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82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Hobbit同人】My lord my love(Kili/Fili)

 



 
 
 
那頭金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頭上那銀色的王冠更加襯托出那片金色。緩緩地,這金髮的主人舉起手,寶藍色的衣袖隨之向下滑落,露出他白皙的手腕和上頭銀製的手環,他朝下方的人民揮了揮手,隨即聽到群眾歡聲雷動的掌聲以及呼喊。
 
在接受群眾持續好幾分鐘的歡呼後,他放下手然後轉過身,清澈的藍眼都將身後的天空給比了下去,他微微一笑接著往內走去,離開了偌大的露臺,同時,從陰暗處也走出另一名矮人,這人有著漆黑的頭髮和深邃的黑眸,看起來和眼前的金髮矮人有著天壤之別,但他們是貨真價實的兄弟。
 
黑髮的矮人向前走了沒幾步就來到另一人面前,他動作利索地單膝跪下,執起金髮矮人的手,他目光如炬地凝視著對方,之後開口說道:「Mahal在上,吾為Thrór之曾孫、Thráin之孫、Thorin之外甥、Dis之子,吾於此對天上祖靈起誓將永遠效忠Erebor之王。」語畢,黑髮矮人隨即低頭吻上對方手上的戒指,宛如朝聖一般的莊嚴與慎重。
 
「願Mahal賜福於你,我親愛的臣子,我親愛的弟弟。」黑髮矮人聽聞便露出了一慣的微笑,雖然他沒有對方如同陽光的金髮,但他的微笑可與此媲美。
 
「起身吧,Kili。」金髮矮人將原本被執著的手反握住對方,稍施了點力助原本半跪在地的Kili起身。但Kili一站直了身子便能俯視自己的兄長,「還是這樣的視野習慣呢。」他小聲地開著玩笑。
 
「敢對國王不敬,小心我讓你去面壁思過,一星期不給你帶兵操練。」
 
Kili微彎了腰,在另一人的耳邊如此回道:「如果那位國王願意與我共處一室,那到也沒關係,是吧,Fili?」
 
Fili聽聞便笑了笑,伸出手朝旁一揮,四周的奴僕隨即退了下去。
 
「也許……我們可以試試看,是吧?我親愛的臣子,Erebor最驍勇善戰的戰士,Kili。」
 
接著他們慢慢地貼近彼此,在微笑中他們交換了一個吻,帶著祝福與感恩,聖潔和莊重,還有無法言語的忠誠以及歷經過太多生死的愛。
 
 
 
 
縱使這邊只有昏暗的燭光,Kili仍覺得無法遮掩他兄長的光彩與美麗,他捧著Fili的臉,從下顎到臉頰,再轉移到鼻梁,最後將吻落在額上,正當Fili想回吻時,誰知Kili身子往前一傾,腳一墊,藉由身高優勢嘴一張便將Fili頭上的王冠叼了起來,「Kili?」緊接著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趁Fili還在錯愕的同時一把將他抱了起來,而這更引得Fili發出更大地驚呼,「Kili?!」
 
因為嘴上還叼著Fili的王冠所以無法放聲大笑,但那臉上的笑意可是十分明顯。「Kili!」語氣中帶點無奈又帶點好笑,Fili心想,不管過了多久,他的弟弟永遠會給他出乎意料的驚喜。
 
在很小的時候,那是Kili剛出生沒多久,Fili常抱著他或揹著他,因為大人們都忙於討生活,所以照顧Kili的工作便落在Fili肩上,雖然他也沒大上多少,不過他盡他所能地,無微不至地看顧著Kili。可如今Kili早已長成能將自己一把抱起的戰士了,這點真的讓Fili深感欣慰。
 
走沒幾步就到了床旁,Kili輕輕地將Fili放了下來,然後順勢地壓上對方。他鬆開口,王冠便落在床上,落在Fili散開的髮絲上,這抹燦金和這點銀,以及那直勾勾盯著他藍眼,都讓Kili覺得太過夢幻太過迷人。
 
他俯下身,吻上Fili的唇,從一開始的蜻蜓點水到逐漸加深,最後他們的舌彼此追逐、輕舔、啃噬著對方,而Kili的雙手也沒閒著,他解開Fili腰間那鑲著紅寶石的腰帶,進而探入讓他迷戀不已的身軀。
 
Fili被吻的臉色潮紅,也開始發出小小的嗚咽聲,當Kili的雙手游移到Fili胸前兩點時,Fili的唇瓣不禁流洩出一聲嬌喘。
 
「還是怎麼敏感呢,Fili。」Kili的唇已移到對方的耳畔,在那說著一些他知道會讓自己的兄長更加興奮的話。
 
「剛剛還是打扮得體的國王,現在……你覺得現在自己成了什麼?」Fili嫣然一笑,伸出手摸上Kili的跨下,另一隻手則解開他的腰帶,「你覺得我是什麼就是什麼。」
 
「喔,Mahal……」Kili立即脫下Fili身下的褲子,接著便低頭含住Fili已經完全挺立的下身,「啊!KiliKili……」Fili的一隻手微微抓著Kili烏黑的髮絲,像是在鼓勵他,另一隻手則輕撫著自己胸前的紅點。
 
Kili將自己口中的分身完全吞沒,隨即又將它吐出,然後他把Fili雙腿扳地更開,讓他的舌可以緩緩往下來到還未得到關注的穴口。就在舔上的剎那,Fili發出更大的呻吟,「Kili……不要……。」但Kili卻故意似地將舌頭越舔越深入,而且雙手扶著Fili的腰,讓他只能無助地躺在床上扭動著,不過這只是更加挑逗起Kili的性慾。
 
