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90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授翻】【Hobbit】I Belong With My Brother (Fili/Kili,虐)

 






從他有記憶開始,Fili就能確定一件事,而事實亦如此,那就是Kili不會死,只要年長的Durin仍在呼吸。只要Fili還在他身邊,他的弟弟也會活著。死亡想要抓住弓箭手的話,它首先該殺死Fili。

Kili先他死去的可能性從未於他的心中浮現。

正因如此,當他看見第一支箭矢射進他弟弟的胸膛中,這讓Fili花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僵直地站著,看著Kili踉蹌地往後倒退一小步,臉因為疼痛而扭曲著,可他仍佇立著。他弟弟依然站著的事實帶給Fili希望,當然了,如果Kili還能站的話,那這傷沒有那麼糟糕,對吧?

但瞬間,另一隻箭射中了Kili的喉嚨,他絆了一腳,之後Fili眼睜睜地看著他倒下,同時他們周圍的世界似乎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Fili不確定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他隱約知道有一段時間他大吼著,原始的咆哮聲讓所有在附近的兇猛半獸人霎時都愣住了,接著一切只剩模糊的慘叫、四濺的血花,還有那閃過的刀光。

當Fili回過神,理解到他做了些什麼,他才發現自己站在成堆的半獸人屍體上,他的劍沾滿了血。一陣劇痛感從他腹部傳來,但他選擇忽略,現在只有一件事是他在意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就在Fili跪在他弟弟身旁,Kili那雙圓睜又模糊的雙眼帶著痛苦和恐懼看向了他, 然後他低語喚道:「Fee…」

「噓,我在這,」Fili喃喃回應,將Kili移到他腿上。「我在這裡,弟弟(nadadith)。」他看著刺進他弟弟胸膛的箭,克制住即將奪眶的淚水,他拒絕相信這一切,Kili不會因為這樣就先離開的,因為Fili他還活著,所以這意味著Kili也會沒事的。

必須一切安好。

「你會沒事的,兄弟(nadad),」Fili大聲地說著,將他的手撫上黑髮少年的臉龐。

「治療師會幫助你的,你會…」

Kili看向他。「我們都知道這是個謊言。」

「不,這不是!你會沒事的!」

「Fee…哥哥(nadadel)…」Kili看起來就像在努力著不要流淚。他的視線往下看到Fili的身軀,而他倒抽了口氣,「你受傷了。」

Fili低頭,看見一把刀穿過他的側身,甚至深埋至刀柄。他的外衣全被鮮血給染紅,而每一次的呼吸都牽動著傷口。「這沒什麼,」他說,重複他弟弟在他們逃出幽暗密林時說的話。Tauriel曾給他治療過傷口,把Kili從死亡邊緣帶了回來,也許她可以再做一次,如果他們能即使到她的身邊…

Kili猛烈地咳嗽,鮮血飛濺在他的唇邊和胸口上,接著他開始喘氣。Fili慌亂地摸上他兄弟的頭髮,然後他低下頭,他們雙額輕抵著,開始祈求,「Kee…拜託不要離開我,我的生命(atamanel)。還不是時候。」也不會是未來。

年輕的Durin後裔露出一抹抱歉的微笑,隨即抬起頭吻上Fili的唇。「愛你,Fee,」他低語,讓他的頭慢慢滑落到他兄弟的頸窩。「會……等你…」

在Fili能回應前,Kili的身體開始抽搐,又逐漸趨於緩和。最終,他眼中的光芒,從他出生後就一直伴隨著的,已經消失了,Fili他被獨自留下。

一聲刺耳的慟哭從Fili的口中爆發,他抓著他兄弟的身體,倚著他的胸膛,來回摩娑著就像在兒時他安撫著作噩夢的Kili那樣。不、不、不,不應該是這樣,Fili應該先離開的,他總會先離開的,總是如此…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Fili無法保護好他的兄弟,就算不惜一切代價。

他側身的傷口已經轉於麻木,在心底的某處Fili明白,除非他馬上找到治療師,要不然他也沒有希望了。但他不願意離開,僅是收緊他環著Kili的手臂,將他的臉深埋進他兄弟的凌亂的髮絲中,等著必然到來的結果,因為他不再屬於這個世界。



他屬於他的兄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