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595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授權翻譯】 The Almighty Johnsons/TAJ/全能约翰逊兄弟─Past Bedtime (親情溫馨向)

 

當一陣敲門聲響起,門就馬上被打開的時候,安德斯正準備睡覺。

「滾開,」他抱怨著。

「怕怕,」年幼的聲音這麼說著,然後將自己安頓在Anders身旁。

「我說了,滾開。」他把枕頭拉到自己頭上,摸黑想把那團不停試圖擠上他的床的,以這年齡來說懷有巨大不安的弟弟給推開。

「我不要。」

「你睡了嗎?」Ty的聲音從門那邊傳來。

宣告放棄,Anders把枕頭丟向Ty,然後朝Axl瞪了一眼。「我睡了。現在離開我的床然後去睡覺。或隨便你想去哪。」

Axl卻牢牢堅守在Anders床上,「不要。」

「這次更大聲了,」Ty邊說道,邊把枕頭丟回床上。「你知道是什麼。何況明天是星期六,你又不用早起。來啦,Anders。」

「為什麼是我?」Anders反問。「去煩Mike。」

「我想聽故事,」Axl堅持。

Anders重新躺回床上。這是個錯誤決定──他忘記他把枕頭砸到Ty身上了。接著便是一聲巨響。

Axl咯咯地笑了,「Anders說髒話!」

Ander幾乎是在對他咆哮,「你別想出賣我,否則我會把你從窗戶丟出去。」

「不,你才不會呢。」

「那我會丟掉Dippy。」

Axl的雙眼圓睜,他馬上將他的恐龍娃娃抱得更緊,「不行!」

「來試試看啊。」

「接著會講故事?」

Anders無奈低吟。那是個大錯誤。在某個糟糕的一天,Axl嚎啕大哭。當下,一部分是要轉移他的注意力,絕大部分是想讓他閉嘴,所以Anders開始講起羅賓漢的故事。當他們把錢全部都帶走的時候,這是Anders最愛的一環。但不幸的,從那天起,Axl便不停地糾纏著他。

「Anders,拜託?」Axl懇求道。

「對啊,拜託。」Ty附和著。

「那你的理由又是什麼,Ty?勇敢的Ty也覺得害怕?」

「對,」Ty坦承。「我不想再聽到他們的聲音了。你也不會想的。」

Anders掀開被子。「好吧,那倒是。總之Mike會接管你們的。」

他跺步走出房間,沿著走廊來到Mike的臥室。「Mike!」他拍著門。「就算你正裸著我也要進來!」

「搞什麼─?」Mike從床上坐起身來,瞇眼看向燈光。「除非房子失火了,要不然我會踢你的─」

「我們可以來辦派對嗎?」Axl興奮地說著,他從Anders身後冒了出來,接著跑向Mike的床跳了上去,「在Mike的房間辦派對!」

「當然,」Anders說,「他還會給你講故事。那我要回去睡覺了晚安。」

「不,你不可以,」Ty回道,把Anders推了進去隨即關上了門。「今晚是家人團聚時光。」

「所以Mike跟你們一起歡度家人時光。而我要去睡覺。」

「嗯不,」Mike回應,很快地掌握眼下情況,「如果我沒被允許去睡覺,那你也不可以去睡。Axl,如果Anders不肯待在這裡,我也不會講任何東西,接著你們就得全部回到床上。」

Anders朝Mike扔了顆足球,卻被後者輕易接住,「卑鄙。(註1)

「是你把我挖起來的。」Mike把足球丟回他的書桌下。

皺著眉頭,Anders宣告失敗地倒在Mike的床上,「好啦好啦,我現在在這了。」

「那麼,你們到底怎麼了?」Mike在Axl爬上他的腿時問到。

「不想聽到。」

「聽到什─喔。好吧。沒錯,那麼你們想做些什麼?」

「一個故事感覺會不錯,」Ty答道,也跟著倒在床上。他們四人幾乎沒有留下什麼空間,尤其是Anders故意地伸展他的手腳拒絕做出讓步,縱使Axl正用著自己兩歲的拳頭推著他。Anders才不予理會。

