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Hobbit同人】Ered Luin(無配對一發完)




 
 
 
男孩誕生在一個祥和安平的年代,雖然不是過著富裕的生活,但簡樸的鄉下日子更讓他感到開心,也許他偶爾會羨慕一些有錢人家的小孩身上穿著新衣,吃著精緻的甜點,但男孩還是喜歡自己的家,喜歡他的父母和他剛誕生不久的小妹妹。
 
他最喜歡在晚餐時挨著祖母,要求她講故事,關於精靈、矮人、還有好多好多他沒看過的事物。其中他最喜歡矮人的故事,雖然很多人說矮人是個固執又貪婪的種族,但他的祖母並不這樣覺得,也許是因為他的祖母曾被矮人幫助過吧,也或許是因為他們家就位於Ered Luin
 
Ered Luin是一個漂亮的地方,或許不是特別的繁華,但著實能讓人喜歡。男孩知道,在他的祖母還是少女時,矮人仍住在這裡,可他們是逼不得已的來到此地,簡單來說,就是流亡。
 
剛開始這邊的人類有點排斥,不過經過一段時間,他們發現了矮人的好手藝,而且直爽的個性相處起來的確更為輕鬆,久而久之,這裡的人們開始跟一些矮人處得不錯,只是也沒有辦法太過親密,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明白矮人們此早會離開Ered Luin,他們追根究柢依然只是個過客。
 
男孩從沒有見過任何一個矮人,因為在他出生前,矮人便離開了,他的祖母告訴他,矮人們回到了自己的家,那個叫做Erebo的家。
 
年復一年,男孩又長大了點,終於得到父母的許可進而能跑去更遠的地方玩,所以他第一個選擇的地點就是從前矮人住過的村落。
 
今天,他照往常穿過小河,爬上小山丘,他知道在往上走個幾步就會看到蘋果樹,其中有一棵蘋果樹開花了,開得特別漂亮,就像冬天的雪花裝點在茂綠的枝葉上,所以他央求母親給他買枝筆與紙,而今天他要去把它給畫下來。
 
當他上了山丘,映入眼廉的的確是那棵漂亮的蘋果樹,但在樹下卻還坐著一個人,但那人給男孩的感覺有點不太一樣,男孩呆愣了一會兒,他才意識到坐在樹下的是名矮人
 
方意識到這點,男孩立即掃除了心中的恐懼,他緩緩走近矮人的身旁,每走一步,越能看清楚那矮人的樣貌。是個男矮人,黑髮中帶了些銀絲,而且只是隨意的在後腦用銀色的髮飾夾了起來,感覺不像祖母口中形容的矮人,他甚至沒有誇張濃密的鬍子。
 
或許只是個侏儒?
 
男孩心中不禁這麼想著,但同時,矮人看向男孩,男孩這才注意到那矮人的右臉頰上有一條疤痕,從嘴角旁一直延伸到眼尾,不是歪歪扭扭的疤痕,因此男孩能夠斷定這是刀傷,就像母親在切菜時不小心割傷了手指的傷口,一條直線,但根本無法和眼前男人臉上的那條疤比擬。
 
「……那個……」男孩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開口,但他就是有股想和眼前的矮人說話的衝動。
 
「是第一次看到矮人嗎?」他果然是矮人,男孩心想,而且這矮人對他展露出一抹大大的微笑,讓原本有點想道個歉就掉頭跑走的男孩鬆了口氣。
 
「是、是的!對不起打擾您休息了!」聽聞男孩這麼回答的矮人大聲笑了起來,「哈哈!這邊又不是我專屬的地方,你也要來這邊坐嗎?」
 
矮人伸出手,拍了拍他身旁的草地。
 
男孩開心地跑過去,當他坐下時他更能仔細看看這名矮人了。
 
他給人的感覺有點滄桑,像是過著很辛苦的生活,而且他這才發現,矮人烏黑的眼睛底下沒有任何的情緒,十分平靜,十分……男孩不知道怎麼形容,因為他從沒看過這樣的眼睛,是一雙讓人會覺得難過的眼睛。
 
「矮人先生是在旅行嗎?」他順著矮人的視線朝另一頭看去,這才看到不遠處有匹可愛的褐色小馬正低頭吃著草。
 
「嗯,回家來看一看。」
 
「家?那你是以前住在這邊的矮人嗎?但我祖母說,這邊不是矮人的家,他們的家是個叫Erebor的地方。」當Erebor的詞一從口中脫出,男孩確信自己看到矮人的表情變了,他收起笑容,眼神變得更為銳利,隨即卻又閉上眼發出微微的嘆息。
 
