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748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同人翻譯】內戰Civil War (Thor/Loki)

 




"All wars are civil wars, because all men are brothers." --Francois Fenelon
所有戰爭均為內戰,只因世人本為兄弟。--Francois Fenelon



Thor發現Loki已經入侵中庭一段時間,但為時已晚。他終於做了當初Fury要求他該要有心理準備的事。



瘋狂。這是瘋狂。更甚地說。這是折磨。每一次呼吸都是折磨。

揮擊。

閃躲。

猛衝。

流血。

這是違反自然的行為。違反命運,違反邏輯和理性。凌駕於一切的,是違反他的心。

可是他無法思考,無法用任何形式去規勸或說服自己。他唯一能感到的只有心臟的劇痛,當他的拳頭一次次地落在Loki身上─落在他兄弟的身上。傷害他的兄弟。傷害─

Thor抓住Loki的手腕。感覺到在他手下的骨頭,手腕,緊繃的肌肉。感覺到他還活著,並且炙熱。如同火焰取代所有的血液,接著迸裂而出。

Loki總是如此冰冷。總像寒霜一般,彷彿沒有任何事物能碰觸他,沒有任何事物能摧毀他。現在他是一顆新星,開始毀滅,開始爆炸,然後發光。

「看看這些!看看你周圍,Loki,」Thor大聲說著,蓋過四周因毀滅發出的雜音。死亡。他們聽到的其實是死亡的聲音,述說著,歌頌著,多麼讓人暈眩,幾乎傷害了Thor的雙耳。他從人們身上學到了愛,而這些上百,也許是上千的人,如今正遭受災難。「你以為這等瘋狂會隨著你的統治結束嗎?」

Loki在Thor的嵌制下僵住了,此刻,Thor以為再次看到他的弟弟─那是仍年幼的Loki,那時的他會因為當魔法傷害到一隻兔子的腳而哭泣,那時的他會讓牛蛙身上長出茶壺,那時的他會看入Thor的眼中,告訴他,他從未懷疑過他對他的愛。或許Loki也想起了那好久以前的過往,就在這可怕,又無法想像的殘酷崩毀於他們身旁的地方。Thor幾乎能聽到倒塌的建築聲,還有Loki無聲尖叫的回音,就在現實震撼了他的心靈的時候─就在因為他,無辜的人們失去生命的時候。

「為時已晚,」Loki說,他的聲音嘶啞。冷漠的字眼幾乎傷害了Thor,就憑著他的聲音。Loki的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疲憊,多麼絕望、刺耳、以及一無所有。為何在他如此飽受折磨的時候Thor還能這樣傷害他?他記不起,當他堅決地抓住Loki的手臂時感到了惡意─不對。「想停止這一切已經太遲了。」

「不,」Thor呼吸著。這能阻止他開心地跳起或是喜悅地尖叫,因為他相信─他深信─他的兄弟會活下去,會迷途知返,會回到他們的家。「我們可以。只要我們同心協力。」

而Loki眼底閃過絲絲情緒,是Thor未曾察覺的。受傷的。刺痛的,無法否認的,深不可測的傷口,在蒼白,用著鮮紅和淚水鑲邊的眼底閃爍著。

Thor輕輕放開對方,想像著他們兩人能回到以前的兄弟關係,攜手對抗殘暴的Chitauri,重建中庭,緊握彼此雙手再次一同回家,再次成為家人─

疼痛侵襲他的身體,接著他踉蹌向後倒去。Thor不會搞錯,這尖銳、背叛的匕首正穿過他的肉體,想使他的血液流乾。Loki向後退去,沉重地呼吸著,一抹虛弱的微笑浮現在臉上,同時一滴眼淚從他湛藍的眼中流下,幾乎無法察覺。

「感情用事,」他喃喃道。

他轉身。轉身回到充滿死亡、失去、和痛苦的戰場,然而他卻帶著笑容。粉碎世界、毀滅生命、讓Thor所愛的這些都不復存在─
Thor伸出手─在Loki準備墜落前,他將他拉了回來。

