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body lies.

關於部落格
Everybody dies.

本部落格以更新影片心得和百年難得一見的同人文為主,版主萬年才浮一次水面,感謝任何的留言和支持。
  • 1246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Hobbit同人】Awaken Moment (Thilbo,短篇完)

Awaken Moment
 
 
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自從決定集結遠征隊的那晚,索林便開始作夢。
 
喔,這不是說他以前沒作過夢似的,只是從那晚開始,他開始夢到從未夢見過的東西。
 
他還記得,第一個晚上的夢,他夢見他在一個漆黑的地方,沒有光線,沒有任何聲息,唯有他,呆立在黑暗之中。
 
也許不只如此,但他清醒後就僅記得黑暗,無盡的黑暗壟罩著他。
 
接下來的日子,詭異的夢仍然接續著,他依然身處黑暗,可是他開始在裡頭走動,他不會感到累或是恐懼,就只是單純地走著,漫無目的地走著。
 
之後,到了集結在甘道夫所找的飛賊家的日子,而那天,會永遠銘記於他的心中。就在一扇綠色圓形的門被拉開的時候,他第一次見到比爾博巴金斯,當下,他就知道比爾博的樣貌、聲音、舉動,都會像都靈殿堂上的守護符雯,被牢牢地刻印在梁柱上、石牆上。
 
然而,夢境從當晚開始變化。
 
縱使他仍徒步在黑暗之中,但他可以聽到某種熟悉的聲音,鏘鋃鏘鋃的聲音,他每走一步都能聽到一次。當天早晨他從夢中清醒後,臉上不自覺地泛起微笑,因為他很清楚地知道,那個聲音是金子互相碰撞的聲音。
 
是個好兆頭。他想。
 
離孤山越近,夢就越完整,雖然他仍然甚麼都看不見,可是他開始碰得到、聞得到,金幣、寶石、珍珠、翡翠、瑪瑙,這都是從小陪伴他的,是多麼讓人懷念,多麼讓人欣喜,但唯有家傳寶鑽,他遍尋不著。
 
遠征的路一天比一天危險,每個人的睡眠也幾乎一天比一天少,索林當然不會是例外,而且身為領導者,他有義務確保大家的安全,因此就算休息的時候,他也得保持著一定的清醒,所以他有好一陣子沒作過夢了,不過他發現比起這些,能夠在半夜默默守護著他的飛賊,那會是比起夢到黃金,更讓他開心的事。
 
提到飛賊,就來說說比爾博吧。
 
其實,索林並沒有討厭過比爾博,甚至是喜歡,真的,一見鍾情式的喜歡。
 
但就是因為太喜歡,所以他私心希望比爾博可以離開遠征隊,他不希望他深愛的比爾博會在未來遭到任何不測,他已經失去了太多,無法再承受任何一個人離他而去,尤其是比爾博,他的飛賊。
 
可惜命運弄人,看似懦弱的比爾博,骨子裡卻有著過人的勇氣、膽識以及智慧,就連索林都要自嘆不如。而且,再經歷一連串冒險後,山丘上的一個擁抱,把索林冷漠的一面給完全瓦解了。
 
如果比爾博註定會在他的身邊,那他將用盡所有的力量去保護比爾博,即使死亡也在所不惜。
 
回到夢境。
 
難得的,索林又作夢了,就在他被關在精靈王國的地牢時,他倚牆而靠,卻莫名睡著了。也許沒有很久,說不定只有剎那的失神,總之他又回到了以往的夢境,但這次則有很大的不同。
 
滿地的黃金,滿地的寶石,就在他記憶裡的都靈殿堂中。
 
而家傳寶鑽,正安於前方的王座中。
 
他欣喜若狂,拔腿奔向石刻的王座,他要親手觸碰到那顆寶石,他要親眼確認那顆會帶給他一切權力的象徵,他要……
 
索林
 
突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他還來不及回頭,夢便醒了。
 
在他睜開眼的瞬間,便是比爾博拿著鑰匙準備將矮人們解救出來的時候。
 
 
 
接下來的路途好似馬哈爾的冥冥庇護,至少索林是怎麼認為的。
 
當他推開那道暗門,聞到記憶中的空氣,就算混雜著死亡和惡龍的味道,仍讓他高興的幾近流下淚水,但他忍住了,他只是暗自讚嘆,暗自感動。
 
他開始想像手握家傳寶鑽的情景了。
 
 
 
惡龍驚醒,巴林對他說是你讓我感到恐懼,然後他將刀刃轉向比爾博。
 
已經無法更糟了。
 
劍尖指著比爾博時,索林知道,心底深處有個地方,崩毀了,那是個名為比爾博的地方。
 
不,不該是這樣的!
 