EreborDurin矮人的歸屬,是我們的歸屬,可是對我來說……只有這邊能稱為故鄉。」
 
「有差別嗎?」
 
矮人輕輕地笑了,他低頭看著男孩,跟他說:「我是這邊出生這邊長大,對我來說Ered Luin更讓我懷念,雖然當我回到Erebor後,著實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從沒想過Ered Luin,但就在上一個月,我知道我該回來了。」
 
突然間起風了,空氣中帶著淡淡的花香,矮人完全倚靠上身後的樹幹,看起來就像是在回憶,像是回到他兒時的記憶。
 
「您是怎麼知道的呢?」
 
「哈,這問題不好說呢,怎麼知道的……說不上來,就是有那麼一瞬間,你會有股感覺湧上心頭,它會告訴你現在該做些甚麼,該去到哪裡,而且,當你有了一定的年紀後,你最想去的往往會是你年輕時想離開的地方,那個地方就是你出生長大的地方,就是故鄉。」
 
矮人朝男孩伸出手,男孩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有朵蘋果花掉落在他頭頂上。矮人撿起了花,白色的蘋果花靜靜地躺在矮人的手中,就像在等待某個時機到來。
 
風又稍稍加強了點,花便隨風飛落到綠油油的草地上。
 
「不管是什麼生物,總有一天都會回歸你出生的地方,如果沒能回去的人那他將會在死亡前仍抱有遺憾。」
 
其實男孩並不是全都聽得懂,可是他心底有股難以描述的感覺,是好的方面的,總之他相信矮人說的這些話,因此他想要好好地把這些記起來,悄悄地記在心底。
 
就在男孩還在想著矮人說的那些話時,身旁的矮人已經站起身來,然後拿起放在身旁的雙刀,揹起弓與箭接著往前方走去。當下,男孩知道矮人一定背負著比這些武器更重的東西在身上,要不然為何腳步如此沉重?
 
他隨即跟著起身,來到矮人的身旁,他抬頭看向矮人,這才驚覺矮人比他想得要高大了多,雖然以後他長大後一定會超過這名矮人,可是矮人散發出來的氣息是很多成年的男性人類所沒有的。
 
莊重、嚴肅,以及其他更為複雜的。等男孩再更大一點,等他經歷過未來的某場戰爭,他才明白,原來那些便是死亡的味道,如果沒經歷過死亡,沒經歷過戰爭,沒經歷過失去,是不會懂的。
 
當男孩還在思索著矮人帶給他的感覺時,矮人突然伸出手向前方的草地一指,「那邊,」,他低沉的嗓音說道:「是我兒時的家。雖然之後舅舅幫我們建立了不錯的生活,但這裡永遠讓人無法遺忘。」
 
他繼續往前邁進,大約十步的距離便停了下來,「這裡,是門,一扇破舊的木門,雨要是下大些,總會從門上的那些裂縫噴進來,而且這個破房子不管怎麼補總是會漏水,所以我母親不喜歡下雨天。」
 
矮人向前跨了一步,繼續說著對男孩是橫越百年的回憶,但對當事者卻宛如昨日,「門一推開是個小客廳,正中間一個木桌子,四周各一張椅子,沒了,要是等你長大大概一圈五六步就繞完了。」從矮人的說法男孩不難想像那是個艱苦的生活,只是他並沒真正感覺到矮人心中的厭惡,他甚至覺得這些描述帶著懷念。
 
「往左邊是我舅舅的房間,另一邊則是我們跟母親的,至於……」
 
「您的爸爸呢?然後……我們?」男孩打斷了矮人的回憶。
 
「死了,戰爭死了,我甚至沒見過他。」
 
「對不起,我……」
 
「沒必要道歉的。」
 
男孩看著矮人,而矮人也低頭對男孩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雖然沒有父親,不過我有舅舅,還有一個哥哥。」
 
