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 lies.

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46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obbit同人】I am proud of you / 因汝等為豪 (都靈親情向)

 










 
當索林接到消息的當下,他的心情堪比伊魯伯被毀滅的時候一樣絕望,他珍愛的妹妹,迪斯,倒下了。
 
索林帶著他最信任,也是最忠誠的兩名矮人,巴林,以及德瓦林,一同回到了藍山山脈,迪斯和她兩名年幼的孩子目前的居住地。
 
期間,惡劣的大雪延誤送信的時間,信差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抵達索林他們工作的地方,足足用上了兩個多星期。因此索林一夥人只能用盡自己最快的速度,馬不停蹄的趕路,可仍得花費一週,而這一週,索林的心沒有一刻不是像被史矛格的烈焰給焚燒著,雪上加霜的是,他心底有個聲音告訴他,事情正往最糟糕的方向發展。
 
當他抵達迪斯的家門前,外頭的雪早已停止,可這並沒有讓索林感覺好點,尤其是當他推開那扇老舊的木門,他的不安根本達到極限,室內一片漆黑,他立即拔腿奔進屋中,扯開嗓子大喊著妹妹的名字:「迪斯!迪斯!」而巴林與德瓦林則緊追其後。
 
他爬上二樓,來到迪斯的房門外,終於看到唯一的燭光,也看到他那兩名年幼的外甥,燭光把菲力的金髮照耀得像是夕陽般的橘紅。
 
索林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他暗自責怪自己的衝動,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生,迪斯正好好地躺在床上,而菲力坐在一旁,正輕撫著枕在他膝上,還是嬰孩的奇力。
 
什麼都沒有發生,一切都只是索林的杞人憂天,他的妹妹會因此笑話他的,就在他這麼想的當下,菲力睜開了雙眼,原本像天空一般藍的雙眼在燭光映照下變得有點偏琥珀色,但索林注意到的是菲力泫然欲泣的神情。
 
事實上,有什麼發生了。
 
他一個箭步走上前去,這才注意到,迪斯的臉蒼白異常,這不是活人該有的膚色。
 
這不是活人該有的膚色。
 
索林因為這個想法而發出一聲低吟,接著他重重跪倒在床旁,雙手撫上迪斯的臉龐,不停說道:「妹妹,快睜開眼看看我,妹妹!」
 
他轉頭,想向他的外甥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就在他看到菲力流下的淚水,剎那他明白了,也無法再欺騙自己了。
 
迪斯的生命已經殞落,去追隨她三個月前剛過世的丈夫。
 
「不不不!迪斯!我的妹妹!」索林不明白,為什麼馬哈爾會如此對他,史矛格已經讓他失去了家園,失去了他的祖父、父親、弟弟,而意外也帶走他的妹婿,這種種悲痛則擊垮他的妹妹,接下來又會是誰離開他?不!他已經無法承受,他想拋開所有,想捨棄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然而將他從這念頭喚醒的是他的外甥們。
 
小奇力終於被索林發出的動靜給吵醒了,他不安地動著,而菲力則馬上拭去臉上的淚水,換上一抹最親切溫暖的笑容看向奇力,「奇力你看,是誰回來了?是舅舅喔,索林舅舅!」
 
索林抬起頭,看著身旁的外甥們,看著奇力疑惑的神情,還有菲力臉上的笑容,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直到奇力發出一聲模糊不清的叫喚:「菲──」菲力隨即把他緊抱在懷中,安慰著他。
 
他用著還十分稚嫩的聲音唱著矮人們流傳的歌曲,是一首安魂曲,索林在很小的時候也曾聽過自己的母親詠唱過。接下來的時間,他只是呆愣地看著只相當於人類八、九歲兒童的金髮外甥,極盡所能地安撫著另一個更小的孩子。
 
