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授翻】【Hobbit】Just a Bit of Water (Thorin/Fili/Kili)





Fili咯咯笑著,就像他用咳嗽聲示意他兄弟這樣。Kili則輕輕眨眼,將視線投向河水中,他的微笑讓人害怕,然而Fili卻愛死這樣了,因為這代表Kili正策劃著一個惡作劇。或更貼切地說,他們正策劃著一個惡作劇。接著他們偷偷靠近那頭危險的獵物。再說,會有這樣的情況也不是他們的錯。如果他不曾教過他們如何游泳的話。何況,畢竟,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比直接展現他們所學的來感謝他們的舅舅呢?

當Fili跟在他兄弟後方潛入水中時,他不禁回憶起發生這一切的那天。



ooOO88OOoo



當時是一個相當炎熱的日子,就在他十五歲的夏季。他們家中的空氣相當悶熱,因此Kili甚至弄出了一個私人空間,像是他根本無法忍受和他們靠的太近。這多一點的解脫都是他兄弟執著的空間,Fili仍感覺這很詭異。

對他來說,更詭異的是他家人所表現出的不得體。他的母親脫去了她的內襯,而且近可能地拉高她的袖子。但比這更不像話的是,她將她的裙子摺到膝蓋的高度,然後紮了起來。至於他的舅舅…他從沒看過他舅舅把頭髮綁起來,即使在煉冶場也沒有過。而將這些事實結合起來的是,他已經把衣服多道只剩下內衫了…對一名年輕的矮人來,這真的是個詭異的事情。

即使微風偶爾會吹過敞開的門戶,但根本無法緩解炎熱。從外面吹進來的風是不可能比屋子內的更熱了。Fili在想,那惡龍的火焰是否也像這樣。Thorin舅舅說過那是能想到的最熱的東西,不過Fili看不出難道會比現在還要熱嗎。

「Fee,」Kili發出了哀鳴。「你正在融化嗎?因為我覺得我正在融化。太熱了啦。我在想打鐵可能就是這樣吧?」

「Kili,」Fili呻吟著,試圖躺下然後找到地板冰涼的地方。「我們能不要講這個嗎?我覺得這真是糟透了。」

「當然,我覺得打鐵可能還好一點,」Kili繼續講著,加深他手足的痛苦。「至少他最後被融化的時候會到桶子裡。為什麼我現在不能被泡到桶子裡啊。」

「Kili,拜託,」Fili嘆氣。「你開始犯傻了。沒有人會把你丟到桶子裡的。你可沒辦法被定型。」當他舅舅的聲音從房間的角落傳來,使得Fil不禁嚇了一跳。i

「其實,」Thorin說,他的聲音裡頭帶著笑意,「這不是個壞主意。」當困惑出現在他的外甥們臉上時,那一點笑意變成真正的笑聲。「嗯,我不會把他丟到桶子裡的,當然我認為我可以為他安排一個泡水的地方。為了我們大家。我知道這附近有一條溪流,而且深到足以游泳。」

「游…游泳?」Fili問道,聲音聽起來並不贊成。他從沒這麼靠近水過。自從他和他的母親、舅舅以及親戚們一同出遊,然後他滑了一跤接著跌到河中。他仍記得在水中以及不知如何起身的感覺。是的,他當然被救了出來,而且沒發生意外,但對於水的感覺…Fili不想去河邊。他寧可融化。

「好了,」Thorin站了起來,走到門邊,沒有穿上那些煩人的衣服,「我想去游泳正是我們需要的。走吧,小子們。Dis,你要來嗎?」

「你們去吧,」她帶著微笑說道。「沒有這些小麻煩在腳邊,我有些事情做起來更容易些。」他知道已經沒有選擇了,Fili只能起身,然後跟著他的舅舅出去,穿過大門往溪流邁進。

當他們抵達河邊,很明顯的,Kili不是唯一一個想變成鐵的人。有無數的矮人家庭沿岸分散著,他們游泳,泡在水中,其他人也很享受這冰涼的河水。

盡管對Fili來說這很詭異,但沒有人因為看到他舅舅只穿著一件內杉而表現出驚訝。事實上,許多成年矮人都是這樣的,若他們沒有穿的更少的話。Dwalin,其中一名矮人,就選擇穿的更少,他完全放棄穿上內衫,而Balin穿的和他們的舅舅比較相似。