匕首仍在身上,但他拔了出來,扔開。接著他把Loki重摔在地,這也讓他的金色頭盔隨之掉落。

他緊握著Mjolner,朝Loki揮動了錘子。一次重擊落在Loki的肩上,亦撞裂了Stark大樓玻璃窗的。另一次揮擊則被Loki的權杖擋了下來。不過左手臂卻沒躲過第三次攻擊。

「這還差不多!」Loki帶著野性的咆哮叫喊著。他用權杖的力量反擊,這次擊中Thor的腳。但在另波攻擊到達前,Thor滾向一旁保住自己的胸口。

傷害他。

Thor緩慢地起身,他仍能感覺到剛剛那股背叛的痛。

Loki的權杖朝他射出另一道藍色激光。Thor躲了開來。那道魔法光束打中建築物的一角,掉落在人行道上,差點砸上下方的人。

傷害他。

Thor咬緊牙關,用Mjolner攻擊Loki的上身。Loki倒了下來,但他的魔法可沒有消失。轟鳴聲伴隨著復仇和憤怒,不是對Thor的,而是對這個城市。帝國崩解。歷史殞落。生命─枯竭。

「住手!」Thor大吼,他的心被撕裂了,被在他們腳下,宛如螻蟻般給屠殺的人民撕裂了。沒有人會懂得,為何這些弱小又脆弱的人類對他來說如此珍貴。是愛,他們會懦弱,卻也能堅強,然而這一切並沒有任何差別。

傷害他。

「結束這一切,兄弟,或著我來,」Thor哭喊出聲。

Loki抬起身,喘息著。血跡染上他的嘴唇,然後他張大如冰般的雙眼,而目光讓人發寒。剎那,Thor竟然認不出Loki。

這近乎毀了他。

「繼續吧,」Loki說。另一道魔法光束擦傷Thor的肩膀,留下燒焦的金屬和布料。Thor用Mjolner和Loki的權杖對抗,用他所有的力量去保護這個城市。Loki的破壞超出他的掌控,直到魔法過度膨脹,從權杖中像洪水猛獸一樣地穿城而過,開始殺戮、傷害、蹂躪。

你準備怎麼辦,Thor?

「不要再殺害更多生命了,Loki!」Thor喊著。「不要因為你自身的恨去懲罰這些無辜的人。」

Loki甚麼也沒聽見,只是繼續舞動著他的金色權杖,繼續這場災難,致命的魔法滲入城中。連Chitauri都不算什麼了─任何事物都無法和發揮出最大潛能的惡作劇之神所抗衡。

Thor了解到自己的恐懼。

他恐懼自己的弟弟。

「中庭將毀於我的腳下,」Loki如此說道。「什麼都無法阻止了。即使是你,Asgard有著一切榮耀的尊貴王子。」Thor不停揮舞Mjolner,直至權杖從Loki手中脫離,它掉落在一個Loki遠遠無法觸及的地方。

他稍加喘息,以為他已經了結了魔法的攻擊,但他卻看見Loki的手上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像是蛇在他指間扭動著,豎起致命的頭部,可是目標不是Thor而是市民們。

你準備怎麼辦?

「住手!」

Thor當機立斷,他毫不猶豫地從地上撿起斷裂的權杖的一端。它像在燃燒,彷彿是發現有種邪惡將在下一刻破繭而出。

他奔向前方。

Loki─大量的毀滅魔法從他身上散發著─他將傾注一切,屠殺所有─

Thor在Loki注意到之前抵達他身邊。

他不再有更多的行動。

沒有廝殺,沒有打鬥,沒有掙扎。

結束這一切。

我必須這麼做,Thor想著。我必須這麼做。

不再重蹈覆轍。

他將權杖抓得更緊。

毫無希望。

人們的尖叫,人們的生命,開始消失。一點也不剩了。

只有這個。

他將權杖前段的致命刀刃刺進Loki的胸膛。

魔法在Loki細長的手指間緩緩化為虛無。當原本屬於他的武器刺入他的心臟,Loki僵直了身,喘著氣。他無法呼吸,Thor也是。Thor抬起頭看向Loki,他知道這是最後一次。

他幾乎要哭喊出聲。

Loki的眼睛是綠色的─然而在他們的打鬥中,卻又是一雙吸引人,帶點顫慄,美麗的藍眼睛。

而現在是,痛苦的、悲傷的、如假包換的綠色。

「不,」Thor低語著。

Loki雙眼圓睜─第一次在其中帶著困惑,接著是恐懼,最後則是了然於心─同時他的膝蓋逐漸虛弱。Thor接住他,讓他緩緩躺在地上。

他用顫抖的手將那把罪惡的刀刃拔出。

「不,這不可能,」Thor用著陌生的聲音如此說著。

他知道。他應該知道的。Loki不是惡人。他從來都不是。

不、不、不,他到底做了什麼,他到底做了什麼─?