「菲力……」他的手終於離開迪斯,改撫上菲力稚嫩的臉頰,是如此溫熱,又帶點濕潤,這樣的充滿生命力。
 
菲力沒有看向索林,他只是看著懷中的奇力,輕晃著,輕唱著歌,然後感受著索林顫抖的手環抱著他們。
 
「對不起,對不起。」
 
菲力想告訴他的舅舅,這一切不是他的錯,所以他停下歌聲,開口了。
 
「舅舅對不起,我有地方做錯了,但我不知道是哪裡。」
 
索林一聽到菲力的聲音,緩緩鬆開擁抱,疑惑地看著他。
 
不過他發現菲力仍然沒有抬頭,反而如同地牢的犯人,自顧自地告白曾犯下的罪行。索林對此聯想感到恐懼。
 
「媽媽突然就生病了,她急著離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一定是我哪裡做錯了,所以媽媽想要離開。」
 
索林驚慌地將菲力的臉蛋捧起,看著他那藍色的眸子,激動地對他說:「不是的,菲力,不是這樣的!」
 
可是這並沒有阻止菲力責怪自己,他接下來的話不止是索林,連身後的巴林及德瓦林,聽完都不禁哭泣。
 
「從爸爸死掉的那天開始,我每天都在跟馬哈爾祈禱,求祂不要連媽媽也帶走,然後從媽媽生病的那天開始,我甚至剪掉了我的頭髮,因為我以為這樣馬哈爾才肯聽聽我的願望,結果什麼都沒用,我……我只能一直看著媽媽,直到她……死掉……」
 
索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太自以為是了,他以為他的妹妹夠堅強,堅強到足以度過所有傷痛,度過丈夫死去的難關,他根本沒想過他的妹妹有多愛她的丈夫,愛到痛徹心扉,愛到無法獨活。
 
他也以為他的外甥們無憂無慮,他們能夠成為彼此的支柱,然後等著他帶來更好的生活來豐富他們。結果這一切只是索林自以為的幻想,他輕忽了妹婿的死亡,輕忽了迪斯的傷痛,輕忽了菲力對這些悲劇的認知。
 
而且,只要身為一名矮人都該知道,知道矮人的鬍子與頭髮代表了什麼,是榮耀與權力,沒有一個矮人會輕言捨棄自己的毛髮,除非為了祈願或發誓,真心的,虔誠的。
 
一想到菲力試過他所能想到的所有可能,但什麼也沒有改變,迪斯的性命仍在短短的三周就這樣消逝了,這殘酷的事實讓索林無所適從,他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只能看著這年幼的外甥,無聲地流淚。
 
「菲……」小奇力在菲力懷中動了起來,小手放開原本緊抓住的菲力的衣領,又再度沉沉睡去。
 
與此同時,索林注意到的是菲力正強忍住悲傷,他緊抿著嘴,抑制住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止住將奔騰而出的哭喊,最後,他深吸一口氣,費力地,用著顫抖的雙唇告訴索林,「我發現,只要我哭,奇力就會哭,可是只要我笑,奇力就會笑了。」
 
索林發誓,在他有生之年,都不會忘記菲力此刻的笑容。
 
淚水終究爬滿他小小的臉蛋,但卻笑得燦爛無比,就像在生日上收到一件驚喜的禮物,而不是母親冰冷的遺體正躺在自己身後。 
 
這景象,已經狠狠地,深深地,撕碎了索林橡木盾的心。
 
 
 
 
兩個孩子成了孤兒,索林一肩挑起照顧兩個外甥的責任,因為他們也只剩下彼此。
 
幾年過去,菲力已經長成一名英俊可靠的青年,他的頭髮長到可以編起辮子,嘴上和臉龐也開始長出些金色的鬍渣。而當年安睡在菲力懷中的小奇力,現在則是名每天吵吵鬧鬧的活潑少年,早上只要一睜開眼,就是闖禍的預備信號,索林想不出有哪一天他沒有因為奇力而大聲過,或是嘆氣過,但他知道自己心底並不是真正感到厭惡。
 