他們選擇一個靠近Fundin之子們的地方,就在河岸邊。Kili迫不及待地,伴隨著興奮的尖叫跑向水中,這讓那些大人們都快聾了。

「他很容易感到興奮,對吧?」Dwalin笑著問到。

「我可不會這麼說,兄弟,」Balin露出他特有的微笑說。「我似乎還記得在不久前,你也發出了差不多的噪音,當你看到水的時候。」

「我沒有這麼做!」Dwalin反駁著然後轉向Fili。「別聽他說的,小傢伙。我可不會尖叫。」

「我就曾看你這麼做過,」Thorin回應道,他踩著沉穩的步伐走入河中,將Fili留在岸邊上注視著這一切,這一切都讓他反感。

「Kili,留在淺灘,小傢伙。你還不會游泳。」

「你說他還不會游泳是什麼意思?」Dwalin問到。「這太不像矮人了。我們得解決這個問題。來吧,小毛頭。我們在這一天結束前就讓你會游泳了。」Fili謹慎地看著他的兄弟走向年長的親戚,而Dwalin開始向他示範如何用他的背飄浮在水中。他希望能加入他們,但他就是沒辦法進到水中。有人叫他,而他轉頭看見他舅舅站在水深及胸的地方困惑地看著他。

「你不熱嗎,小傢伙?」Thorin輕聲問道。Fili則點了點頭。「那就過來吧,這水很涼的,會讓你感覺好點。」

「我…我沒辦法,」Fili小聲說著,然後看向遠方。當Thorin走到他身邊時他微微退縮了下,河水將他舅舅的衣服變得冰涼,更顯得他的皮膚有多麼的熱。他感到一隻手溫柔撫上他的臉頰,然後他羞赧的藍色雙眼對上他舅舅關切的目光。

「為什麼?」僅僅三個字,但這就夠了。

「我…我會怕,」Fili喃喃說著。

「怕水?」Thorin跪在他的身邊問到,他的手依然溫柔地輕撫著Fili的臉頰。而這年輕的繼承人只能發出可憐兮兮的聲音,接著點了點頭。「喔,小傢伙,這沒什麼好害怕的。來吧,你相信我,對吧?」再次,Fili默默地點點頭。

「那就跟我過來吧,」Thorin起身說著,向被嚇到的小矮人伸出手。「我不會讓你沉下去的。」

「你不會離開嗎?」Fili問著,然後他讓自己被領向河水。

「不會的,」他的舅舅保證,他那雙因工作而留有痕跡的手穩穩地握住Fili的小手。「除非你叫我離開。」

「我才不會呢,」Fili低語道。

「那我也不會離開的,」Thorin回應。「來吧,小子。讓我們來幫你克服這個。」縱使他依舊很害怕,可Fili還是會克服的。他知道他的舅舅從不會要他去做危險的事情,而且只要在舅舅身旁,他亦從不會受到傷害。




ooOO88OOoo



在那天要結束前,Fili當然有要求他舅舅放手。Thorin很有耐心地指導他游泳,在未來,Fil會是箇中好手,如果他自己這麼說的話。事
實上,他們正要開始的惡作劇也是學習的重要一環。他用眼睛對他兄弟示意,他們完成了計劃,即將展開最後的攻擊。

他們的舅舅正安穩地睡著,就在一個能讓他躺下的河邊木頭上,大家正在旁邊休息,,而陽光曬在他身上,就像隻烏龜。Fili等著,直到Kili─他們倆人中游得較快的那個─到他們的舅舅的另一邊就定位,在悄悄游上來前。

「一,」他作出嘴型,眼睛緊緊鎖定著在木頭下方的Kili。

「二,」Kili回應,在這之前他對他哥點點頭,接著舉起手推向他舅舅的肩膀,同時Fili抓住同隻手腕然後拉扯它。Thorin發出短暫的尖叫聲,就在他的頭落入水中時。Fili想馬上逃離這塊木頭,因為他知道他的舅舅可不會喜歡這樣叫醒他的方式,但他還逃得不夠快。

「Kili!」當他的舅舅抓住他的腳踝時他驚慌大叫,可他的弟弟只顧著繼續游離他們。當他的頭在水下時根本不會聽到他的聲音。他掙扎著,當他感到他舅舅把他拉回去時,就清楚這都是白費力氣。他也有經過訓練,不過Thorin仍然更強壯也更高。當Fili必須微跳著才能觸地時,他則輕易地抵達他們的所在地。即使知道這些還是不會讓他停止邁向自由的掙扎。

「這可是一個叫醒矮人的慘忍方法啊,小子,」Fili一被控制住,他舅舅便如此說道。「你知道有件我現在會做的事情,是吧?」

「我知道,」Fili回應,順從地去等待他的懲罰。「我打賭你現在一定後悔教我游泳了,不是嗎,舅舅?」

「才不,」Thorin輕聲說道。當他被扔下水前,這是他唯一聽到的話。

「現在,」將他拉出水面後他舅舅說,而且露出一抹獵人般的笑容,「你認為我們對你的兄弟採取同樣的懲罰如何?我有預感這全是他的鬼點子。」這其實不是Kili的點子,但Fili沒有理由去糾正他的舅舅。這又不會是Kili真正惹上的麻煩。反正,只是一點水罷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