索林想大喊,甚至想現在當場砍斷自己的手,可是他當然沒這麼做,他只是用著最冰冷的開口問道:「你找到家傳寶鑽了嗎?」
 
 
 
惡龍死去,黃金終於回歸他的懷抱,可是卻沒有家傳寶傳。
 
他像發了瘋似地尋找,命令每一個人尋找,時間分分秒秒地流逝,卻仍不見其下落。
 
他被背叛了。
 
當他腦海閃過這絲想法,就連索林自己都為之震驚。
 
不,不,不,他怎麼能,怎麼可以,懷疑他的親信,他的兄弟。
 
馬哈爾啊,救救他,他不能迷失自我,不能落得跟他祖父一樣的下場。
 
「索林。」
 
他猛地回過頭,看見比爾博正端著一碗湯站在他身後,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你該吃點東西,至少喝點湯。」
 
為什麼他的眼神有著恐懼?為什麼他要站得這麼遠?為什麼他的手在顫抖?
 
「不,我得先找到家傳寶鑽,巴金斯老爺,如果你休息夠了,就快來幫忙吧。」
 
為什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多久了?索林不知道。一天?一周?一個月?一年?還是一輩子?
 
不知道,也無所謂,喪失時間又怎樣,反正呆坐在黃金上就可以甚麼都不要,不是嗎?
 
但他好像忘記了甚麼,很重要的事情,啊,對,他還未找到家傳寶鑽。
 
 
 
又是這個夢。
 
縱使黑暗已褪,但他很清楚,這就是以前的那個夢。
 
充滿黃金與寶石,還有……對了,還有甚麼?好像就是這樣,只有黃金與寶石。
 
索林
 
對,還有人在叫他,這個聲音是誰?他想轉頭去看看,但全身好沉重,沉重到他只能躺臥在黃金中,任其掩埋。
 
索林
 
不要再叫了,離開這裡,求你離開這裡。
 
索林
 
鏘鋃鏘鋃的聲音響起,越來越近,最後終於來到索林身旁。
 
接著有一雙手,幫他撥開堆積在他身上的黃金,輕撫著他的臉龐。
 
是誰?索林想睜開眼睛看看,但他做不到,眼皮像有千斤重擔般地壓著,他做不到,他沒辦法。
 
索林
 
剎那間,那個人消失了,原本從手心傳來的溫暖消失得無影無蹤,而索林也因如此立即清醒了。他立索地坐了起來,如鷹一般的藍眼睛卻只能面對無盡的黑暗。
 
他,甚麼都沒有了。
 
 
 
憤怒、背叛、仇恨,如排山倒海般席捲了他。
 
他的雙手掐上哈比人纖細的頸子,透過皮膚,他能感到那小小的生命正在跳動,血液正在流淌。
 
「你背叛了我!」
 
他大吼,喪失理智地控訴著哈比人的不忠,無視其他矮人的勸說,奮力推開其他矮人的攔阻,他伸長了手,收緊手指,只要再多施一點力……
 
「索…林…」
 
倏地,他鬆開了手,呆愣在原地,而那名哈比人趁亂被其他矮人送了出去。
 
馬哈爾,他做了甚麼,他剛剛做了甚麼。
 
索林
 
索林知道為什麼在夢中,他一直無法看見呼喚他的人了,原來是害怕,他害怕他一睜開眼睛,看到的會是流著淚,絕望看著他的比爾博。
 
就像剛剛那樣。
 
 
 
在金色長廊中,他跪倒在地,無聲哭泣著。
 
王冠掉落,在這偌大的空間響起空泛的回音。
 
「比爾博……比爾博……」
 
他得挽回一切,他得再見一次比爾博,他要對他道歉,向他懺悔,還有告訴他,他愛他。
 
再相見便是身處戰場,那捲翹的褐色髮絲在空中飛揚,小小的哈比人身上沾滿塵土與汙濁的鮮血,他想跑過去抱住他,帶他離開這可怕的地方,但他沒辦法,他只能在最後一刻,再倒下的前一刻,用盡全力砍下阿索格的腦袋,然後看著終於發現他的比爾博瞪大了雙眼,聲嘶力竭大叫他的名字:「索林─────」
 
最後,他仍沒告訴比爾博他愛他,因為他發現他的愛已經配不上了。他如此純潔、如此高尚、如此美麗,勝過世間一切萬物,而自己,只是個愚蠢無知,被財富慾望支配的可悲矮人。
 
而且,能夠得到比爾博的原諒,他便無法再要求更多了。
 
 
 
 
FIN
 
作者:阿酷
2015/1/13
下午03:4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