可是索林開始擔心,奇力現在已經比當時強擠出微笑的菲力要大上幾歲,不過依舊幼稚,完全還像是個天天吵糖吃的幼童。他害怕奇力將會無法分擔菲力肩上的擔子,他害怕有一天菲力會被自己不停隱藏起來的情緒給壓垮。
 
他已經無法接受有人離去了。
 
但在某一天,索林馬上知道自己的憂慮是多餘的,奇力正是為了守護菲力而誕生的。
 
那天是索林和菲力,第一次帶奇力出外打獵的時候。
 
就在結束後準備回去的路上突然下起傾盆大雨,菲力便提議應該先到不遠處的山洞躲雨,畢竟這種惡劣的天氣真的不適合繼續移動,尤其是他們離家還有點距離。索林同意了。
 
方抵山洞,菲力熟練地升起火,奇力則對一切充滿好奇,他根本無法好好地安靜下來,直到索林終於出聲制止他,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坐在菲力身邊。
 
大雨沒有停歇的趨勢,反而越來越大了,索林說,要是雨不停,他們今天可能得在山洞睡上一宿,可幸好他們有獵到一些東西,不致於挨餓,而奇力因為這個提議興奮極了。
 
上天像是聽到奇力心中的祈禱,雨的確有不減反增的趨勢,菲力看了一眼,知道在山洞中待一夜是注定了的,因此他找了個位子靠下,決定先睡上一覺,這樣晚上才能守夜,他一直都是如此自動自發,索林看到這樣的菲力,心中甚感欣慰。
 
不消一會兒,菲力便深深睡去,畢竟他今天不僅得幫忙舅舅打獵,也得照料好奇力,說實話,他是真累壞了。可是菲力一睡著,奇力更顯無聊了,他朝四處東瞧瞧西看看,最後離開菲力的身邊,朝索林的方向移動過去。
 
「舅舅!」
 
「你要是累的話也可以先休息一下。」索林抬起頭看向奇力,但撥動木柴的手並沒有停下。
 
「我不累,有精神的很呢!」
 
索林聽聞,嘴角不禁浮現一抹淡淡的微笑,是啊,奇力最大的優點,永遠的精力充沛。
 
「那麼是想聊天?」
 
奇力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傻呼呼的,很是可愛,這讓每次索林看到都會想起他的妹妹,一模一樣的笑容,這讓他足以從中得到一點慰藉,但也從中得到一點心痛。
 
「舅舅,可以教我射箭嗎?」奇力語帶雀躍地問到。
 
「……不行。」
 
「為什麼?!」發現自己的嗓音大了起來,奇力馬上摀住自己的嘴,然後回頭看了眼菲力,確定哥哥還在睡夢中,他才放下手,再次用著小聲的聲音問道:「為什麼啦?」
 
「連菲力都才剛學不久,你年齡還沒到,不行。」
 
「我跟他只差五歲欸!」
 
「夠多了。」
 
奇力不滿的嘟了嘟嘴,索林剎那間還以為他就要用哭鬧來表達自己的不滿,但奇力只是更靠近自己的舅舅,然後用著他能做到的,最懇切的表情看向索林:「拜託啦舅舅!教我射箭吧!我會學得很好的!」
 
