson。」
 
  Wilson可以感受到House雙手也在輕微地抖著,他跟著在承受痛苦,對一個Alpha來說,一個發情的Omega刺激太大了,House沒有在前十分鐘撲上來直接進入自己,根本就是個世紀奇蹟。
 
  但這一切,House能做到的原因,就因為對方是James Wilson
 
  他伸出手,攬住House的頸子,然後自己主動吻了上去。
 
  操他媽的狗屁未來!讓後悔什麼的都到地獄見鬼去吧!
 
 
 
 
  當House將手指探進Wilson體內時,他不禁暗自驚訝裡頭的濕潤,這真是太他媽的美好了!House不是沒有上過Omega,但從沒有一個,讓他感覺這麼好,尤其是一名正在發情的Omega
 
  Wilson大聲地浪叫著,然後不停將後庭靠向House的手指,但這完全無法滿足他。
 
  「HouseHouse、給我!拜託……啊……給我……」
 
  House立馬解開褲頭,硬到不行的陰莖立馬進入了Wilson的體內,瞬間兩人都發出了滿足的嘆息。
 
  「House,快動……」這可能是House第一次這麼快就答應Wilson的要求。
 
  之後House只能看見,Wilson雙腳大開,帶著迷亂的表情,然後自己不停地在那已經流出一攤水的穴口中進出,House第一次覺得,人活著果然還是好的。
 
  Wilson越叫越大聲,也越來越浪,而House則伏下身,這個動作不僅頂到最深處,甚至能感受到Wilson紊亂的呼吸,「我的小婊子快到了是嗎?」House可以感覺到,當這句話說出口時Wilson將他夾地更緊了。
 
  「看來我的小婊子喜歡這樣?」他低下頭,咬了下Wilson胸前的突起,不意外地聽到對方更大聲的呻吟。
 
   「你是想讓鄰居都聽到嗎?然後每個人都進來幹你一番?」Wilson搖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完整,House知道他已經快到了,自己當然也是。
 
  他又直起身,將Wilson從地上抱起,之後,狠狠地,將對方向下一壓。
 
  「啊────」餘下的叫喊被一個吻給打斷了,全數吞進了House的口中。
 
  「啊……不行了、我、啊!Greg!」最後那聲Greg根本是強烈催化劑,同時,兩人雙雙到達頂峰。
 
  Wilson可以感覺到House的結完全堵在自己體內,而且還在持續地射精,但神奇的是,他竟然因為這樣而有種安心的滿足感,他甚至開始認為自己的體內將有House的孩子,然後……是的,如果真的成真了,那麼他一定會生下來。
 
  不是因為自己是個Omega,而是因為,這是Gregory House的孩子。
 
 
 
 
END
 
2012/12/31(下午05:29)
 
 
 
PS:我好像在我人生中豎立了新里程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