「Loki、Loki、Loki!」Thor哭喊著。他覺得身體開始慢慢僵硬,為什麼會傷的這麼深?「拜託─我不知道。我不該這樣的。拜託─」
Loki幾乎沒有力氣抬起頭。鮮血不停從胸口和唇中流出,染紅了原本慘白的膚色。但綠色眼睛注視著Thor,沒有任何責備,只有悲傷、遺憾、與悔恨。

「別離開我,Loki!」Thor懇求他。「這不會發生的,不,拜託!別走,拜託別走。拜託不要再一次離開我─」

當Loki掉下彩虹橋時,他以為失去了他。當他被Loki關在神盾艦上的玻璃監獄,然後往下墜入地表可能死去時,他以為失去了他。當他被刺中時,他以為失去了他。現在,他的兄弟終於回來了,被找到了─但最後他卻殺了他。

「求求你們!」他放聲大哭,對諾恩三女神、對命運、對死神,對任何人。「我求你們,發發慈悲吧!不要把他從我身邊帶走!帶我走,乾脆帶我離開!」但沒有人能夠把Loki從Thor的臂中帶離。他決定靠他自己。

Thor空出一隻手撫上Loki的胸口,試圖找到方法去阻止那不停流出的鮮血。Loki的魔力已經大幅減少,早無法去治癒傷口,然而Thor根本無能為力,縱使他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一切代價─他願意付出一切代價。他從肩膀處撕裂他的披風,為了去包紮那過深的傷口。他將Loki在他的懷中抱得更緊,試圖讓他保持溫暖,還有感到安全,就在整個世界都在他們周圍崩解的時候。就在他的世界將帶走最後一絲氣息的時候。
「對不起,」Thor流著淚。「真的對不起。我毀了你。對不起。」

Chitauri在四周開始尖叫和消失。Thor不明白發生了甚麼,異次元洞口已被關上,可怕的怪物們也被擊倒。但他感受不到勝利,也不想接受,他只知道他的兄弟在他的懷中越發冰冷。

Loki試著說話,只是他的肺充滿了血,讓他連呼吸都有困難。當Loki不想說話時,他的眼睛─那對綠色眼睛,總會為他述說一切,自從他第一次見到Loki,Thor就能夠明白。這次他像是這麼說,沒事了。結束了。已經完成了。

所有均歸寧靜。

他冰冷的手,原本握住Thor的手,鬆開了,而身體也變得癱軟。眼瞼緩緩閉上,讓那對綠眸只能迎接黑暗一片,最終他的頭顱亦跟著垂下。

Thor想呼喊Loki的名字,想痛哭,但當他的兄弟,由他親手了結生命的兄弟在他懷中逝去的瞬間,悲傷抑制了他的聲音。方法用盡,縱使身為兄長的他的聲音(懇求著)也無法讓呼吸回到Loki的肺中,血液也無法流入他的身體,那顆心無法再被點燃─

當他仍緊抱著Loki時,有腳步聲在他身後響起,可Thor已經沒有力氣回頭確認是誰的到來。

他覺得好累,好累。

「Thor?」來者呼喚他。他根本無法認出這個聲音出自誰之口。Thor將Loki抱在自己胸前,任由鮮血弄髒他的盔甲。在死亡面前,他又可以好好看著Loki,Loki彷彿只是熟睡了,沒有恐懼,也沒有哀痛。好似他們明天又能像他當初期望的一樣,一同回家。

然而現在,他們卻無家可歸。

「這從不會是他,」Thor說。「可是我殺了他。」

他曾有過一個夢,關於團聚。關於愛的擁抱,關於手足之情。關於一個被修復的,一個終於完整的家。

然而現在,他的夢不復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