索林嘆了口氣,「你連劍都使不好,德瓦林還沒教會你一半的技巧呢。」
 
「這兩個不一樣啦!」
 
「哪裡不一樣?」索林挑眉。
 
「弓箭是攻擊範圍最廣的武器對吧?」
 
「對,所以?」
 
「所以我要學啊!」索林突然興起想把菲力叫醒的衝動,因為他發現可能這世界上唯獨菲力才能懂得奇力到底想表達些什麼。
 
「……喔,你是為了打獵?」結果奇力竟然有一種馬哈爾啊我舅舅的腦袋一定是石頭的表情看著他。
 
「怎麼?要不然你想幹嘛?好了,我說了,等你和菲力一樣大的時候就可以學習射箭,我承認你馬騎得不錯,但不代表你可以在上面自在地操控弓箭。」
 
「不要啦!我想早一點學啦!這樣比較好!」
 
「如果是為了打獵的話那麼你不用擔心,我不認為糧食有短缺問題,甚至還可以拿去市場販賣。」
 
奇力克制住想翻白眼的衝動,馬哈爾啊!到底為什麼舅舅搞不清楚的意思呢?菲力甚至不用聽他說,他用看的就能知道了!
 
「打獵是其次,重點是菲力啦!菲力!」
 
索林發誓,他以後,絕對不要在身邊沒有菲力的情況下跟他的小外甥展開對話。
 
「菲力?干菲力什麼事?」他轉頭看了下剛好翻過身去的大外甥一眼。
 
「弓箭是攻擊距離最廣、最長的武器,對吧?」
 
「對,所以?」
 
「所以啊,如果我學會射箭的話,我就能保護他啦!」
 
「什……」
 
「保護他啊!舅舅!就像剛剛舅舅射死那隻花豹一樣,只要有敵人出現,我就能在他靠近菲力之前把他射死,這樣菲力就不會有危險了,不是嗎?」
 
索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是驕傲呢?還是欣慰?或許兩者都有,但他如今只知道奇力在不知不覺中長大了,看著眼前的黑髮小夥子,信誓旦旦地說要保護哥哥,這點讓索林不禁露出微笑。
 
「小子,」他伸出手,輕抓上奇力的後腦勺,將他拉近自己,之後他們的額頭互抵著,索林對他說道:「練習過程很辛苦的。」
 
「我不怕,只要能保護菲力。」
 
「好傢伙,你的父母,都靈的先祖,會因你們這對兄弟為豪的。」
 
他放開奇力,輕拍了下他的頭,示意他去休息吧,奇力則回以一個大大的笑容給索林,但就在他一回到菲力身邊,奇力突然驚呼道:「菲力!你怎麼了!」
 
菲力沒有回答,他只是將自己的臉埋得更深。
 
「菲力!菲力!你在哭嗎?」
 
「別吵啦!有沙子跑進眼睛去了!」
 
「真的嗎?我看看!」
 
「你去休息啦!」
 
緊掩著臉的菲力根本拗不過使盡全力,想把他的手拉開的奇力,沒用多久,奇力便看見了菲力佈滿淚水的面容。
 
「菲力!你是跌到沙坑了嗎?!這也哭得太嚴重了吧!」
 
而菲力只是甩開奇力的手,環抱住雙膝,將自己埋頭進去放聲大哭。
 
「菲力!很痛嗎?!舅舅!舅舅!」奇力趕忙轉頭想尋找索林的協助,但只發現索林一派輕鬆地抽著菸斗,眺望霧濛濛的遠方。
 
「舅舅!菲力的眼睛好像很痛欸!」
 
卻見索林深吐一口氣,淡然說道:「別管他了,哭一哭會好得多。」
 
像是回應索林似的,菲力又發出一記嗚咽的哭聲,而奇力只能頂著茫然的表情不知所措。可很快地,他好像了解了什麼,奇力馬上乖巧地坐在菲力身旁,輕拍著他的背,就像菲力以前安慰他的那樣,輕輕地,一邊拍著背,一邊低聲唱著他們母親曾給他們唱過,菲力曾給他唱過的那首歌。
 
「我發現,只要我哭,奇力就會哭,可是只要我笑,奇力就會笑了。」
 
心頭浮現出這句話的索林,悄悄回頭看了眼他的外甥們,就像名父親,像名看著已經長大的孩子們的父親,露出了既自豪,又溫柔的微笑。
 
 
 
 
 
作者:阿酷
2014/12/26 
22: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