「真的嗎!我也想要個哥哥!但我只有妹妹!」
 
「哈哈!那希望你妹妹別跟我一樣成天搗蛋,要不然身為哥哥的的確很辛苦。」男孩發現,當提到哥哥的時候,矮人是發自內心的笑著,而且目光增添上些許溫柔。
 
「那……」男孩像是意識到什麼隨即噤了聲,可還是被眼前的矮人猜出其心思。
 
「我的哥哥也死在戰爭中,還有舅舅,太多人犧牲了,最後是我的母親,太過傷心也隨著他們去了。」
 
「但不是還有您嗎?」男孩不解地問。
 
而矮人只是苦笑,他將視線從男孩身上收回,隨即望向更遠的地方。
 
他靜靜地凝視著,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如果當悲傷累積到一定的程度,不管有再多的希望都將不具有意義。」
 
「對我母親來說,死亡是最好的解脫,尤其身為一個矮人,她已經承受太多的痛苦,從祖父、父親的死亡,到丈夫,最後是兩個哥哥和長子,這些痛苦光想像就覺得難受,何況是親身經歷過的她。」
 
他又伸手一指,「那裡的山坡開滿了花,我母親很喜歡那裡,她可以說出每種花的花名和療效還可以將它們編成花環,但我和哥哥總是分不清楚。」他聳了聳肩,「其實在這次之前,就是在Erebor停留後不久,我有回來過,為了接她回去。」
 
「……她有跟著您回去嗎?」
 
「沒有,我回來的那天,她死了,躺在花叢中,像是睡著似的。」
 
「……最後我只能將她埋在那,沒有棺材、沒有葬禮,只有她喜歡的花朵和遲來的解脫。」
 
矮人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彷彿要將這裡的一切都吸到肺裡,永遠不忘記,不再失去。
 
Erebor是個榮耀,但對我,它就是個巨大又華麗的棺材,充滿死亡的氣味。」
 
「所以你不喜歡Erebor嗎?我奶奶說,聽說那是個很漂亮的地方,堆滿了金銀財寶。」
 
矮人低頭輕笑了幾聲,接著搖搖頭回道:「這無關喜不喜歡,對身為矮人的我來說Erebor是個榮耀,是種信念,但也是那地方和那些金銀財寶使我不安。」
 
矮人最後艱難地開口說道,「因為我失去了比Erebor更珍貴的東西。」
 
之後矮人什麼話也不再提起,他只是回頭望向另一個方向,接著跟男孩說:「該走了,還想去見見老朋友。」他吹起十分短促卻宏亮的口哨,不遠的小馬便向他跑了過來。
 
「您要走了?您不待在這嗎?這裡不是您的故鄉嗎?」
 
矮人牽起剛來到他身旁的馬,低頭對男孩溫柔地說:「會再回來的,這裡,是不會輕易放棄以及遺忘的。」
 
「還不知道您的名字呢!我叫Fili!」
 
當男孩一介紹完自己的名字,他有點疑惑為什麼矮人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男孩解釋道:「這是我奶奶取的名字,她說以前她年輕時有天遇上壞人,幸好有個叫Fili的矮人幫她,要不然就糟糕了。」
 
黑髮矮人直勾勾盯著眼前的男孩,表情從驚訝到最後會心一笑。
 
「哈,看來是那次吧。」
 
「您認識這個叫Fili矮人嗎?」男孩興奮地問著。
 
「不僅認識,還熟的呢。」
 
「那麼,請您幫我跟他說,我們全家都很謝謝他!」
 
矮人跨上馬,朝男孩點點頭,「我想他已經知道了。啊,這個給你吧。」
 
他從上衣的內袋中拿出一個東西將它拋給了男孩,男孩伸手接住後才發現原來是個銀製的髮夾,和矮人頭上的如出一轍。
 
「這我不能收!」
 
「沒關係,收下吧,要是真的不喜歡拿去賣錢也好。」
 
「絕不會賣掉的!我會好好珍惜的!」
 
矮人看著男孩的金髮在陽光下閃耀著,紅通通又稚氣的臉蛋卻顯露出堅定的神情,和髮夾的原主人還真有幾分神似。
 
「該說再見了,Fili。」
 
「啊,還不知道您的名字!」但矮人韁繩一拉,便騎著馬離去了,他沒有回答Fili最後的問題,但Fili知道,未來有一天他們還會在Ered Luin相見的,因為這裡是矮人的故鄉,是這個矮人心底最真愛又充滿回憶的家。
 
 
 
END
 
阿酷
2013/4/18
20:25
 
獻給離鄉或著想離鄉的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