「一個…」Mike打了個哈欠,「…一個故事?那就是Anders的領域了。」

「不過我不想講故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這時候全都在這裡,」Anders閉著眼睛說著,「難道我看起來像幼稚園老師嗎?」

「誰知道,說不定你有個漂亮的胸部和碎花裙子…」

Anders在他手能伸到的範圍內,盡可能地揍了Mike一拳,結果打到他的小腿。

「喔!我的手指!」

「什麼胸部啊?」

「沒什麼,Axl。」

「很痛欸!」

「活該,」Mike嘲弄道,接著他靠向床頭板,「好了,那沒有故事的話要怎麼辦呢?」

「不要比腕力,謝了。」Ty回應。

「不要剪刀石頭布。」Axl邊抱著Dippy,邊吸著他的大拇指跟著回應。

「你們讓我覺得自己很無趣。」Mike說,順勢將Axl的拇指從他的口中拿出來。

「你的確很無趣。」

「閉嘴,Anders。好吧,那麼,哈…」Mike打了另一個哈欠。

Axl見狀趕忙拍了拍他的臉頰,毫不溫柔的。「Mike不要睡著!」

「我眼睛張著呢!」

「不,他們是閉著的。」Anders說。

「你的眼睛也是閉著的!」Axl憤怒地說。

「沒有,他們沒有閉著。」

「他們現在是閉著的!」Axl騰出一隻手打向Anders的肚子。

「喔!這家人是怎樣啊!」Anders坐起身憤怒地說,「我可不是來這裡被欺負的,有搞清楚這點嗎?如果我再被打到一次,我就會去拿我的板球板─」

「夠了,Anders,」Mike開口。「好,聽著。Axl,離Anders遠點,以防萬一他等下哭出來。那麼…我們來想像,如果我們每個人擁有一百萬元的話,要做些什麼吧。」