Kili最後退了出來,坐起身,由上往下俯視著正喘著氣,眼神已經迷離的Fili。他輕舔了下唇,像在品嘗方才的味道,讓看到這動作的Fili的臉更紅了。
 
他永遠都這麼可愛。Kili心底俏俏想著,所以他決定讓Fili不光是顯得可愛,還得加上那使人發瘋的浪蕩。
 
他從外褂的內袋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油膏,接著用手沾取了些,便一口氣把兩隻手指給沒入Fili體內。「啊!Kili!不要那麼…突然……啊!」Kili輕笑著,手指不停攪動、彎曲著,他決定今天要讓Fili感到前所未有的瘋狂。
 
「真的不要?那抽出來囉。」Fili一聽聞,下意識地夾住雙腿阻止Kili的離去。當他發現這動作是多麼淫蕩,多麼展現出自己的渴望時,已經來不及了,他現在只能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來掩飾羞怯。
 
不過這一連串的動作逼得Kili快要瘋了,他大力地握住Fili一腳的膝蓋向旁扳開,然後又探入一隻手指──Mahal有知,他的下身已經硬的發疼,多想直接埋入Fili體內享受裡頭的美好。
 
但他不行,也捨不得傷害Fili──縱使他們早已作過無數次,但這不代表他可這樣為所欲為。
 
不過彷彿像是習慣一般,Fili一下就能接受Kili探入的一切,也許今天真的可行。當這想法一浮現,Kili馬上抽出手指,緊接脫下自己的褲子,釋放出那可觀的硬挺,不等Fili有所反應便向前挺入對方體內。
 
「啊──KiliKili!」Fili睜大了眼,雙手胡亂抓著身下的床單,大聲叫喊著對方的名字。起初略有一點不適,但不一會兒Fili便接受了所有,他的身體早已將Fili的形狀記住,所以進展的十分順利。Kili知道Fili已經可以了,他便一個挺身,他故意去撞擊Fili的那點敏感,卻又立馬退開,這動作逼得Fili真的快要崩潰。
 
「你給我……啊!Kili!大、大力點!」
 
「遵命,陛下。」肉體交合的聲音,兩人喘息的聲音,Fili的呻吟,這一切都太超過了,根本是一種失控的瘋狂。Kili大手一攬,將Fili整個抱了起來,讓他跨坐在自己的堅挺上,因為重力的關係這使得Kili頂地更深了。
 
KiliKili!哈啊!好、好舒…服……啊!」Fili緊攬著Kili的頸子,胡亂地浪叫著,腰部也隨著Kili的動作配合地擺動。
 
「看看你,山下之王現在像是個妓女一樣呻吟著,是不是要更大力點才會爽?是不是想被弄痛?」Kili一邊在Fili耳旁不停說著汙穢的話語,一邊探出隻手摩擦著他們之間,Fili那已經滴露出透明液體的陰莖。
 
「來,告訴我你要什麼。說啊,小蕩婦。」
 
「嗯、大、大力點,把我灌滿……啊!Kili拜託!全部都給我!拜、拜託……啊───」
 
KiliFili推至床頭,依照Fili希望的,狂暴地、大力地去穿透他,像是要完全埋入似地去入侵Fili
 
KiliKili!」Fili抓了狂似地叫喊著Kili的名,雙手也將對方的衣服扯下,在那健壯的背脊上留下一道道爪痕。
 
「我要讓你明天坐在王座上,還能感受到我的精液慢慢從你體內流下,當你在、唔、聽著我的軍事匯報時,你會、喔、該死的、你會想著我這樣幹你的時候,你像是個裕求不滿的婊子的樣子!」
 
聽聞這些的Fili胡亂點頭,雙唇吻上Kili的臉頰,輕咬著他的耳朵,也斷斷續續地說道:「嗯、也、也許、明天我、啊!最後能支開所有人,然後你會在、在王座上幹我─啊───KiliKili!」
 
Mahal啊,你真的是個不知廉恥的小賤貨!」
 
「是、是、給我!我是,我是你的……小賤貨…Kili!全部都給我!」Kili全力地衝刺著,他抽出原本握住Fili的硬挺的手,然後兩手都抓住對方的手腕,狠狠地將他壓上床頭,享受著那即將到達高潮的倒數時刻。
 
「啊──────」Fili先到了頂點,乳白的精液灑落在兩人腰間和腹上,而Kili緊接戳刺了幾下,便也全數噴發於Fili體內。
 
他倒在Fili身上,雙臂緊環著他,感受著兩人劇烈的心跳逐漸趨於平緩。
 
沒多久,Fili輕推了他,而Kili便坐起身,讓已經消緩的陰莖從Fili體內滑落出來,但他卻惡趣味地將手指再度探入,阻止裡頭的液體跟著流出。
 
「嗯……Kili……」
 
「我說過了,我要讓你明天在王座上感受到我的精液從你體內流出,是吧,陛下?」
 
Fili又紅了臉,別過頭去嘟囊著:「離明早還有段時間呢……」
 
「也是,所以明早我們可以在吃早飯前,我把你壓在餐桌上先幹個一次?」
 
「你這、」Fili輕打了Kili的胸膛,兩人同時露出了微笑。最後在Kili躺下的同時,他聽見鑽進他臂彎的Fili小聲對他說,「但這次不准在我身上亂抹果醬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