Ty的眼睛亮了起來。「一百萬元嗎?」

「你們去說吧。」Anders話一完又躺回床上。

「樂高,」Axl說,「還有還有要去海邊。」

「就這樣?」Mike繼續道,「一百萬可是一大筆錢,你可以買好幾千盒樂高。沒有其他想要的了?」

Axk想了一會兒,皺了皺鼻子。「我可以要隻海豚嗎?」

就算是Anders,聽到這回答也不禁笑了起來。「不,Axl,你不可以要一隻海豚。」

「那猴子呢?」

「你自己就是猴子了。」

「Anders。」

「那你呢,Mike?」Ty問。

「我?」Mike跟著思考了下。「我要開家賭場。這樣會得到更多的錢。或是開家酒吧,在任何時間我都能從那邊得到免費的酒。」

「喔,聽起來不錯,」Anders跟著贊同。「再加上一些火辣的小妞。」

「Ty,你呢?」

「我要買一間房子,」Ty說。「一間大的房子。然後爸爸可以待在這裡,媽媽和我們就搬到新的那間去。」

「或著是,媽媽和爸爸可以待在這裡,而我們則搬去新房子。」Anders表示。

「這不好笑。」Ty說。

「我沒在開玩笑。」

「換你了,你想要什麼?」Mike問到。

「為什麼是一百萬?」Anders說,「如果要作夢,那就該作大一點。」

「就是一百萬。這只是在玩,又不是換個數字就會成真。」

「我會買座島,」Anders回答。「我曾在電視上看過,你可以買一座小島,只要大概五十萬就有了。我會跟一群辣妹住在那,而且不會有人來找我。」

「我想去!」

「好吧,也許Axl可以來,」但他馬上補充,「偶爾。而且只有在我邀請的時候。」

「那我呢?」Ty也跟著問。

「好啦,你也可以。但只是因為你可以把廚房拖得很乾淨。」

Ty翻了個白眼。Mike則沒有問他是否會被邀請。

他們就這樣坐在一起,聽著窗外風聲呼嘯,每一個人此刻都在刻劃著自己的夢想藍圖。

「你們知道我真的喜歡什麼嗎?」Ty開口,「一個假日,我們都在一起,不過爹地不會喝酒或是大吼大叫。我們可以一起去滑雪或是做些別的。」

「是嗎?」Mike說。

「我也是,」這次換Axl,他的眼睛轉了轉,接著說,「我想去…之前的地方…是什麼啊,Mike?我總是忘記。」

「東格里羅國家公園。」Mike答道。

「對,因為他們不會在那邊吵架…」

「才不,他們只是剛好那天沒有吵架。」Anders喃喃地說。

「閉嘴。」

「…他們不吵架的話我們就可以去野餐了。」

「聽起來很不錯,」Mike邊回應,邊撥亂著Axl的頭髮。

「然後…然後我們可以野餐一整天,吃一整天的東西,還有玩球…還有軟糖跟冰淇淋…」

「我們不需要一百萬也可以做這些,Axl。」當Axl依偎在他身上時,Mike這麼說著。

「那我們需要一個奇蹟。」Anders輕聲地說,以至於沒有人聽到他講了些什麼,接下來,三名兄長只看著他們最年幼的弟弟的眼皮慢慢垂下。

「他們曾經停止過。」Ty邊講邊打著哈欠。

「我沒注意到過,」Mike表示,「但你或許是對的。」

「如果…」Ty猶豫著,「如果他們不會停止呢?」

「正面點,」Mike說。「如果可以的話,你想去哪個國家?」

「瑞士吧,也許,」Ty答道,然後側了個身,將手臂枕在頭下。「在之前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那邊依舊和平,你知道這事嗎?」

「而且也是個美麗的地方。」Mike回應。

「我看過一次照片,」Ty又打了個哈欠,繼續道:「但其實沒甚麼關係,畢竟我們根本沒離開過紐西蘭…」

「別睡在這,Ty。」Mike想喚醒他,但Ty的眼睛已經沉沉閉上。

而Anders也閉上了雙眼,但Mike用腳趾戳了他一下,「我不會把你揹回床上的,別妄想了。」

「我十分清楚。」Anders惡狠狠地回應。

他們安靜了一小陣子。

「正面點,呵。」Anders說道。

「對。」

「騙子。」

小心翼翼地不吵醒Axl,Mike將頭靠到牆上,直盯著天花板,「基於你怎麼看待。他們或許在某天會停止,用某種方式。」

「你的意思是─啊,他們重修舊好─這美好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或許是某人離開了。」Mike說。

「或許是其中一個被殺了。」

「別這麼說。」Mike斥責道。

Anders也將雙手枕在後腦,「別告訴我你從沒這麼想過。」

「我不想去詛咒他們。」Mike將頭朝向另外兩個弟弟。

「當然,無論如何。」

窗外,夜晚顯得寧靜。

「說真的,那你想做什麼?」Anders問,「有一百萬的話。」

「投資些什麼,」Mike回答,「一些穩定的,保證可以賺錢的。房產吧,應該。我會帶Axl去野餐,給Ty一段假期。帶爸媽去諮商之類的吧。」

Anders輕蔑地說:「你真以為那些管用?」

「總比什麼都不做好。」Mike稍稍移動了下,因為Ty的頭讓他的右腳發麻了。「你呢?你想做什麼?說真的。」

Anders坐了起來,在床沿擺了擺腿。他低頭看到Ty在床腳捲得像顆球,而Axl則把自己埋進Mike身旁,至於Mike,則看向他,等著他的回答。

「我會買一座島。」Anders說完便起身離開,但他這次將身後的門輕聲關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